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学术交流>>正文内容
学术交流 【字体:

魏格林谈欧洲如何记忆第一次世界大战

作者:高莹莹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6年03月24日

报告会现场

 

二战结束以后,对战争的清算与反省在欧洲国家占据了重要的地位,但是对发生在一百多年前的一战,却鲜少有人注意是如何被记忆、反省,以及对当今世界发生的影响。

 

2016年3月22日,维也纳大学东亚研究所汉学系教授、著名汉学家魏格林应抗日战争研究编辑部邀请来本所举行了一场专题报告,讲述欧洲是如何记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

 

2014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11月11日,为纪念一战中阵亡的580000名士兵,“记忆的环球”纪念碑在法国北部落成揭幕。法国总统、德国国防部长出席揭幕式。纪念碑不分国籍与宗教,只按照士兵姓名的拉丁字母顺序进行排序,显示出欧洲正努力建立超越国家与民族框架的共同记忆。

 

不过魏格林教授也指出,尽管存在这种努力,但不可否认每个国家对一战的记忆存在不同,英国没有政要参与上述纪念碑的落成仪式即为一例。报告中,魏格林教授还强调了东西欧国家在对一战记忆上的分裂,这种分裂不仅造成大家对东欧战场的情况知之甚少,而且让“东欧对一战的兴趣没有西欧那么大”。

 

魏格林教授

 

 

除国家层面的记忆活动以外,学术界对一战历史的书写和解读也出现了新的角度。

 

《梦游者》是目前全欧洲都在讨论的一本关于一战的学术著作。作者克里斯托弗•克拉克,英国剑桥大学的现代欧洲史教授,“颠覆了以往对德国是一战的发源地和罪魁祸首的评价,甚至否定了1919年《凡尔赛条约》第231条给德国在一战中所做的定位”。他认为战争的责任不能归咎于某个国家,而在于当时的整个国际形势,是欧洲各国合力上演的一场悲剧。

 

“英国民众经历了长期的反思后终于否定了这场战争”,“但研究军队的历史学家无法接受克拉克的观点,他们认为如果减少德国的责任,主张欧洲所有参战国都得面对战争责任,势必会损害英国军队的英雄历史。他们希望不要过分突出英国在一战的责任”。

 

法国知识界对克拉克的解读看法不一。虽然史学界强调超越民族国家来回忆一战历史,重视个人与家庭在战争中的遭遇,但是“军队、地方政府和社会舆论还是坚持它历来的民族神话”。魏格林教授说。

 

德国在一战中的责任问题自然是这场争论的焦点。 “20世纪60年代,德国曾经对一战中的责任问题进行过热烈的讨论,但是现在对这段历史记忆已经淡漠”。克拉克的著作在德国上市后重新引起对德国在一战爆发问题上的罪责讨论,“老辈史学家认为一战与二战紧密相连,对一战中德国责任的否认意味着二战中希特勒的上台只是一个事故,那么,当时德国民众支持纳粹上台的行为,又该如何得到解释?”在这场争论中,魏格林教授尤其注意到政治学家蒙克勒的研究。“他注重从一战的历史经验中学习怎样避免导致战争的政治错误,认为德国如果从一战的经验中学会如何恰当地担负起这个责任,那将对欧洲和全世界的未来非常有利”。

 

在讨论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一场世界性战争”时,魏格林教授批评了当前欧洲学者将之看作是以欧洲为中心的战争的看法。她认为“这场战争不但造成了沙俄、奥匈、奥斯曼以及德意志帝国的崩溃,同时也是大英帝国崩溃的第一步。一战不仅仅改变了欧洲的全貌,也改变了整个世界的面貌”。但是目前英法德有关一战的纪念活动、集体记忆和学术讨论注意不到帝国崩溃与民族国家在东欧战场的发生,所以无法吸取一战的教训,仍然像一战后一样用一种“天真、幻想与善意的失误”致力于把民主国家的治理方式和经济体制出口到东欧,造成了今天的困难局面。

 

会议由抗日战争研究编辑部主编高士华研究员主持,所长王建朗及所内同仁约20人出席了报告会。大家对魏格林教授的报告反响热烈,尤其关注一战与中国的关系、一战与二战的关联以及当今世界在一战反省问题上各国的不同态度。大家一致认为一战与二战的共同意义在于“战争不能成为解决问题的手段”已经成为人类的基本共识,但“现在欧洲国家有地区重新在做帝国梦不能不值得大家警惕”,魏格林教授如是说。



上一篇:虞和平研究员在武汉大学作学术报告 下一篇:左玉河研究员在山东师范大学作学术报告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