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史学平议>>正文内容
史学平议 【字体:

冯天瑜:选好做学问的“看家书”

作者: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2018年05月28日第15版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30日

理论思维是一个做学问的人、一个以人文科学为研究对象的学人所必须要下功夫的方面。我在这里想到了北京大学哲学系的老教授张世英先生,他是中国研究黑格尔的专家,应该也是研究黑格尔的第一人。张先生谈道,一个学者要想培养、提高自己的理论思维,要有“看家书”。先生问我有没有什么“看家书”?虽然原来没这个概念,我当时马上想到有三本书是我的“看家书”,我从年轻的时候一直到现在还经常读这三本书。

 

黑格尔《历史哲学》

 

我的第一本看家书是黑格尔的《历史哲学》。我的几本书包括《中华文化史》《中华元典精神》,讲到中国文化在世界文化中的地位和特点时,很多地方我都提到了黑格尔的《历史哲学》。我家的《历史哲学》已经完全被翻烂了,书的角都已经变成了圆形。这本书我从20几岁就开始看,后来我做文化史研究时也经常看。这本书对于提高我的理论思维很有帮助。

 

当然,我并不是全盘接受黑格尔在《历史哲学》里面的一些观点,比如他是一个非常强烈的欧洲中心主义者,认为人类的文明发展到日耳曼就达到了顶峰。他认为人类的文明是从东方开始的,从印度、中国开始的,但是后来就到了欧洲,最后就到了日耳曼,到了德国。这些观点,当然我是不同意的,而且日耳曼成为人类文明中心的想法也是不正确的,但是,黑格尔在《历史哲学》这本书中谈到人类文明史,我觉得他的概括能力之高、之深是空前的,好像也是绝后的,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一部能够达到《历史哲学》对人类文明史有这样的一种高屋建瓴的分析。书里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研究和思考,我们可以修正,可以不赞成他的很多具体观点,但是它确实对我们有益的。

 

王夫之《读通鉴论》

 

我的第二本看家书是王夫之的《读通鉴论》。这是一个历史学者,尤其是一个历史文化学者的必读之书。王夫之在《读通鉴论》中写了很精辟的评述,他对从秦汉或者说战国后期,一直到宋代(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只写到了这个地方)的各个时段的历史发展的一些规律,都加以解释。

 

我举一个例子,譬如谈到了秦始皇统一中国,当然《资治通鉴》专门有表述,但王夫之的分析非常精彩。他说秦始皇废封建,立郡县,全然是出于他一家之私,完全是为了他的始皇、二世一直到万万世能够传下去,绝对不是为了天下。如果封建就很危险,同姓王、异姓王很容易造反、闹分裂。他实行郡县制,官员都由中央、朝廷任命,而且可以随时罢免,随时调动,这叫做流官,流动的官。不像封建时代的贵族是世袭的,那不能随便动摇。王夫之认为虽然出于帝王的私心,废封建、立郡县,但是这也使得国家有了安定统一的可能,这就大有利于天下。所以王夫之评论说,秦始皇废封建、立郡县这个做法是老天爷借秦始皇之私而行天下之大功。这是深刻的历史哲学的思维,而且应该是非常准确的。像这样的分析在王船山的《读通鉴论》里面比比皆是,比如汉武帝大用兵导致从文景之治以来国家积淀的财富到武帝的时候都消耗得差不多了,所以武帝的这个做法在后世历来是受到很多人批评的,但是王船山也指出,武帝的这些做法虽然有很大的问题,耗尽天下之财,但是他也使得国家得到了大利,给了正面的评价。类似于这样的分析突破了不少儒者仅仅只是从所谓的仁义学说出发来论述,而且评论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时把仁义学说窄化的缺点。王夫之有一个更宏大的见解,把仁义放大,而不是简单的妇人之仁,应该说也是深刻的见解。

 

黄宗羲《明夷待访录》

 

我的第三本看家书是明清三大思想家之一黄宗羲的《明夷待访录》。我建议学文史哲的人要认真地读一下。我觉得《明夷待访录》把中国古典的、传统的政治学说推向了一个高峰,而且这个高峰完全可以跟当时西方17世纪的作品做比较。当时西方带有近代色彩的政治哲学,如卢梭的《民约论》(后来翻译为《社会契约论》)、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的思想,这些都成为了近现代资本主义民主政治建构的基础,而黄宗羲的《明夷待访录》在若干方面完全可以跟它们相比肩,当然在有些方面还没有达到。

 

比如,黄宗羲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高度地赞扬古之君古之君用我们现在社会发展史的眼光看,就是原始共产时代的部落领袖,譬如黄帝、炎帝,以及尧、舜、禹这些古代的圣君。这些圣君为什么一向被人们所崇仰?因为他们是天下为公。其实黄宗羲的这种思想以及后来孙中山提到的天下为公的思想,跟马克思主义总结的关于巴黎公社三原则的思想,就是说为了防止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是一致的。第二篇是《原臣》,讲臣子,他谈到一个思想,就是臣和君是朋友关系、同事关系,不是主奴关系。他说臣和君是什么关系,就好像一些人扛木头,前面的人唱“呼”,后面的人唱“嘿”,是朋友关系、同事关系。中国自古以来君臣是主奴关系,提出“君臣同事”论很了不起。再比如他的《学校》篇,他认为学校不仅应该是一个教育机关,而且应该是一个议政的机关。他提到要“公天下之是非于学校”,是非不能仅仅由朝廷说了算,还要学校代表民众来议论这个事情对还是不对。把是非公之于天下,这是他很了不起的思想。

 

要提高我们的义理水平、理论水平,需要认真地去阅读、钻研这些经典,不是随便看一下,而且你还要挑选经典,我并不是推荐《历史哲学》《明夷待访录》这些书,而是要根据个人情况,你的专业、爱好等选择好看家书

 

(作者为武汉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所教授)



下一篇:郑林华:墨家精神对新民学会的影响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