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徐志民:天地同悲送恩师——步平先生送别仪式侧记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 更新时间:2016年09月29日

  2016818日晨,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前往八宝山殡仪馆兰厅送别恩师步平先生。阴沉沉的天空乌云密布,淅沥沥的秋雨时缓时急,似乎是上天对史学界痛失柱石的悲伤与惋惜。雨水顺着地面冲积沟汩汩地流淌,似乎是大地对步平先生过早仙逝的悲鸣与呜咽。思着恩师对我这样愚钝的学生不吝教诲,对我提出任何幼稚问题都不厌其烦地解答;想着恩师对世事的豁达与纯真,教导我们勤奋苦干、低调为人;念着恩师对我这样的上京者在生活上的关心与照顾,尤其是我出差或事情紧急时,多次将女儿托付恩师与师母照料……往事历历,鼻眉酸楚,雨泪交织,悲痛不已。

    

  一路泪眼朦胧,一路思绪如飞,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到兰厅大门前,尽管为时尚早、崩云屑雨,却已有不少人到了。中国外交部驻长崎前领事李文亮,早早地守候在兰厅大门口,悲伤地说要送“步平兄长”最后一程。我们整理挽联时,他在一旁也默默地捋顺挽联,表达对“步平兄长”的敬重。恩师生前曾工作26年之久的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的朱宇院长早早地来了,神情悲伤、凝重,送别自己的老领导、好朋友。年届77岁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史学会原会长、近代史研究所老所长张海鹏先生也早早来到兰厅,送别步平先生,这是学界同仁对恩师学术造诣、人品道德的敬重,对其不幸仙逝、宏志未酬的惋惜。中国社会科学院离退休干部工作局局长刘红,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领导,向为中国近代史学科建设和近代史研究所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步平先生致以最后的送别。恩师分散于各地的学生,悉数提前到京,慰问师母,送别恩师。

    

  兰厅门外聚集了越来越多的送行者。他们要共同为这位中俄关系史、日本侵华史、抗日战争史、中日关系史等诸多领域做出重要贡献,为建立跨越国境的历史认识与促进东亚各国友好合作做出不懈努力的历史学家送上最后的祝福。恩师生病住院期间,近代史研究所的领导、同事与朋友纷纷探望,安慰鼓励,提供各种帮助,祝愿恩师战胜病魔,重回学术研究第一线。全国各地的学界同仁、外交官员、出版编辑、传媒记者等,多次探望恩师病情,期望他早日康复。毛里和子、吉田丰子等日本学者亲赴北京慰问恩师,一些日韩学者还纷纷致信慰问。这位同事眼中谦和、低调、诚恳、认真的领导,这位学者眼中知识渊博、客观理性、平易近人的良师益友,这位兄弟眼中有情有义、儒雅谦逊的大哥还是走了。噩耗传来,痛哉哀哉!日本三大报之一的《朝日新闻》当日予以报道,在日本学界、政界、外交界引起震动。早稻田大学教授毛里和子认为步平先生是“连接中国与日本研究者的桥梁”,他的离世不仅对日中学术交流,而且使日中关系全局都“感到一缕落寞与彷徨”。815日,日本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发来唁电,指出步平先生为增进日中两国在历史问题上的相互理解做出了巨大贡献,缅怀其丰功伟绩。日本学者、官员、外交人士与中国各界人士一样早早来到兰厅门外静候。

    

  兰厅内的贵宾休息室,中日韩三国各界代表分别慰问极度悲痛的师母。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党委书记周溯源、所长王建朗、副所长金以林等,代表单位高度评价恩师对近代史研究所建设与发展做出的积极贡献,对其不幸逝世表示惋惜,向家属致以诚挚慰问。日本驻华大使横井裕称步平先生为“尊敬的前辈”,为其高尚的人格与品德,以及莫大的魅力和远见卓识所感动,认为他在日中关系史研究方面留下了不朽功绩,为促进中日两国国民的相互理解做出了巨大贡献,为日中关系发展付出了不懈努力。日中共同历史研究日方首席委员北冈伸一,回顾了与步平先生一起开展日中共同历史研究往事,称“如若没有步平先生的巨大贡献,或许就不会有双方逾越困难达成最终报告书之结果。这一富有意义的成果,必将成为今后日中历史共同研究的基础,以及肩负两国未来的下一代人的航标”,祈愿步平先生冥福安息。韩国亚洲和平与历史教育连带原常任运营委员长梁美康、常任代表安秉佑,以及韩国成均馆大学教授金志勋,非常感念恩师为中日韩三国每年轮流举办“历史认识与东亚和平”论坛,以及共同编写历史教学辅助教材所做出的努力,对其逝世深表悲痛与惋惜,“坚信步平先生的理论主张、学术成果和经验,将会为开创东亚辉煌的未来发挥积极的引领作用”。

    

  恩师淡泊名利的人格、勇于承担的风格、大度包容的性格与长期致力于东亚历史“和解”和友好合作的努力,赢得了海内外各界朋友的信赖与支持,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学生们深受恩师教诲与影响,尊之“为学师表,做人楷模”。出版传媒界的朋友,敬之“学术巍峨比山尊,为人谦逊师圣人”,体现其人品高洁、道德文章。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徐勇惊闻恩师仙逝,痛呼:“学界折一柱梁,个人去一挚友。”816日,日本华人教授会30余名教授,联名发来唁电,对于恩师辞世万分悲痛,指出:步平先生是中日关系史领域知名学者,为推动该领域的学术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又是中日共同历史研究的中方负责人,在坚持尊重历史史实的基础上为澄清历史的真实,坚持和宣传中方历史见解,推动官方和民间学术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石川祯浩教授,悲痛地说:“步先生的离世不仅是中国近代史学界的损失”,而且使“我们失去了一位至诚的、深知日本的同事”。东京大学史料编纂所、明治大学、创价大学、日中友好协会、NPO731细菌战资料中心、日本殖民地教育研究会、ABC企划委员会、NPO中归联和平纪念馆、笹川和平财团、日本财团等组织或个人,纷纷发来唁电或挽联,对步平先生逝世深表哀悼。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孔铉佑指出:“步平同志……长期致力于中日民间外交和学术交流,特别是担任中日共同历史研究中方首席委员期间,为中日关系改善和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哲人其萎,天不假年,绛帐空悬,哀乐低回。恩师面色从容,静躺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枕边放着先生最后出版的一部著作《靖国神社七问》,周围是家属至亲、弟子门生、各个单位、机构与个人敬送的花圈、挽联。其中,“沉痛悼念步平同志”一联:“温厚刚毅,智虑忠纯,堪为学人作楷模;壮志未酬,驾鹤早征,痛哉史林失柱石。”颇为准确地概括了恩师的一生。300多位中外各界人士心情沉痛、面容悲伤、哽咽涕泣,他们缓步来到恩师遗体前,肃立、鞠躬,依次瞻仰恩师遗容,然后与恩师亲属逐一握手慰问。他们中有恩师的高中同学、知青战友、大学同学、学界同仁、同事朋友、政府官员、军人战士、学生弟子、外国友人。其中,日本友人南村志郎、南村惠理子夫妇已年过八旬,不顾年迈体弱,坚持到八宝山为这位中国老友“送行”,且口中喃喃有语,泪洒满面,令人动容。恩师的日本学生斋藤一晴,原计划携新婚夫人拜见老师,却不料这一见竟是在老师的送别仪式上,不禁失声痛哭。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总编辑杨群,饱含热泪送别先生后,不忍如此诀别,又与恩师的中国弟子们再次送别。一次次送别,一次次涕泪交流。

    

  送别仪式结束后,从各地匆匆赶来的送别者依旧络绎不绝,学生们聚集在灵堂外更是久久不愿离开。难道恩师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真是不敢相信。多想再送恩师一程啊!再待一会儿吧,再待一会儿吧……或许恩师正在“望乡台”看着我们呢?我们几个学生神情木然地喃喃着,泪水禁不住又模糊了视线。我们似乎看到了恩师慈祥的笑容,似乎听到了恩师的谆谆教诲,甚至感觉那么真切——有继续开展中日民间共同历史研究的部署,有继续举办“历史认识与东亚和平”论坛的筹划,有中日韩三国学者续编历史教学辅助教材的建议,有撰写恩师与日本友人交往故事的设想,有促进中日两国国民相互理解和东亚各国友好合作的历史责任……还有很多很多恩师未竟的事业。弟子不才,惟愿沿着恩师开辟的道路奋勇前进。忽闻雷声低沉,抬眼望去,却只见风雨潇潇,草木如泣,恩师去矣,思哉痛哉!



上一篇:《近代法律史通讯》2016年第1期 下一篇:罗敏:“剿共”背后国民党派系的较量——以西南地方势力与蒋介石矛盾斗争为中心的考察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