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快讯>>重要会议>>正文内容
重要会议 【字体:

耿云志:民族复兴是复兴甚么——在第五次中国近代思想史研讨会开幕式上的讲话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年10月24日

 

民族复兴这个口号喊了一百多年了。因种种原因,至今还未能实现。就我所看到的文献而言,这一百多年中,还没有人彻底思考我们要复兴的,到底是什么。有几位前辈思想家曾批评国人思想上一个大毛病就是笼统,不求甚解,不愿具体地去研究具体的问题,不愿对具体的问题做具体的分析,嫌麻烦。什么事,什么问题,笼统一说,甚至只概括一句口号,就心满意足,就以为问题已经解决了 。

 

这个毛病可以说是一大痼疾,不易手到病除。需要我们做长期的努力。

 

最近一些年来,笼统的老毛病尚未克服,却又添了新毛病,就是搞所谓量化管理,无论什么都数字化。我想在高等学校里工作的朋友可能对此更有体会。大家也许还记得,大约一两年前,有某个国家机关的某位人士发表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说法,他说,我们中国民族复兴的大业已完成了百分之六十二的任务。此言一出,舆论大哗。谁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们民族复兴的大业也进入量化管理了。大概这个官员是把一些经济数字,和社会若干指数看作可以用来评估民族复兴进展程度的标准。也不排斥有人径直把GDP当作民族复兴的指标。例如,认为如果我们的GDP总值超过美国,成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我们就复兴了。我觉得这都不对。

 

笼统主义是我们反对的,不论什么都进行量化管理也是不行的。

 

那么,民族复兴到底是复兴甚么呢?

 

我个人认为,民族复兴主要是民族精神的复兴,我们要复兴什么样的民族精神呢?

 

从传统文化看,我们要复兴的首先就是自强不息的精神。自强就是不依赖别人,自己奋发向上。

 

孙中山闹民主革命的时候,一直有一个错误的想法,就是只要赢得列强的支持,革命就能胜利。所以,当武昌起义爆发后,国内革命党群龙无首,起义后面临着诸多大难题无法解决,孙中山却不肯回国,继续在国外奔走,指望求得列强承认革命新政府。他认为,只要美国等国家承认革命政府,则革命就站住了脚。其实这是倒因为果。只有革命自己站住了脚,列强才会承认革命政府。事实是孙中山毫无所得,等他回到国内就任临时大总统时,时机已错过,国内舆论都转向袁世凯,都认为,只有袁世凯有能力收拾局面。连孙中山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袁世凯的实力,把总统大位让给了袁世凯。

 

后来国民革命运动即将开始的时候,孙中山设计中国现代化的蓝图,他把实现中国现代化的的希望也寄托于帝国主义列强。他把他的计划分别寄给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领袖,希望他们支持中国的现代化事业。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要利用资本主义来造成中国的社会主义。结果希望还是落空。在建设现代化国家的过程中,利用资本主义国家的资金和技术,这是可以的,但不能依赖他们。孙中山依赖西方国家的支持,搞中国的现代化,自然只能是梦想。

 

我们新中国成立后,用一边倒的政策,倒向苏联,指望老大哥会一心一意地帮助我们强大起来,经济建设如此,搞原子弹也如此。结果,一旦两党反目,一切都得从头来做。

 

必须记住这些教训,永远要立足于自强,要自我奋发图强。

 

过去人们一直强调,我们的贫穷、落后,是因为受到帝国主义侵略、压迫和掠夺的结果。这话自然不错,但我们之所以受到侵略、压迫和掠夺,则是因为我们落后,不肯上进,国家制度落后,行政腐败,人民离心,所以国力不强,人民的力量因被压抑、束缚,不得释放。

 

自强的第一个意义就是不依赖别人。但只是不依赖别人还不够。同时,不依赖别人,也不等于不向别人学习,不等于固步自封。但要学习别人学得有效果,必须自我改革,造成能够吸收消化别人的长处的良好的制度机制。

 

所以,民族复兴的第二个意义,或者说是更本质的意义,是努力创建一种制度机制,以便能够解放自己人民的创造力。

 

过去我们落后,受别人欺负。首先是我们自己没有良好的制度机制。人民的创造力发挥不出来,各项事业因循守旧,所以科学技术落后,生产力落后,经济不发达,国民素质低下,由此,国家在世界上的竞争力处下风。

 

我们要自强,必须改革一切不利于发挥人民创造力的制度、习惯,建立起适合人民发挥创造力的一系列制度、措施。并以法律的形式把它们确定下来。这就是要建立、发展、完善真实的民主制度。

 

我想单就教育、科学、学术的方面,谈谈如何才能推进我们的民族复兴。

 

当年,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说过一句名言。他说,要建立一个现代国家,必须做好两件事:一是确立专利制度,一是办好学校。

 

我们在改革开放前,完全没有专利制度,没有著作权制度。这是极其不利于保护和鼓励创新精神的。现在有了相关的制度,但执行、落实的很不理想。特别是对于人文社会科学的创新,还存在着诸多不利的因素,亟待改进。

 

办好学校,也就是办好教育,因为学校是教育最主要最中心的环节。

 

前不久,看到一个说法。有一个人在网上发表言论说,我们国家的教育,落后于发达国家的教育,照他说,我们的小学教育落后50年;中等教育落后60年,高等教育落后70年。我估计这个人不太懂得教育,而且他的说法完全是主观臆说,没有什么调查研究做根据。首先我发现,他认为中国的教育,小学、中学比高等教育进步,这就是瞎说。我个人认为,我们的教育最落后的就是中小学教育;高等教育因为有较多的机会做国际交流,所以多少会吸收一点现代性和比较进步的东西。中小学则很少这样的机会。加上考试成了中小学教育的中心环节,教育完全为考试服务。教育精神几乎逐渐被冲刷干净。

 

中小学教育,我认为就是国民教育,就是造就合格的国民,合格的劳动者的教育。

 

我们可以从我们的国民素质的状况反过来看出我们的中小学教育的不成功。试看,我们的国民素质,这些年来有多大提高?对于我们的国民素质的国际印象,我想大家都有所闻。在这种情况下,还说我们的中小学教育相对比较好于高等教育,可信吗?

 

围绕考试来办教育,我们中国是有传统的,那就是实行了一千多年的科举考试制度。为了应付科举考试,得必修某些科目,必掌握某些标准说法,这就限制了学生的主动精神。所以科举考试的状元,很少有大出息的,许多知名学者,著名大臣、能吏都不是状元出身,甚至都不是进士。如戴震就只是个举人,但他是清代最有名的哲学家和学者。梁启超也只是个举人,他却是清末民初最有影响的思想家。

 

有人调查过,我国近数十年来的高考状元,没有一个后来有突出成就的。这同样说明问题。

 

教育是启发人们潜在的能力,潜在的创造精神。我认为民族复兴就是复兴民族本有的创造精神。所以,一方面要改革一切不利于发挥人民创造力的制度、习惯,一方面要在培养国民的基础教育中 大力提倡素质教育,克服应试教育的毒害。这样才能促进我们民族复兴的大业。

 

2014年10月11日




上一篇:张海鹏教授在“正定教堂惨案暨宗教在战时的人道主义救助”学术讨论会开幕式上的致辞 下一篇:耿云志:第五届中国近代思想史国际学术研讨会闭幕词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