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栏目>>抗战文献数据平台>>正文内容
抗战文献数据平台 【字体:

【平台文献解读】永远禁绝赌博——桂系的愿望

作者:盛差偲 文章来源:抗战文献数据平台 更新时间:2018年04月24日

赌博在历史上有着悠久的历史,相应的,禁赌这一主张基本上也是随着赌博的产生而产生的。孔子曾说“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这一句话对赌博的态度十分暧昧,同时也折射出了禁赌在实施过程中的微妙与艰难。本文将介绍《禁赌运动》一书,从一个侧面反映民国时期的禁赌。

 

 

《禁赌运动》一书由广西各界禁赌运动宣传周宣传部编印于19287月。该书主要由《省政府禁赌宣言》、《禁赌宣传大纲》、《为禁赌运动告民众书》、禁赌标语、禁赌口号与新桂系首领黄绍竑、两广地方知识分子[1]的禁赌言论组成。两广在此前即有多次禁赌的历史,如陈炯明于19201921年先后颁布《广东赌博暂行治罪章程》、《实施禁赌办法条例》厉行禁赌[2]1925年代理大元帅胡汉民亦发布训令禁绝赌博”[3]。本书出版的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颁布《中华民国刑法》,其中便列有赌博罪一章,为该书提供了法律依据[4]。不过,其时的禁赌,或因为时局动荡,或是执政者格于形势,要么执行不彻底,要么干脆开禁。(从赌博中抽取的赌饷是政府的重要财源)

 

在该书开头的《省政府禁赌宣言》中,广西省政府总结了过往禁赌的历史,并阐述了今后禁赌的内容。该文评价此前的禁赌称:“当其初未尝不有些微的效力,但不旋踵,开赌者如故,赌博者亦如故。”之所以如此,政府方面,是因为“政府教导无方,威信不立,使人民无从捉摸。待到民众了解禁赌之时,政府之弛禁命令又至。”即便是禁赌命令施行的过程中,贪官污吏、不肖军人、劣绅土豪亦“弁髦禁令,收规包庇”,导致人民失去对政府的信仰,甚至使禁赌成为贪官污吏之流中饱私囊的机会。

 

具体来说,1925年,因本省田赋关税的收入,每年不过五六百万元19261927年,北伐军兴,共匪扰乱,本省开赴前方杀敌的武装同志,每月尤须汇款协济,故而政府这些年持续放纵赌博,以从中抽取赌饷。直至1927年,在广西省政府委员会议上,广西省政府主席黄绍竑决心禁绝赌博,会议决议除邕宁、苍梧、桂林、柳州、平乐、贵县、郁林、百色、龙州于第二期禁绝外,广西其他各地一律于19287月禁绝。之所以分两期禁绝,仍然是因为财政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十七年度政费的支出,比前增加许多,另一方面,二期禁绝的地方依靠赌饷较多,如果突然施禁,“地方公务,亦必因之停顿。”

 

而后,该书刊有黄绍竑在禁赌运动宣传周演讲会演讲的《禁赌与建设》一文。该文在除了指出应该禁绝赌博以外,更从孙中山的“知难行易”学说出发,强调赌博所折射出的社会上、政治上的赌博心理,进而指出这种想要一蹴而就的赌博心理是中国乱局与发展缓慢的根源。如果要求得国家的发展,就必须克服这一赌博心理,“计划一百几十年的具体方法,然后慢慢的一步步去做”。此外,黄绍竑并指出其时禁赌的艰难形势——“广西全年收入,只二千七百万,赌、烟占了一千二百万。”

 

 

此书所反映的当时广西省政府禁绝赌博的决心,不可谓不坚定——“已下了十二分的决心,并非官样文章,徒循故事的口头语”。但是,随着此后不久蒋桂战争的爆发,以及此后二十年国内局势的动荡,政府财政的支绌,尽管不可否认后来新桂系治下禁赌的成果,但是不唯此后没有达到1928年时定下的目标,并且广西一地仍然时不时饮鸩止渴,开放赌饷、赌捐。[5]这一局面的出现,固然是因为时局动荡,以及赌博本身与财政联系紧密,但是既然黄绍竑等人认识到了无论是国家建设还是发家致富均不能一蹴而就,那么同样也应该意识到如果没有配套的军政力量与经济发展,禁赌一项也势难一蹴而就。

 

不过时人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禁赌宣传大纲》指出要“提倡正当事业,与正当娱乐”,正当娱乐,即是“或工作余暇,意图消遣,亦宜用来求一种正当的娱乐:或研究学术,或郊外运动,凡进德修业之事,皆足以怡养性情。”“正当事业”,当时力有不逮,“正当娱乐”,则未免对当时的人民要求过高,即如前引孔子所指出的一样,时人所说的“正当娱乐”自然敌不过赌博一类的娱乐。事实上,赌博等近似的娱乐活动,即如黄绍竑所说,出于人的“赌博心理”,如果要加以革除,或是减损其危害,根本上需要让人民有其他事可做,或者是有一个更远大的目标。巧合的是,笔者看到一条抗战后广西游击队首领的日记,日记作者尽管身处艰难的武装斗争环境,仍不免打牌、算命与恋爱,但却丝毫未影响其献身于革命,或可以反映这一点:

 

“将近半年了,不得新[李姓女同学]一信,自然我在想念她。今天,我们自制一付Card。他们要我教他们学Call bridge,我才记起我与新用牌算命时的结果:Spade A Heart A在一起,可是Spade KHeart K却在二边(整理者注:指心在一起,人各一方),这不是很对的猜测吗?目前,这事实证明了这个谜[]信,新现在是否在校抑或他住呢?她是无时[]在念着我的,我以我的心去忖度,还会错误吗?”[6]

 

注释

 

[1] 如任大任、范正儒等,参见本书编辑委员会编:《鹤山华侨志》,鹤山:鹤山市人民政府,2004年,第166页;《国光日报社职员名单》,徐天胎编著:《福建民国史稿》,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76页。

 

[2] 《广东赌博暂行治罪章程》(19201130日报载),段云章、倪俊明编:《陈炯明集(增订本)》(上卷),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508-509页;《实施禁赌办法条例》(192138日报载),段云章、倪俊明编:《陈炯明集(增订本)》(下卷),广州:中山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564-565页。

 

[3] 《实行禁绝赌博之省长布告》,《广州民国日报》,1925622日,第3版。

 

[4] 《中华民国刑法(旧)》(十七年九月一日),蔡鸿源主编:《民国法规集成》(第六十五册),合肥:黄山书社,1999年,第273页。

 

[5] 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广西通志·公安志》,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120-122页。

 

[6] 张一峰1949221日日记,张一峰:《张一峰同志日记》,灌阳:中共灌阳县委党史办公室,1982年,第134-135页。

 



上一篇:【平台文献解读】浙西国军游击作战,成效如何? 下一篇:【平台文献解读】抗战期间,土地税征收的发展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