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史学平议>>正文内容
史学平议 【字体:

陈红民:“八一三”淞沪会战前后的蒋介石

作者: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2017年08月15日GB07版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24日

19378月初,中日双方在华北地区仍进行着激烈的战争。89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倭寇政略与战略自占领平津以后,已陷入极度不能自拔之境,余非至此不能战争也,今已至其时,胜算已操于我矣。”

 

作为曾经留学日本,且与日本打过许多交道的中国最高领导人,蒋介石深知中日双方在军事实力上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所以即使在“七七事变”之后,他在完全判明日本企图之后,仍然在和或战之间犹豫。但这则日记显示了他下定了战的决心,且认为“胜算已操于我矣”。

 

然而,要想取得对日战争的胜利,不可能单凭一腔热血,需要正确的战略与战术。他在813日的日记中写道:“以战术补正武器之不足 ,以 缺点 ,使 地位。”在811日,蒋介石曾亲自编写了“抗倭战术”,他自述:“对倭胜利之要诀,在于深沟广濠,坚壁厚盖,固守坚拒,乘机袭击,大敌则避,小敌则捕,制敌死命全在于此;负伤不退,宁死不屈,如此而己矣。”

 

蒋介石的这个战术,避免与敌正面决战,寻敌弱点而击之,应该说是相当正确的。可惜,国民党军队在战争初期并未贯彻,尤其是蒋介石本人并未落实,有时也幻想能一击而致敌死命。如接下来他自己就组织了淞沪会战,投入重兵,结果并未能如愿。

 

蒋介石在积极部署华北地区对日作战的同时,对华东地区尤其是淞沪地区,也十分关注。上海位于长江下游黄浦和吴淞两江汇合处,是长江和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的门户,是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进出口贸易港口和东方的金融贸易中心,上海拥有优良的港口,同时作为京沪、沪杭铁路的起点,是沟通国内外的交通枢纽,在军事、政治和经济上具有重要战略地位。

 

日方也深知上海的重要性,要以上海作为侵略中国的基地。“九一八”事变后不久,即在上海挑起事端,于1932127日日军突袭闸北,中国第19路军奋起抵抗。至55日,中国与日本签订《淞沪停战协定》,日本取得在上海驻兵的权利,设有驻沪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常年在沪兵力有海军陆战队3000余人,同时大批日本舰艇常年在长江、黄浦江沿岸巡弋。

 

七七事变后,蒋介石深怕日本故伎重演,在上海寻衅,故也开始有所准备。甚至有学者提出,蒋介石是主动在上海对日军开战,希望将其逐出上海,以绝后患。从蒋介石日记的内容,无法断定“蒋介石主动发起淞沪会战”这一提法的正确性。但日记至少说明,蒋介石在上海方面确实是有所准备与考虑的。

 

193789日,日军驻上海海军特别陆战队中尉大山勇夫等人,蓄意驱车强行闯入上海虹桥机场警戒线内,不听制止,被中国哨兵当场击毙,史称“虹桥事件”。日军以此为借口,向中国政府提出撤兵、拆除防御工事和取缔抗日活动等无理要求,并向上海增兵。蒋介石关注事态的发展。11日,在庐山的蒋介石得到消息:“下午间,倭舰队集中沪市,且有八大运输舰到沪,预料其必装载陆军来沪”,同时,日本有撤离上海侨民的举动,蒋遂决定下令“封锁吴淞口”,以防日军。他自己也动身返回南京。

 

12日,蒋介石到南京,发现“吴淞口尚未实施封锁”,他询问驻军在上海附近的张治中部“准备如何”,并要求在临近上海的宜兴设立通讯机构“准备电话电报”。这些迹象表明,蒋介石对于在上海与日军一战是有所准备的。

 

813日傍晚,驻上海日军司令官下令全军进入战斗状态,严密警戒。随即,日军便以租界和停泊在黄埔江中的日舰为基地,对上海发动了大规模进攻,中国驻军奋起抵抗。日本侵略的战火燃烧至华中地区,“淞沪抗战”由此爆发。

 

当夜,日本内阁会议决定增兵上海,编成上海派遣军,以松井石根大将为司令官,率领两个师团的兵力开往上海。日本内阁并发表声明,要严厉惩罚南京政府。空 ,空 南昌、南京。

 

面对战争的扩大,814日,国民政府发表了《自卫抗战声明书》,宣告“中国决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实行天赋之自卫权以应之。”军事委员会下令,将京沪警备部队改编为第9集团军,由张治中任总司令,担负反击虹口及杨树浦之敌任务;将苏浙边区部队改编为第8集团军,张发奎任总司令,守备杭州湾北岸,并扫荡浦东之敌。1937814日,日军开始总攻,张治中等人奉命抵抗,并对日本战线发起全线反攻。双方在上海展开激烈战斗。

 

淞沪会战的初期,中国军队颇为顺利,这与蒋介石精心筹划有关。他投入重兵,想以出其不意的方式,迅速驱逐,取得淞沪会战的胜利。蒋在会战开始的第二天,814日就写道:“惟望神圣保佑中华,使沪战能急胜也。”蒋介石希望上海作战能够迅速取胜,但战局的发展不以其意志为转移,战争场面的惨烈超乎想像,最后不断增兵,演变成了一场持续3个月的大仗。



下一篇:李玉:晚清士人论立法与防弊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