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理事会换届会议纪要

作者:冯琳 文章来源:本站 更新时间:2017年01月03日

  2016122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理事会换届会议在近代史研究所学术报告厅召开。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于2002928日正式成立,曾聘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李铁映担任名誉顾问,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主任陈云林、副主任王在希与本院副院长王洛林担任顾问,朱佳木副院长担任理事长,南京大学台湾研究所茅家琦教授、厦门大学台湾研究所陈孔立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张海鹏所长担任副理事长,张海鹏担任中心主任,组成第一届理事会。历经14年的发展,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举行换届会议,对上一届理事会的工作进行总结,向第二届理事会成员颁发聘书,并探讨今后的工作方向和努力重点。

    

    

  会场全景

    

  新的理事会聘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朱佳木担任顾问,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培林担任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原所长张海鹏、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王建朗任副理事长,由来自全国各地高校及科研机构的台湾史研究与相关学科领域的专家学者39人组成。张海鹏续任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副所长汪朝光、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金以林任副主任,近代史研究所台湾史研究室主任李细珠任秘书长,褚静涛任副秘书长。

    

  会议的第一阶段是理事会换届仪式,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党委书记周溯源主持。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台湾史研究中心副理事长王建朗致欢迎辞,简要介绍了中心理事会换届的基本情况,热忱欢迎相关领导及来自各地的专家学者出席会议,共谋台湾史研究中心的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台湾史研究中心理事长李培林发表讲话。他代表院党组对于台湾史中心理事会的换届表示热烈祝贺,指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成立以来硕果累累,已成为引人注目的台湾历史研究与对台学术交流的重镇,在海内外学界具有重要的学术地位。他指出,台湾史研究既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也有为党和政府资政的现实意义。自今年台湾岛内再次政党轮替,民进党重执政权,“文化台独”成为一个非常危险的动向。民进党推行“去中国化”的“洗脑”教育,坚持“台独”史观,强调所谓“台湾主体性”,把“台湾史”与“中国史”对立起来,宣扬“中国史”是外国史,肆意割裂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历史联系,力图使更多的台湾人在“国家认同”上背离正道。正本清源,大陆学界亟待加强台湾史研究,掌握台湾历史研究的学术话语权,从学理上为国家“反独促统”工作做出应有的贡献。

    

    

  李培林副院长兼理事长

    

  对于台湾史研究中心的建设,李培林提出四点建议:一是加强台湾史研究中心学术重镇的建设。为达此目标,希望中心研究人员占据台湾史研究的学术前沿,推出更多的精品力作,引领大陆学界台湾史研究的新方向。二是加强台湾史研究学术交流平台的建设。台湾史研究中心要继续加强组织、协调大陆学界台湾史研究力量,以及开展与台湾地区及国外学者的合作与交流。尤其是在当今台海局势紧张、两岸关系微妙之际,两岸学界的学术交流有助于在两岸民众之间建立沟通的桥梁。要尽可能传播正确的台湾史观,团结和争取一切与我们相向而行的社会力量。在条件成熟的时候,甚至可以与台湾岛内的台湾史学者“共享史料,共写史书”——两岸学者合写台湾史,是建立共有的台湾史观的有益尝试。三是加强台湾史研究资料中心的建设。中心要加大资料建设的力度,广泛收集各种台湾史研究资料,建立台湾史研究资料数据库。四是加强台湾史研究资政功能的建设。台湾史研究不是纯粹书斋里的学问,而恰恰与现实政治密切相关。现实中的台湾问题的种种症结,都可以从历史上找到源头。厘清历史的迷雾,有助于看清台湾问题的本质,为解决现实中的台湾问题提供有益的思想资源。在院创新工程加强智库建设的战略布局中,中心也可以在对台湾历史进行求真求实的学术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发挥智库的价值。

    

  随后,理事会顾问朱佳木与理事长李培林给与会理事颁发聘书,宣告第二届理事会正式成立。

    

    

  颁发聘书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台湾史研究中心理事会顾问朱佳木即兴简要发言,以高度的政治敏感性指出台湾岛内“台独”势力“去中国化”的危害,特别强调加强台湾史研究的重要性与紧迫性,要强化“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的认识,指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任重道远。

    

    

  朱佳木原副院长兼顾问

    

  会议的第二个阶段是讨论理事会工作与台湾史研究方向。本阶段会议由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台湾史研究中心副主任金以林主持。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台湾史研究中心副理事长兼主任张海鹏作中心理事会换届会议工作报告。报告回顾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的缘起与成立经过,介绍了中心的工作情况,指出中心成立14年来,依托近代史研究所台湾史研究室,秉承中心的宗旨,致力于加强海内外台湾史学界的联系,推动台湾史学科建设,在学界产生了较好的反响。

    

    

  张海鹏主任

    

  第一,完成台湾史研究重大课题,出版台湾史研究重要学术成果。20058月,台湾史中心研究人员承担了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课题台湾历史研究2011年顺利结项,最终完成两部台湾史研究的通史性著作:一是学术普及读物《台湾简史》(201010月出版),一是学术著作两卷本《台湾史稿》(201212月出版)。《台湾简史》在2014年由外文出版社向海外推出了英文版。《台湾史稿》建立了一个完整地叙述台湾历史的科学框架或学术体系,是近代史所台湾史学科建设中的重要阶段性研究成果。201512月,台湾史中心人员还编撰出版了大陆学界台湾史研究学术史著作《当代中国台湾史研究》和工具书《中国大陆台湾史书目提要》,为进一步推动台湾史学科建设做出了努力。台湾史研究中心组织出版《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丛刊》,刊载本中心研究人员及台湾史学界重要的台湾史研究成果,已出版上述《台湾史稿》等台湾史研究集体和个人著作7种。台湾史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在台湾史研究的宏观理论与方法、日据时期台湾史、台湾光复与重建、战后台湾政治与经济史、近代中日美关系中的台湾问题与钓鱼岛问题,以及当代中国台湾史研究的学术史方面,已出版和发表了一系列重要的研究成果。一批有关台湾史研究的学术论文发表于《台湾研究》、《近代史研究》等重要学术期刊。这些学术研究成果已在国内外台湾史学界产生较大的影响。

    

  第二,举办学术会议,构建学术交流平台,加强海内外台湾史学界的联系。台湾史中心与各地涉台机构、高等院校和科研单位联合举办台湾史学术研讨会,已经成为一个模式或品牌。自2004年以来,通过这种模式,已经举办了10余次学术会议,并编辑出版了5种会议论文集。较重要的大型学术会议有6次:(1) 纪念台湾光复60周年暨两岸关系学术研讨会(20058月,长沙);(2)林献堂、蒋渭水——台湾历史人物及其时代学术研讨会(20088月,开封);(3) 台湾殖民地史学术研讨会(20098月,大连),(4)台湾史研究论坛——台湾光复六十五周年暨抗战史实学术研讨会(201011月,重庆);(5)纪念康熙统一台湾330周年国际学术讨论会(20138月,兰州);(6)纪念抗战胜利与台湾光复70周年学术研讨会(201510月,广州)。

    

  第三,两岸台湾史学者互访,加强学术交流。一方面是“走出去”。为了深入了解台湾社会,了解台湾学界,深化台湾史研究,台湾史中心人员尽可能地利用各种机会赴台,与台湾学者交流,到台湾社会调研,参加学术研讨会,到中研院、故宫、国史馆、党史会、台湾文献馆等机构及各大学图书馆搜集台湾史研究资料。台湾史中心所有人员大都多次去过台湾。另一方面是“请进来”。不仅邀请台湾学者参加我们举办的学术研讨会,而且邀请中研院台史所、近史所及中央大学等一些重要的台湾史学者来本所访问,做学术讲座,直接交流。

    

  第四,编印《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简报》。《简报》不定期编印,主要是就有关台湾问题的重大事件提供信息,发表评论,提出对策及建设性意见,同时提供有关台湾史研究的学术资讯。简报印发台湾史研究中心理事及有关专家、各对台单位和台湾研究机构。到201610月已编印90期。有几期简报为我院要报采用。

    

  第五,创办台湾史研究的专业学术集刊《台湾历史研究》。有鉴于大陆尚没有专门的台湾史研究学术期刊,2013年,台湾史研究中心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合作创办这个学术集刊,暂以书代刊,每年出版一辑,目前已出版4辑。该刊向海内外台湾史学界开放,刊载了中国大陆与台湾地区、以及日本与韩国学者约80篇台湾史研究学术论文,为台湾史研究成果发表开辟了新的园地。

    

  对于今后工作,张海鹏提出还要努力做好五件事:一是进一步加强台湾史专题研究,为编纂多卷本《台湾通史》打下基础。台湾史中心成立的一个重要目标是编纂一部多卷本《台湾通史》。如条件成熟,将适时启动编纂《台湾通史》的工程,可分两步走:第一步先启动一部多卷本《台湾史事编年》编纂工作,第二步编纂一部多卷本《台湾通史》。二是加大台湾史资料建设的力度。要利用本所海内外珍稀史料征集的机会,加强台湾史资料建设,努力建成一个台湾史研究资料中心,希望社科院领导和各职能局大力支持。三是加强台湾史研究青年人才的培养。要适当加强明清之际台湾史,尤其是清代台湾史和近30年来的台湾史研究的人才培养。只有每个时段都有精干的研究人才,才能完成编纂一部多卷本《台湾通史》的目标。四是进一步加强两岸台湾史学界的交流与合作。两岸学者合作撰写台湾史,是一个值得努力的方向。应该探索民间合作方式,团结那些能够正确处理中国史与台湾史关系的台湾学者,以此尽可能地传播正确的台湾历史知识,纠正错误的台湾历史认识与台独史观。合作的方式可以摸索,正确的台湾史观必须坚持。五是力争把学术集刊《台湾历史研究》办成正式学术期刊,为海内外台湾史研究成果发表提供一个重要的园地。台湾史研究中心创办的《台湾历史研究》,是大陆第一家台湾历史研究专业学术集刊,登载自古迄今台湾历史研究领域原创性的优秀学术成果,在学界引起较大的关注。如果新闻出版总署能够批准一个正式的学术期刊刊号,把以书代刊的《台湾历史研究》改为正式学术期刊,将是大陆第一家台湾历史研究专门学术期刊。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指导下,坚持正确的办刊原则与方向,便可积极有效地推进台湾历史研究,牢固掌握台湾历史研究的学术话语权。今年台湾政党再次轮替以后,民进党当局便肆无忌惮地推进隐形渐进的“文化台独”,坚决果断地遏制“文化台独”便是大陆对台政策一项非常紧迫的战略措施。为此,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为依托创办《台湾历史研究》学术期刊便是刻不容缓,希望有关方面加以重视。

    

  随后,围绕“理事会工作与台湾史研究方向”这个主题,与会理事代表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美国研究所原副所长陶文钊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王镭译审,国台办新闻局原局长、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李维一教授,上海台湾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倪永杰研究员,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历史研究所所长陈小冲教授,福建师范大学闽台区域研究中心主任谢必震教授,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何卓恩教授,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原院长徐博东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书记李国强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副所长张冠华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院长黄兴涛教授,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臧运祜教授等12位理事代表先后发言,对台湾史中心理事会工作与台湾史研究方向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意见与建议,主要包括六个方面:

    

  (一)强调台湾史研究的重要性与紧迫性。王镭指出,史学研究对维护国家统一有特殊重要的作用。台湾史学科建设需进一步加强,应将更多的优秀成果出版英文版,在国际上推广。院台港澳事务办公室愿为研究中心的发展提供更多支持。李维一指出,台湾史研究有“以史正今、以史鉴今”的作用,近年来台湾地区实行“文化台独”,迫切需要加强台湾史研究,提高民众的史学修养,避免认识错误。倪永杰指出,台湾的年轻人受“台独史观”毒害,即便在蓝营执政的地区在描述历史时也常出现“日治”、“终战”之类的不当用语,台湾史研究中心应以有份量的研究影响年轻人的教育,改变其史观。何卓恩指出,台湾地区建立了很多台湾史研究机构,要从历史中找到本土性的东西,而大陆研究台湾历史的机构其实只有中国社科院台湾史研究中心与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历史研究所两家,这种状态其实是认识偏差的反映,没有认识到“源”与“流”的关系。要知道唯有认识历史,才能更好地制定政策。台湾史研究中心肩负着重大使命,会有广阔前景。徐博东认为,台湾主流民意的国家认同发生着令人担忧的转变,其因与台湾的历史教育有极大关系,台湾史研究与教育工作应提到重要地位。1994年台湾教育部公布新大学法,在中国史、世界史以外增加台湾史,此后更肆意歪曲台湾历史教育。近日台湾地区立法机构初审通过“公民投票法”修正草案,大幅降低公投各项门槛,以所谓“立法”“修法”的方式,为“台独”分裂活动打开方便之门,形势堪忧。大陆有关方面对台湾史基础研究的重视不够,应进行呼吁,应在台湾史研究中强夺话语权。

    

  (二)强调台湾史研究的资政意义。陶文钊具体分析了美国大选结果对美台关系的影响,建议要密切关注特朗普新政府的对台政策。张冠华建议台湾史研究要与现实更加结合,要注重历史与现实的联系,要好好总结过去八年两岸关系在和平统一战略思想指导下具体实践的经验教训。谢必震建议,在做好较远历史研究的同时,更重视现当代历史的研究。臧运祜也强调要加强台湾近30年历史的研究,寻求史学资政的现实意义。李国强则具体提出台湾与钓鱼岛、南海问题关系密切,台湾当局对钓鱼岛、南海问题的应对策略也是台湾史研究的重要内容,台湾史研究也要重视涉海问题的研究,应更加注重研究的专业化与务实性。

    

  (三)加强台湾史学科建设,编纂多卷本《台湾通史》,建构台湾历史研究的话语体系。与会理事认为应着手准备、逐步展开编纂《台湾通史》的工作。李国强指出,台湾史研究中心应着力编纂多卷本《台湾通史》,注重台湾史研究话语体系的建构。臧运祜提出,自1921年台湾爱国志士连横撰成台湾第一部通史后,迄今已近百年,台湾史研究中心应将修通史之事做起来,第一步可先从编撰大事长编开始。

    

  (四)加强海内外台湾史学界的交流与合作。陈小冲建议,可寻求台湾史研究中心与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甚至与台湾地区有关机构在田野调查等方面的合作;而对台交流不应仅限于与我们史观相近的人,与偏绿学者也应有学术交流和交锋。谢必震指出,两岸共编史书在操作中有许多困难,在此之前应先做好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史书编好了亦能对他们产生影响;要扩大对台影响,还要注意新媒体的运用。何卓恩建议,台湾史研究中心应更具开放性与领导统合作用,《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史研究中心丛刊》可把稿源扩大到全国高校与科研机构专家学者的台湾史研究著作。黄兴涛提议,台湾史中心可与人大清史所合作研究清代台湾史。

    

  (五)创办《台湾历史研究》学术期刊,掌握台湾历史研究的话语权。与会理事代表强烈呼吁要使以书代刊的《台湾历史研究》成为正式学术期刊。他们认为,国家要重视台湾史研究,很有必要创办这样一份正规的学术期刊。《台湾历史研究》应该成为国内刊发台湾历史类学术论文的代表性期刊,以便汇集更多更优秀的台湾史研究成果,引领和推动大陆学界的台湾史研究走上新的征程。

    

  (六)加强台湾史研究人才的培养。何卓恩建议,可以台湾史中心名义设立台湾史著作与研究项目的奖学金和基金,以便吸引青年学人从事台湾史研究。黄兴涛建议,应有意识地设计若干有影响力的课题,如战后台湾“去殖民化”历史研究、台湾“去中国化”历史研究、退台后的国民党研究等,以引领台湾史研究方向,从而提高研究中心的学术地位。臧运祜建议台湾抗战史应纳入中华民族抗战史中予以加强研究,台湾史研究中心应联合全国力量,注重人才培养,提升大陆学界的台湾史研究水平。



上一篇:邹小站:民初联邦论思潮探析 下一篇:郭大松:心底里的胡滨老师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