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人风采>>学人随笔>>正文内容
学人随笔 【字体:

韩志远:走进人间天堂——青藏高原

作者: 文章来源:社科院专刊总第274期 更新时间:2014年11月29日

幼时读《西游记》,一直以为天堂真的在西边,一路西行,就能走到天堂。谁知,过了半个多世纪之后,才梦想成真,一路向西,走进人间天堂——青藏高原。

 

走进青藏高原,那里群山与雪峰绵延,森林与蓝天亲吻,碧水与草原错落,牦牛与羚羊追逐,雄鹰与白云嬉戏,日光与佛光普照,古刹与经幡辉映,僧人与俗众和睦。那里没有雾霾扑面,没有车水马龙,没有争强斗狠,没有怒目裂眦。那里自然纯净,神奇绝美,天人合一,宛如仙境。崔颢的一首《登黄鹤楼》,使李白再临黄鹤楼时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诗仙也有思窒词穷之时,何况如我辈才疏学浅,面对不可思议的美景,仿佛被勾魂摄魄,如醉如痴,即使搜尽枯肠,也难以找到恰如其分的词来形容青藏高原之美。

 

当坐在海拔三千多米蓝得像宝石似的青海湖边,一望辽阔到天边的湖水,不时有白色水鸟从面前掠过,仿佛置身于风平浪静的海边。湖面水平如镜,偶有微风吹拂,会泛起层层涟漪。忽然想起一句“洗心革面”的成语。《抱朴子·用刑》云:“洗心而革面者,必若清波之涤轻尘。”我猜想,葛洪也许是坐在湖边突发灵感而得此语。置身碧波荡漾的湖边,你的心灵仿佛被彻底洗涤过,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9月中旬的青海湖,已过了观赏油菜花海盛况的季节,但在二郎剑景区周边还存有成片的油菜花,似乎多情的菜花仙女特意停住脚步,等待我们这些远方的客人,迟迟不肯卸去盛装。在青海盘桓的几日间,我又游览了有四百多年历史的塔尔寺和与近代历史有关的马步芳公馆,顺便参观了青海省博物馆,并在莫家街品尝特色的青海酸奶,以及马忠食府的炮仗(一种一寸多长的面食)、臊子面、炸糕等小吃。

 

平日喜听韩红歌唱的《天路》,还在天坛公园跟随歌咏爱好者学唱过这首歌。当坐上从西宁开往拉萨的火车,真正行进在“天路”时,心情还是按捺不住地激动。火车由格尔木才开始明显地上行,途径唐古拉山口已达五千多米,但在车厢你感觉不到一点胸闷气短,因为随着地势上升的高度,列车会供应一定比例的氧气。由于没买到卧铺,在座位上就坐,与周围旅伴交谈起来很是方便。身边一位家住青海的中年妇女,在西藏经商已十余年,介绍起拉萨的店铺如数家珍。对面有一位在拉萨打工的四川绵阳黑瘦男士,不断向大家推荐家乡的美景。还有一位约五十来岁来自哈尔滨的主任医师,特意请假来西藏旅游,却不停地接听医院的电话,遥控病人的治疗。临近就坐的还有一对年轻的藏族兄妹,主动帮我去打开水。一个独自从北京乘车来的女孩,打算经拉萨、日喀则到尼泊尔去旅行。车厢里充满了浓浓的情谊,互相交流分享着游过的美景。当火车穿行于错那湖上时,面对窗外群山、雪峰、牧场,大家纷纷拿起“长枪短炮”,一通猛拍,试图留下永久的记忆。一声“藏羚羊!”的呼喊 ,引起车厢里一阵骚动,大家的目光又投向奔跑着的羊群。

 

出拉萨火车站,已是第二天的下午,我事先通过网络预订的宾馆已派车来接站,一路上我向司机马师傅询问拉萨自助游情况,马师傅让我先休息,明天上午去布达拉宫订预约门票。坐落在大昭寺后身鲁普一巷一号的德林酒店是我要入住的地方,这是一座藏式三层建筑,门脸虽不大,但厅堂却很大,四周墙壁上满是彩绘,客房围绕厅堂依次排列,房间面积和床都很宽大,非常舒适。我躺在床上,毫无睡意,干脆上街闲逛。秋季下午五六点钟的拉萨,日照仍然很强,天蓝得令人眩晕,白云低得似乎触手可及。出酒店东行不久就是大昭寺,大昭寺金顶闪着金光,白墙外转经的人们和磕长头的信徒旁若无人地绕寺而行。沿大昭寺前的宇拓步行街西行几百米后,我来到一个宽阔的广场,当眼前出现巍峨的布达拉宫时,犹如醍醐灌顶,一扫旅途中的疲劳,直等到观赏了布达拉宫灯火通明的夜景后,才恋恋不舍返回酒店。

 

翌日一早,来到布达拉宫预约第二天上午的门票后,我随转经的人群绕布达拉宫而行。这时,我才得以看清在布达拉宫的围墙上开满了寓意着幸福吉祥的格桑花。紧邻布达拉宫后身是一座面积很大的公园,看过介绍之后,方知是由北京市政府投资援建。拉萨还有一条最著名的街道,叫北京路。作为一个北京人,行走在拉萨的北京路上,我感到很亲切。当天,我还参观了大、小昭寺,并在大昭寺旁的新满斋饭店二楼雅座,一边凭窗眺望大昭寺,一边喝酥油茶、吃糌粑和牦牛肉、五彩藏菜,很是惬意。第三天的上午,按约我参观了布达拉宫。这座建在山上的神圣宫殿,相传始建于7世纪,算来已有千余年的历史,遂经风雨沧桑,仍傲然屹立于高山之巅,令人顶礼膜拜,真是个奇迹。对于已年过花甲的我来说,能近距离观赏集西藏古建筑艺术精华的布达拉宫,更是一生中的幸事。

 

西藏最美的地方是林芝,那里有西藏的江南之誉。清晨,我乘坐旅游客车,一路向东,行驶在中国最美的公路318国道上。汽车先顺着拉萨河谷行驶,翻过高高的米拉山口,就进入了尼洋河谷。公路沿着清澈、湛蓝的尼洋河延伸。河水由高向低流淌,冲撞河床凸起的石块后,飞溅起朵朵洁白的浪花。两旁是郁郁葱葱的群山和水草丰美的草原,不时有牦牛走到路边,抬起头与我们对视。在十几个小时的车程里,我们都沐浴在美丽迷人的景色之中,因此并不觉得疲劳。沿途我们寻访了几个著名的景点:登上五千多米的米拉山口,观看了屹立在尼洋河中的“中流砥柱”,走近绿松石般颜色的巴松措湖水旁,进入卡定沟景区欣赏世界最高的瀑布和原始森林。西藏树木与内地不同,藏族居民崇拜大自然,视树木、山水都有神灵,树木一般不剪枝,任意生长。于是,你可以到处看见奇形怪状的古树。我曾在江边见到一棵千年大桑树,并不十分高大,但枝繁叶茂,树干粗壮,直径约有十余米,横在那儿像一堵墙,树枝上系满了哈达,随风飘动,为过往的人们祝福。

 

晚宿林芝八一镇。次日,我乘车前往世界第一大峡谷——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车沿着宽阔的雅鲁藏布江行驶,进入景区后,换乘游览车继续前行,游览区设有几处极佳的观景平台,供旅客观赏拍摄。当站在江水大拐弯处,俯瞰着奔腾不息的河水和落差巨大的峡谷,眺望远处直插云霄白雪皑皑的南迦巴玛峰时,你不得不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惊叹!

 

在林芝的那几日,我每天早晚漫步在尼洋河畔,沐浴在晨曦和晚霞之中,令人陶醉,仿佛整个人都融化在大自然之中。乘车从林芝返回拉萨途中,我们还被请到一户藏族居民家中喝酥油茶。这是一个叫伍巴村的村落,属于林芝地区。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叫德吉卓玛的藏族姑娘,她家住的是带院落的两层藏式小楼,客厅很大,足有六七十平,周围排列着藏式立柜,中间摆放着桌椅。卓玛的母亲是一位慈祥的老人,为大家倒酥油茶。据卓玛介绍,她家现在住的房子,自己花了二三十万,村里出了一二十万。家中主要生活来源是靠养牦牛和种青稞。目前家里养了三十多头牦牛,村里藏民家有的养牦牛多达一百多头。一头牦牛可卖一万多元,因此生活无忧。她说,她们家过去很贫穷,住低矮的棚子,衣不遮体。现在生活好了,她们全家都由衷地感谢共产党和毛主席。从卓玛家出来后,我们游走在村头的集市,摊位上摆放着藏族居民从山上采摘来的蘑菇和木耳等山货,以及村里艺人打制的银饰。

 

回到拉萨后的第二天,我又乘火车去了趟日喀则。拉萨至日喀则的铁路,开通刚一个月,穿山越岭,全程用时不到三个小时。据时常乘汽车往返两地的藏族居民说,原来坐汽车单程走一趟需要六七个小时。中午在日喀则街上行走,你能真实地体会到近四千米高度日光的威力,这里不愧为“日光之城”。日喀则是西藏仅次于拉萨的第二大城市,规模不大,但很整洁。我造访日喀则主要目的是一睹扎什伦布寺风采。该寺始建于明正统十二年,为喇嘛教格鲁派第四大寺。寺院方圆两公里,依山傍水,殿宇高耸,金顶碧瓦,气势宏伟。在寺庙庭院中,我遇到一位83岁的高僧,面如大殿供奉的强巴佛(弥勒佛),与我相谈甚欢,并欣然同我照相留念。

 

结束了近半个月的青藏高原漫游,由西藏贡嘎机场乘坐飞机返京。在大美青藏高原旅行,所带来的惊喜与震撼终身难忘。




上一篇:赵云田:温暖 下一篇:葛兆光:思想史与每个人都相关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