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夏春涛: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实现民族复兴的必由之路

作者: 文章来源:《毛泽东研究》2018年第3期 更新时间:2018年06月28日

全文下载

 

摘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是党和人民历经千辛万苦探索出来的复兴之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更要紧紧围绕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动工作,努力在新时代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族复兴;改革开放;新时代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系统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重大课题。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构成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主题。只有深刻领会、牢牢把握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主题,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和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才能在新时代续写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历经千辛万苦探索出来的复兴之路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就义无反顾地肩负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带领人民经过不懈探索和接续奋斗,开辟并不断拓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条人间正道。走上这条复兴之路极为不易,须倍加珍惜。《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一文明确指出:“方向决定道路,道路决定命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党和人民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①]这是深刻总结历史得出的必然结论,发人深省。

 

雄关漫道真如铁。国内政治黑暗、西方列强入侵,导致近代中国积弱积贫,民生凋敝,山河破碎,问题丛生。鸦片战争落败是中国陷入半殖民地深渊的开端,也是中国人民探寻民族复兴之路的起点。无数仁人志士投袂而起,苦苦探索拯救民族危机的途径。例如,魏源睁眼看世界,最早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这一命题。19世纪50年代,太平天国后期的总理大臣洪仁玕倡言与番人并雄,呼吁乘此有为之日,奋为中地倡。清政府中的一些洋务派官僚为应对危局,以自强”“求富为主旨发起洋务运动,在军事、经济领域推行新政。但洋务运动奉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为圭臬,不触动腐朽的专制制度和颓废的官场风气,故而走进死胡同。中日甲午战争的惨败,宣告洋务运动破产。随后,列强争相瓜分中国,救亡图存到了危急关头。维新思想家谭嗣同悲愤不已,发出“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的感喟。光绪帝在维新人士呼应下酝酿戊戌变法,仅历时103天就告夭折。从第二次鸦片战争到八国联军侵华,中国首都在短短40年内两度沦陷,成为奇耻大辱。广大民众在历次反外国侵略斗争中殊死作战,充分展示了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作为近代中国明确提出振兴中华口号的第一人,孙中山先生领导辛亥革命,结束在中国延续几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打开了中国发展进步的闸门,但“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直至生命最后时刻,他仍在病榻上念叨“和平,奋斗,救中国”。以上各种奔走呼号,一次次探索奋争,均以失败告终。长夜漫漫,找到民族复兴的正确道路何其艰难。

 

中国共产党的诞生,给黑暗迷茫中的中国带来光明和希望。围绕改造中国社会,当时的知识界和各种政治力量提出了不少方案,诸如教育救国说、实业救国说、乡村建设理论等。胡适于1930年发表《我们走哪条路》一文,提出五鬼闹中华说,认为贫穷、疾病、愚昧、贪污、扰乱构成五大病根,惟有用教育才能将之消灭。此说当时就遭人诟病。陶行知揶揄胡适武断地将帝国主义侵略一笔勾销,捉着五个小鬼,放走了一个大妖精。总之,这些社会改良方案虽有进步意义,但只看到病象,属于补苴罅漏,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社会所面临的紧迫问题。事实证明,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首先必须争取国家统一、民族独立、人民解放,也就是进行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背叛孙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义,蜕变为革命对象。唯有中国共产党敏锐地看准中国问题的病根,明确提出反帝反封建的政治纲领,毅然决然地承担起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使命。

 

中国是个落后的农业大国,农村人口占绝大多数。这就意味着中国革命无法也不能照搬法国巴黎公社、俄国十月革命的模式,必须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新路。针对党内将马克思主义教条化、将共产国际决议和苏联经验神圣化的错误倾向,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经过艰辛探索与实践,创立毛泽东思想,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飞跃,引导中国革命走上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新路。关于中国之未来,毛泽东断然表示:“我们共产党人,多年以来,不但为中国的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而奋斗,而且为中国的文化革命而奋斗;一切这些的目的,在于建设一个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在这个新社会和新国家中,不但有新政治、新经济,而且有新文化。……一句话,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中国。”[②]历经28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党带领人民终于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高度统一,彻底结束了旧中国饱受屈辱的历史和一盘散沙局面,中国人民从此当家作主站了起来。这开创了中国历史新纪元,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确立了前提条件。

 

新中国成立后,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我们党选择了社会主义。这与中国革命分两步走的党的既定战略相吻合,与新中国的国体相吻合,也与基本国情相吻合——中国人口众多、一穷二白,只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避免因严重的两极分化导致社会动荡,才能充分调动全体人民建设祖国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党领导人民创造性地对生产资料私有制进行改造,终结了在中国有几千年历史的阶级剥削制度,建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完成由新民主主义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的转变,完成中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这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开启了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实现民族复兴的壮丽征程。

 

如何在跨越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的背景下,在中国这样一个社会生产力水平十分落后的东方大国建设社会主义,是党面临的又一个崭新课题和巨大挑战。党带领人民筚路蓝缕发愤图强,掀起社会主义建设热潮,建立起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其他领域也有长足进步,包括成功研制作为大国标志的“两弹一星”,使一穷二白百废待兴的中国面貌一新,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不过,独立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难免会有失误、走弯路,主要表现为脱离国情、急于求成,生搬硬套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个别论断,片面追求“一大二公三纯四平均”,经济体制僵化。随着指导思想上“左”的错误的发展,片面强调以阶级斗争为纲、反修防修,乃至遭受“文化大革命”那样的严重挫折,耽误了发展机遇。而严格划清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界限、大讲“兴无灭资”,以及冷战的背景,则使我们处在一个几乎与西方世界隔绝的环境下搞建设,严重束缚了发展。[③]尽管如此,这一历史时期的探索实践,仍为随后的接力探索提供了宝贵经验、理论准备和物质基础。

 

以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党带领人民开始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条新路,满怀豪情地踏上民族复兴新征程。走出新路极为不易,冲破“左”的思想束缚不是一蹴而就之事。许多观念、做法在今天早已习以为常,但最初提出或实施时,几乎无不伴有争议。改革开放每推进一步,都要突破重重阻力,打破许多条条框框,甚至要承受很大的压力和风险。改革开放之初,有的地方进行革命思想教育,重提“兴无灭资”口号;有些干部把现行的一些有利于发展生产、发展社会主义事业的改革,也当作资本主义来批判。说到底,思想一下子转不过弯来,担心中国这么搞,会形成一个新的资产阶级、走上资本主义道路。有人甚至认为,改革开放是引进和发展资本主义,中国和平演变的主要危险来自经济领域。此外,国内还出现自由化思潮,认为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好,鼓噪全盘西化,走西方道路。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条新路,是在“左”、右夹攻下,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国内发生政治风波、苏东剧变后,党内有人质疑改革开放政策,甚至重提阶级斗争,引发又一轮姓“社”姓“资”之争。邓小平在这关键时刻发表南方谈话,振聋发聩,澄清了当时困扰人们思想的一些十分重大的问题,统一并解放了全党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艘巨轮继续破浪前进。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中国必穷,是死路一条;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中国必乱,同样是死路一条。面对飞速发展变化的世界,我们党带领人民披荆斩棘奋力探索,成功开辟并捍卫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短短几十年间,中国走完西方发达国家一二百年才走过的发展历程,取得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创造了令世界惊叹的发展奇迹,进而大踏步赶上时代。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承载着几代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和探索,寄托着无数仁人志士的夙愿和期盼,凝聚着亿万人民的奋斗和牺牲,是近代以来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④]这一历史性结论是令人信服、刻骨铭心的。90余年峥嵘岁月,见证了我们党筚路蓝缕砥砺前行的光辉历程。没有党带领人民在千回百转千难万险中开辟并拓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条新路,民族复兴就会成为镜花水月。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认准了方向和道路,就得坚定不移百折不挠地走下去。我们党正是这么做的。党的十九大报告有个重要论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是党和人民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取得的根本成就。”[⑤]这是对改革开放伟大历程的科学概括。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始终紧紧围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谋划和部署工作,在继承中发展,在开拓中创新,不断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推向前进。

 

从发展战略设计和工作部署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历次全国代表大会始终不变的主题。党的十二大响亮提出“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党的十三大提出“沿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前进”,指出我国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并正式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确立为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明确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依据,也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依据。认清这一最大国情,有助于纠正超越阶段、脱离国情的错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一立国之本可以有效抵御“右”的干扰,坚持改革开放这一总方针可以有效抵御“左”的影响,两者统一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这条基本路线是党和国家的生命线,为我们沿着正确方向前进提供了根本遵循。党的十四大提出“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步伐,夺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更大胜利”。党的十五大提出“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面推向二十一世纪”。党的十六大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郑重指出:“中国共产党深深扎根于中华民族之中。党从成立那一天起,就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肩负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庄严使命。”[⑥]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党的十八大提出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任务概括为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党的十九大提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郑重宣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吹响了新的进军号角,号召全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由此可以清晰地看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递进轨迹和强劲发展势头。

 

从实践层面看,改革开放以来党和人民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展开的。党的几代中央领导集体团结带领全党全国人民接力探索,坚定不移地建设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努力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广阔前景。党的十三大确立了我国现代化建设“三步走”的发展战略构想;党的十六大提出在本世纪头20年全面建设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的目标;党的十七大提出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要求;党的十八大正式提出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党的十九大又以2035年为时间节点,将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后的30年分为两个15年。原先设想到本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现在明确2035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这就把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的时间提前了15年。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增加了美丽二字,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分别对应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的五大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改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强国目标,也就实现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由此可以看出,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识与实践在不断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涵越来越丰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越走越宽广。由此奠定了我们的道路自信

 

从理论层面看,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推进理论创新,都是围绕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展开的。思想僵化,党和国家就会失去活力;思想西化,党和国家就会走上邪路。两者都会葬送我们的前途和事业。我们党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理论勇气,不断在理论上拓展新视野、作出新概括,相继创立了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在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实践无止境,理论创新也无止境。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锲而不舍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使马克思主义放射出更加灿烂的真理光芒[⑦]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系统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宏大命题,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实现了党的指导思想的又一次与时俱进。在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的同时,科学社会主义原创始终没有丢,共同富裕这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始终没有动摇[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个完整概念,社会主义这四个字是定性的。在当代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坚持社会主义。指导思想正确,为增进全党全体人民团结统一提供了坚实思想基础,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科学的行动指南。由此奠定了我们的理论自信。

 

从制度层面看,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坚决破除一切妨碍发展的体制机制弊端,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制度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我们在道路、理论等方面的探索实践成果,最终都要靠制度来落实和保障。经过长期的改革创新,我国形成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领域,由一整套不同层次、相互衔接和联系的制度构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其中,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是基本政治制度,体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反映了我国民主政治建设所取得的巨大成绩,具有强大生命力和显著优越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依法治国的总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制度建设持续推进,为当代中国发展进步提供了根本制度保障。由此奠定了我们的制度自信。

 

从文化层面看,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一直致力于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站在这个战略高度,我们党高度重视意识形态工作,大力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进而明确了文化的前进方向和发展道路。近40年来,我们积极推动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协调发展,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大力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努力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着力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曾经有西方政要傲慢自大地认为,对中国的快速发展不用太在意,因为中国输出的是电视机之类的商品,而不是思想观念。眼下的事实是,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等理念深刻影响了世界,尤其是中国道路的成功,为解决南北差距拉大、消除贫困等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为当代中国发展进步提供了强大精神动力。由此奠定了我们的文化自信。

 

从党建角度看,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为了履行好执政兴国的历史使命,始终高度重视抓党的自身建设。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以20世纪80年代整党为嚆矢,全党一再开展集中教育活动,着力解决党内存在的突出问题。20世纪90年代,把新时期党的建设提到新的伟大工程高度,明确提出党的建设两大历史性课题,即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提高党的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不过,随着世情、国情、党情发生深刻变化,我们党面临四大考验,须规避四种危险,同时党员总数及青年党员人数不断增加,管党治党的压力有增无减,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形势十分复杂严峻。党的十八大之前,管党治党客观上存在宽松软的一面,以致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未能得到有效治理。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将全面从严治党作为抓党的建设的鲜明主题,并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雷厉风行地正风肃纪、反腐惩恶,成效卓著,党内政治生活气象更新,党内政治生态明显好转,进而为大力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供了坚强政治保证。在发展中只有成绩、不出问题,世界上任何国家和政党都做不到。我们党的执政使命之艰巨,面对的风险挑战之大、困难之多,世所罕见。而我们党为人民执好政、掌好权的决心之大,信念之坚定,成效之显著,同样世所罕见。事实雄辩地证明,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

 

要奋斗就会遇到困难和风险。改革开放近40年来,我们一直在涉险滩、克难关,一路披荆斩棘、风雨兼程。从外部环境讲,苏东剧变,世界社会主义陷入低谷,中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社会主义大国必然树大招风。美国等西方国家不愿意看到中国强大起来,不甘心旧的世界格局和力量对比发生变化,故而处心积虑地遏制中国,动辄对中国内政横加干涉,借台湾、西藏、新疆、香港问题以及所谓人权问题对我们施压,甚至进行武力恫吓和挑衅。从国内来看,我们在跋涉前进中遇到来自的、右的干扰,面临接踵而至的各种突发事件构成的挑战,如1989年政治风波,“法轮功”邪教组织聚众闹事,台湾地区的李登辉抛出“两国论”,主张“台独”的陈水扁在台湾地区选举中当选,以及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特大水旱、地震等自然灾害,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等等。“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所有这一切,没有挡住也不可能挡住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奋然前进的脚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5年,我国发生历史性变革,取得历史性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

 

三、继续写好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篇大文章

 

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篇大文章,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的任务就是继续把这篇大文章写下去。他豪情满怀地指出:“我们这一代人,继承了前人的事业,进行着今天的奋斗,更要开辟明天的道路。”[⑨]

 

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动工作。理论上清醒,政治上才能坚定。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的继承和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是党和人民实践经验和集体智慧的结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必须长期坚持并不断发展。[⑩]全党要深入学习领会这一重要思想的历史地位和重大意义,在各项工作中全面准确地贯彻落实八个明确”科学内涵和“十四个坚持”基本方略。尤其是这十四个坚持,集中阐述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全面贯彻的基本方略。

 

履行新时代赋予我们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行百里者半九十。前进道路并不平坦,全党同志必须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认清形势,坚定信心,继续顽强奋斗。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这个伟大斗争就是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要充分认识其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发扬斗争精神,提高斗争本领,不断夺取伟大斗争新胜利。实现伟大梦想,必须建设伟大工程。这个伟大工程就是我们党正在深入推进的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要不断增强党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社会号召力,确保党永葆旺盛生命力和强大战斗力。实现伟大梦想,必须推进伟大事业。这个伟大事业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要更加自觉地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保持政治定力,坚持实干兴邦,始终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四个伟大”紧密联系、相互贯通、相互作用,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建设伟大工程,要结合伟大斗争、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的实践来进行,确保党始终走在时代前列、始终成为全国人民的主心骨、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带来的新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变化是关系全局的历史性变化,对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出了许多新要求。“我们要在继续推动发展的基础上,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大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更好满足人民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要,更好推动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11]。同时要看到,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没有改变我们对我国社会主义所处历史阶段的判断,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我们要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国情,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牢牢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这个党和国家的生命线、人民的幸福线,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

 

全面准确贯彻落实重大战略安排。党的十九大提出分两步走在本世纪中叶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战略思想,完整勾勒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实施这一重大战略安排,既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又是一个长期的奋斗过程,关键是保持战略上的定力和耐力,一锤一锤接着敲,一张蓝图绘到底,再接再厉,久久为功。要统一思想和行动,紧密联系各地区各领域的实际,将这一重大战略安排落实为具体的思路、举措和行动;同时勇于直面突出问题和主要矛盾,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推动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要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扭住党的政治建设这个龙头,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强政治保证。

 

注释:

 

[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外文出版社2017年版,第36页。

 

[②]《新民主主义论》,《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第663页。

 

[③]在冷战背景下,新中国一开始就遭到西方国家的军事威胁和经济封锁,以致在工业布局上不得不考虑备战;中苏关系破裂后,又骤然面临苏联施加的各种巨大压力,包括核讹诈。因此,我国客观上并不具备对外开放的条件,总体上是在险恶的外部环境下搞建设。需要指出的是,随着形势的变化,我国在外交上仍有大手笔,突出体现为1971年我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次年实现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和中日邦交正常化。这为日后的对外开放创造了有利条件。

 

[④]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16页。

 

[⑤]习近平:《决胜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人民出版社201710月第1版,第16页。

 

[⑥]《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43页。

 

[⑦]《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外文出版社2017年版,第65页。

 

[⑧]让十几亿中国人逐步实现共同富裕,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实践。而资本主义是种剥削制度,必然导致两极分化,不可能提出、更无法实现共同富裕。法国学者托马斯·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一书中分析指出,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不平等程度已达到或超过历史最高水平,不加制约的资本主义加剧了贫富分化。很显然,倘若中国另起炉灶,照搬西方政治制度,只会扩大而不是缩小贫富差距。这无异于南辕北辙、饮鸩止渴。

 

[⑨]《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走好今天的长征路》,《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第57页。

 

[⑩]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20页。

 

[1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1112页。



上一篇:“唯物史观与民国人物”研讨会征文启事 下一篇:尚小明:宋教仁案起始环节及其他——答李学通教授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