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栏目>>抗战文献数据平台>>正文内容
抗战文献数据平台 【字体:

【平台文献解读】浙西国军游击作战,成效如何?

作者:盛差偲 文章来源:抗战文献数据平台 更新时间:2018年04月24日

抗日战争爆发以后,大片国土沦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军放弃了对沦陷区的争夺,国共两党均在敌后开展了广泛的游击战。本文将介绍《浙西对敌行政统计总报告》(中华民国三十年),以期反映国军游击作战的一隅。

 

 

阴影部分为沦陷区(“游击区”)

 

浙西,在当时的概念里指“南凭杭州湾及钱塘江与南岸各县相对,北隔太湖与江苏相望,西以天目山脉与安徽接界,东边以平湖、嘉善、嘉兴与江苏之金山、松江、吴江等县为邻,西南则以桐庐、分水、昌化与本省建德、淳安相衔接。”其中,浙西东部是“河沼平衍”,西部则是“山陵起伏”,即分别是杭嘉湖平原与天目山区。[1]

 

淞沪战役爆发后,浙西东部迅速沦陷,日军并向天目山区窜扰,同时或有进占浙东企图,经相互争夺,1941年时,双方大致僵持在长兴、武康、余杭、富阳一线。浙西最后方的第一区,县境未有日军进犯的仅有昌化一县而已。[2]

 

但是,杭嘉湖平原地区的沦陷并不意味着国民党政权放弃了对该地的争夺。19382月浙江省政府通过《浙江省战时政治纲领》,提出要收复沦陷土地”[3](参见平台上的《浙江省政府公报法规专号》(第二辑))。

 

 

 

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回忆称“敌人在初期因为情形不熟悉,而且为兵力所限,在沦陷区完全是取守势,只是在占领的据点内困守。据点以外,就不敢过问了。”因此,“我们在敌人据点以外,一切行动都很自由,行政的设施,和以前差不多。”无论这一说法是否完全属实,至少反映了当时国民党政权收复失地的客观环境。

 

于是,国民党当局将沦陷区称为“游击区”,并以各种方式在“游击区”恢复政权。1938年是游击区政权的恢复时期,1939年、1940年则是游击区政权的发展时期。为了加强游击区的行政工作,浙江省政府于19391月在天目山成立浙西行署。浙西行署作为浙江省政府指挥浙西游击区的前方基地,行署主任被赋予了相当大的权力。[4]

 

 

平台上《新华日报》对黄绍竑的采访

 

《浙西对敌行政统计总报告》(中华民国三十年)由浙江省政府浙西行署秘书处统计室编撰,1942年由浙西民族文化馆出版。浙西民族文化馆出版是抗战时期隶属于浙西行署的一个战时文化、宣传、出版机构,抗战期间出版了大量的书刊,抗战胜利后即告结束。[5]该书所属的浙西抗建丛刊即为浙西民族文化馆出版的丛书中的一种,就笔者所见,这套丛书至少出版了四十多种书籍,书目整理附后,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可至平台阅览。

 

从书名即可看出,该书主要是由图表构成,计分为行政枢基、地方警卫、民政设施、财政状况、经济斗争、教育文化、政治工作、民力动员八个类别,统计数字主要来自194111月。

 

行政枢基,包括组织结构,职员介绍与人数、收支、历次会议、人口、土地与各县主官、任期和县署所在地。

 

 

浙西三年来重要会议

 

地方警卫,包括我军兵力、武器弹药、历次战役、杀敌锄奸、伪军反正、情报工作、交通状况、空袭损失、刑事案件与敌伪的据点、兵站仓库、兵力、番号和主官姓名。

 

 

浙西各县自卫武力

 

 

浙西游击区敌伪现状

 

 

浙西各区县三年来杀敌锄奸

 

 

浙西各县对敌战役

 

 

浙西各区县三年来策动伪军反正

 

民政设施包括各县区乡镇保甲、户口壮丁、敌据点内我方秘密行政机构、殉职人员、调训人员、卫生组织、赈济。

 

 

浙西敌据点内秘密行政机构

 

财政状况包括各县各项收支、撤废各种苛捐杂税。

 

经济斗争包括经济建设、粮食生产、收购与配拨、员工食米、各县特产、合作社、经济封锁、经济游击队、经济游击战果。

 

 

浙西经济游击战果

 

教育文化包括学龄儿童、成人识字程度、初等教育、中等教育、社会教育、敌伪教育、流动学校、流动施教团、各县出版的报刊、敌伪报刊。

 

政治工作包括政工人员人数与介绍、经费、殉难人员与自卫队政训人员。

 

民力动员包括兵役、军民合作站、献金、破路塞河动员民力、优待军属。

 

 

浙西各县民力动员

 

 

浙西各县破路塞河次数及动员人数

 

从以上各表可以看出,国民党政权的确为收复沦陷区作出了一定的努力,沦陷区也很难一概而论,浙西东部的确如浙江省政府所称的“游击区”一样,存在着相当多的国军力量的渗透。尽管这本书出版不久后,日军即攻入浙东,浙江省政府亦随之后迁,但至少浙西行署仍然坚持到了抗战胜利。

 

然而,笔者并非认为这些表中的数字一概都是真实的,本文仅仅是将其作为史料列出来,至于这些数字的真实性、所代表的实际意义,以及这些努力对阻遏日军进攻起到了多大的作用,仍然需要结合更多史料进行研判。

 

附:《浙西抗建丛刊》书目

1

《浙西二十八年对敌行政总检讨》

2

《浙西二十九年对敌行政总检讨》

3

《浙西三十年度对敌行政总检讨》

4

暂缺

5

《二十九年之浙西敌情》

6

《三十年之浙西敌情》

7

《浙西第一次行政会议总结》

8

暂缺

9

《浙西第三次行政会议总结》

10

暂缺

11

《天目山南北的战斗面》

12

暂缺

13

《浙西经济调查》

14

暂缺

15

《浙西天北的反流窜战》

16

《汪逆“清乡”阴谋之分析》

17

暂缺

18

《浙西初期抗战史话》

19

《浙西行政区域图》

20

《浙西对敌行政统计总报告(中华民国三十年)》

21

暂缺

22

《昌化经济》

23

暂缺

24

《于潜经济调查》

25

《天北政治得失评判》

26

暂缺

27

暂缺

28

《天南政治得失评判》

29

《浙西金融问题》

30

暂缺

31

暂缺

32

暂缺

33

《浙西三十一年对敌行政总检讨》

34

暂缺

35

暂缺

36

《三十二年之浙西敌情》

37

《浙西三十二年对敌行政总检讨》

38

《天目山保卫战》

39

《三十三年之浙西敌情》

40

《浙西三十三年对敌行政总检讨》

41

《浙西对敌行政统计总报告》

 

 

注释

 

[1] 汪浩:《抗战中之浙西》,於潜:天目书店,1940年,第2页。

 

[2] 汪浩:《抗战中之浙西》,第20-22页。

 

[3] 《浙江省战时政治纲领》(民国廿七年二月九日省政府委员会第九八八次会议通过),浙江省政府秘书处编:《浙江省政府公报法规专号》(第二辑),永康:浙江省政府秘书处,1938年,第1页。

 

[4] 黄绍竑:《五十回忆》(下册),杭州:云风出版社,1945年,第525-526页。

 

[5] 冯安琪:《抗战时期的浙西民族文化馆》,浙江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浙江文史集粹》(文化艺术卷)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188-202页。

 



上一篇:【平台文献解读】80年前,国人如何度过烽火硝烟中的元旦 下一篇:【平台文献解读】永远禁绝赌博——桂系的愿望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