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赵云田:怀念罗尔纲先生

作者: 文章来源:《社科院专刊》2016年9月2日总第358期 更新时间:2016年09月05日

  1982年,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决定编辑《太平天国资料丛刊续编》,委托罗尔纲先生以及王庆成先生共同主编。我是编辑组的成员。1987年,在编辑工作的紧张阶段,罗先生曾给我写过四封信,对我的工作给以具体指导。今天重读这些信,仍使我受益匪浅,同时也更加怀念罗先生。

    

  罗先生给我的四封信分别写于21日夜、315日、53日、85日夜。第一封信内容如下。

    

  云田同志:

    

  首先敬问安好。正要写信给您,接阅来条,询问两事,奉复于下:

    

  ①《紫蘋馆诗抄》南京图书馆藏,何年刻已忘记了。

    

  ②《石镇吉口供》已送庆成同志刊于《学刊》。我无《全州文史》。

    

  今天看您交来的《太平天国资料编纂进展情况》整理书目,未见有姚宪之《粤匪南北兹扰纪略》、王彝寿《越难志》、李圭《金陵兵事汇略》三种,请查曾否钞录标点?

    

  我现打算看整理中未看过的稿,并拟进行清方记载的编纂工作,请您将清方记载部份检齐交下俾得工作。如有未整理就绪的也请先交下,待一编就即送回。

    

  专此奉陈,此致

    

  敬礼

    

  罗尔纲谨启

  198721日夜

    

  信中所说“庆成同志”,指的是王庆成先生。《学刊》指的是《太平天国学刊》。另外,和这封信一起的,还有一张卡片,罗先生在上面写了如下一些字。

    

  我手边的《越难志》记得有一部是1953年去绍兴调查时绍兴工作同志钞给我的。又有一部是后几年也是绍兴寄来的。有一份当时同时曾经用红笔删过(看字迹像是刘文英)。南京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是有钞本的。我记不得有没有钞给本所。请查查。现所据之本不知刊于何处?其来源如何?比我们手头的不同处何在?优点如何?请一一查明。如确有优点,则应据其本。若无优点,则应据本所钞本,或南京太平天国博物馆,因皆五十年代初传钞本也。

    

  第二封信罗先生是这样写的。

    

  运(云)田同志:

    

  承您与刘建一同志撰访问专文,并蒙在《光明日报》上刊出,曷胜感谢!建一同志处请代致谢忱。所赐报刊大作当珍藏并作鞭策。

    

  尊选《捻军闻见录》《家园记》都很好,已分别编入第三部分记事(二)、第四部分记事(三)内。

    

  三十多天来,日夜赶看资料稿,只集中在内容上,以便编纂全书。至于标点、校勘等工作都惟阁下与吴良祚同志是赖,极仰两位花了很大的工力做此工作。

    

  查稿内未见有王定安《贼酋名号谱》,而所开目录则有《求阙斋弟子记》一种。《贼酋名号谱》即选自此书内,查了两遍都不见。请查一查是否没有交下。龚又村《自怡日记》复制件全部送回,请验收。

    

  专此奉陈,此致

    

  敬礼

    

  罗尔纲谨启

  1987315

    

  这里需要做些说明。我曾和本所研究人员刘建一访问罗先生,就太平天国史研究如何突破聆听罗先生意见。后来我们写了一篇《太平天国史研究如何突破》的文章,刊登在《光明日报》的史学版。罗先生信中提到的吴良祚同志是研究太平天国史的专家,当时也参加了《太平天国资料丛刊续编》编辑组的工作。

    

  第三封信罗先生写得比较长,谈的问题也比较多,内容如下。

    

  云田同志:

    

  首先敬问安好!

    

  从二月中至今赶编的《太平天国资料续编清方资料目录初稿》顷已编成,兹奉上,请教正!

    

  此次拟新加资料44种,除已整理成6种外,尚有38种未钞录或未从书刊中拆出应用。兹送上《新添资料未钞录或未从书刊中拆出的三十八种目录及出处》一纸,供您工作时检查之用。如有错误,请改正。此38种资料,其中经全部标点的十种,书刊中有选录一部份其标点可应用的两种。其余26种都可利用原标点,只加审阅便得。

    

  二月大示所开已整理的资料共45种,其他尚未整理。现编目既竣,拟全部送回尊处,俾得整理。

    

  交来资料所有原编者的按语都删掉,以前想法当是保留不好,要改写难于措词。这确是有困难。三月来时考虑此问题,如不写按语交待,人们认为我们抹煞他们发现、保存、刊布的功劳,夺为己有,会有人向我们提意见,甚至在报刊上提出质问。因此,决定写。请您按照目录整理完一份,交下一份,这样,您一边整理,我一边做按语,不致彼此耽搁。做按语因须考虑种种问题,是一件沉重的工作。此外定凡例,把全书汇集编成总目录等等,要做的事还不少。以前打算今年完成,那是不可能的了。

    

  我们这项工作,端赖鼎力完成。有何尊见,请随时见教为祷!

    

  匆匆 即致

    

  敬礼

    

  罗尔纲谨启

  198753

    

  罗先生的这封信,已经收入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8月出版的《罗尔纲全集》第二十一卷。为了方便读者,这里仍把信的全文录出。

    

  罗先生给我的第四封信全文如下。

    

  云田同志:

    

  《弢园随笔》选得很好。其中《纪军律》一篇为史念祖自吹,不要选。其《降马永和纪略》《追降黄文诰纪略》《受降中变纪略》三篇都是太平天国的要事,都应选。

    

  专此奉复,并请

    

  夏安

    

  罗尔纲谨启

  198785日夜

    

  罗先生的这四封信写于近30年前,罗先生离开我们也已近20年。今天重读这些信,罗先生献身学术的精神,严谨治学的作风,宽阔的胸怀以及对后学的关爱,仍然是那样感人至深。因此,怀念罗先生,就要学习罗先生献身学术的精神。罗先生写这四封信时,已近九十高龄,而且有两封信是在夜间写就的。罗先生信中说:三十多天来,日夜赶看资料稿从二月中至今赶编……”读过这些文字,罗先生夜以继日工作的情景不由得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试想,如果没有献身学术的精神,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工作态度?怀念罗先生,还要学习罗先生严谨的学风。就以选编《越难志》一书版本为例。罗先生在信中写道:“现所据之本不知刊于何处?其来源如何?比我们手头的不同处何在?优点如何?请一一查明。” 罗先生在这里一连提出了四个问题,反映出他老人家对这个问题的重视,因为这关系到《太平天国资料丛刊续编》一书的质量。怀念罗先生,也要学习罗先生宽广的胸怀、伟大的谦虚精神。罗先生在信中说:承您与刘建一同志撰访问专文,并蒙在《光明日报》上刊出,曷胜感谢!建一同志处请代致谢忱。所赐报刊大作当珍藏并作鞭策。罗先生把两个晚辈的文章珍藏并作鞭策,反映了罗先生学术大师的广阔胸怀、崇高的品德。在今天,这种品德更加值得我们学习。怀念罗先生,还应学习罗先生关爱后学、给其以具体的指导和帮助的精神。罗先生在信中对我的热情鼓励和委婉的教诲,是那样真诚,那样无私,那样令人感动。我想,只有大师级的学者才能真正做到这一点,也才能有强大的感召力和亲和力。让我们怀念罗先生,学习罗先生,在新的历史发展时期,为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繁荣作出新的贡献!



上一篇:程美东:求真求实求道义,做人做事做学问——追思张静如先生 下一篇:中国社会科学论坛•第一届中华民国史青年论坛在京召开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