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报刊投稿|中国历史研究网|中国历史研究院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最新消息>>正文内容
最新消息 【字体:

李细珠:唐群英与近代中国女权运动

作者: 文章来源:团结报 更新时间:2020年03月20日

在清末民初这个政治与社会转型的新时期,近代中国妇女解放运动开始向纵深发展。其时,部分先进妇女从不缠足和兴女学等社会变革活动转向投身于反清革命及相关政治运动,她们在参加革命军事斗争之余,还掀起了以要求男女平权和争取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为中心的女子参政权运动。民初女子参政权运动虽然只是当时纷繁复杂的政治局势中的一个小插曲,结果也以失败告终,但却将近代中国妇女解放运动推向一个新的高潮,用鲜活的史实描绘了一幅近代民主政治运动的新图景。数风流人物,湖南衡山“一代女魂”唐群英是与“鉴湖女侠”秋瑾在中国近代史上齐名的妇女解放运动领袖,尤其她领导的民初女子参政权运动,足以彪炳史册。

 

任何一个历史对象,都应该在历史脉络中有一个恰当的位置,准确地描述这个位置,是历史研究的题中应有之义。如何给唐群英一个恰当的历史定位,可以从以下三方面来看:

 

近代中国女子革命的先行者

 

唐群英(18711937),字希陶,湖南衡山人。她早年结识秋瑾,并通过留学日本的弟弟唐乾一等人接受新思想,东渡日本之后,很快走上革命道路。在日本,她结识黄兴、孙中山等革命领袖人物,加入同盟会,并与秋瑾、张汉英、王昌国、何步兰、李自平、林宗素、陈撷芬、何香凝、张默君等一批具有革命思想的进步女性颇为相得,以“天下兴亡,匹妇亦有责”相号召,与男子并肩战斗。回国之后,她还在湘潭联络哥老会谋划组织武装反清起义。武昌起义之后,她亲率女子北伐队,配合江浙联军参与攻克南京之役。唐群英以一弱女子投身革命,为女子革命之表率,赢得“女界孙黄”的雅称,说其是近代中国女子革命的先行者,当之无愧。

 

近代中国女权运动的领导者

 

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部分女革命党人纷纷组织女子参政团体,提出女子参政权的要求,唐群英是其中杰出代表和领袖人物。她与张汉英、王昌国、林宗素、沈佩贞等人联络全国女界,由各省女界公举代表到南京多次向临时参议院和临时大总统孙中山提出请愿书,要求中央政府给还女子参政权,并要求将女子参政权写入《临时约法》,甚至不惜身份,大闹临时参议院,但多次请愿并没有实质性效果。临时政府北迁后,唐群英随之进京,联络北方女界,以中华民国女界全体联合会的名义上书参议院,继续请愿。

 

唐群英还以女子参政同盟会的名义发表宣言书,从天赋人权的理论,说明男女在法律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她认为,虽然女界程度不够,其实男子程度也是不齐,但参政权作为人民的基本人权,应该得到宪法的确认,尤其不必特别限制女子的参政权,所谓“有绝对的可以认许在宪法上永久不移易者,则如人民之参政权是;有不必为特别之限制以待其将来之程度发达齐一而亦可认许之者,则如现在我国女子参政权是。”她承认女界程度幼稚的现状,认为其事实上暂时难以达到参政的目的,因而退一步“不要求政府法律上积极的保护”,但却希望女界全体合力争取“以要求其消极的保护”,即“不必法律上明畀我女界参政权,但使对于女子不加制限,对于男子不认专有”。也就是说,法律上可以不写明女子有参政权,但也不能写明参政权为男子所专有,从而对女子有所限制。她特地从约法、现行法、中国社会及现今世界趋势等方面,具体阐述了女界对于参政权不能不争的理由,号召全体女界以死力争,“故身可杀,此心不可死;头可断,此权不可亡……将修我戈矛,整我甲兵,凭我一腔血与诸男子相见。”表示了极度悲壮的气概。

 

其时,万国女子参政同盟会代表访华,给正在奋力争取参政权的中国妇女以极大的精神鼓舞。万国女子参政同盟会会长嘉德夫人等人勉励中国女界联络结成一大团体以早日加入万国女子参政同盟会,并对中国女子参政权运动寄予厚望,认为“中国女子程度实不亚欧西,且超迈其他各国”,“中国女子或可先于各国争得参政之权,为各国所不及”。这使中国女界大受鼓舞。

 

唐群英领导的女子参政同盟会又多次上书北京临时参议院,同样被否决。她们再次大闹参议院,并厉言痛斥:“议员亦女子所生,当民军起义时代,女子充任秘密侦探,组织炸弹队,种种危险,女子等牺牲生命财产,与男子同功,何以革命成功,竟弃女子于不顾?女子亦组织中华民国之重要分子,二万万女同胞,当然与男子立于平等之地位。凡反对女子参政权者,将来必有最后之对待方法。即袁大总统不赞成女子有参政权,亦必不承认袁为大总统。三日后当再来参议院,为最后之解决。将来中华民国之民法,凡关于女子之能力,若不采用德国制,女子等必用武力解决此问题。”虽然请愿女子仍是豪气干天,但终归已是强弩之末。女子参政权案已没有回旋余地,民初女子参政权运动渐趋沉寂。

 

近代中国女子教育的推动者

 

从女子参政权运动失败的教训中,唐群英等人认识到女子得不到参政权,主要是被认为知识程度低,缺乏参政的能力。万国女子参政同盟会会长嘉德夫人等人也曾谆谆告诫,提倡女子教育以提高女子知识程度及其独立能力是女子参政的先决条件。此后,唐群英等人主要转向办女报、兴女学的活动。其实,早在清末留日时期,唐群英就主编过《留日女学会杂志》,鼓动女界革命。民国初年,唐群英又创办《女子白话报》《亚东丛报》《女权日报》,复刊《神州女报》,提倡女权不遗余力,但都遭到袁世凯政府的封禁。随后,唐群英积极推动女子普及教育,创办了衡山女子高级小学、长沙复陶女子中学、岳北女子实验学校等多所女子教育学校,为推动女子教育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作者:李细珠,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