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栏目>>抗战文献数据平台>>正文内容
抗战文献数据平台 【字体:

【平台文献解读】80年前,国人如何度过烽火硝烟中的元旦

作者:盛差偲 文章来源:抗战文献数据平台 更新时间:2018年04月25日

元旦节,往往是许多人总结过去一年的得失,规划新的一年的一天。在这一天,有的人会选择休息,有的人则已经开始认真学习与工作了。回顾历史,八十年前的元旦节,烽火硝烟中的中国人,又在做些什么,想些什么呢?本文将以平台上的《大公报》、《湖南国民日报》、湖南《大公报》为中心,回首1938年的元旦。

 

1937年,日寇先后进攻天津、上海,于是,《大公报》于1937918日在汉口出版,表示抗战的决心,天津版、上海版则在此前后停刊。

 

 

 

1938年元旦,《大公报》在社论《岁首之辞》中指出虽然今天是元旦,但是国难这样深,不容言贺,军事这样紧,不容清谈。”“中国民族,今天只有一件大事:救亡建国!到底要怎样做呢,该文指出要将一切国际形势,置诸计算之外,而自求出路。这不是说国际无用,是说勿存依赖心,否则计画要龃龉,勇气要动摇。必须达到全国成一军营化,一堡垒化!

 

蒋介石亦在这一天持同样的看法,他说:“国际侵略与反侵略阵线尚未形成,爱好和平国家为自身利害打算,未必即能助我。当此之时,吾人对于外交,断不宜作依赖谁何一国之想,务必力图自存自主”。毕竟此时尽管淞沪战役已经结束,然而西方各国并未对中国有多大的帮助,至于苏联,蒋介石则坚持认为“倭祸急而易防,俄患隐而叵测也。”[1]不过,耐人寻味的是,这一天的各大报纸仍然刊有不少日本与英美各国交恶的新闻。

 

 

 

南京沦陷前,国民政府决定西迁重庆,部分中央机关和军政主要领导人则先迁至武汉。11日,也是1912年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的纪念日,国民党中央与国民政府分别举行庆祝仪式,国民政府在武汉各机关这天早上则在湖北省政府大礼堂举行新年团拜,重庆市党部亦发表《告同志同胞书》。湖北省政府等武汉各机关则以现值国难期间,均不放假,不举行团拜,而举行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纪念庆祝仪式。

 

新年团拜中,蒋介石致训词,开端时“神情极为严肃”,说:“去年元旦我们在总理陵前举行庆祝,现在却离开南京,望总理陵而不见了”。而后则说了许多鼓舞勉励的话,并且始终带着微笑。蒋介石同时指出“过去的革命,并没有若何重大的牺牲,所以成就不多,基础不固。去年抗战五月,革命才像个样子。”最后,蒋介石说:“过去的失败,我个人深深感觉到学问不足,希望大家注意到学问的修养。”其中一个人听了后认为:“中国现在真是少不得他这样的一个人物。有他这样的一个领袖,国家前途是不会绝望的。”[2]

 

 

 

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主席汪精卫亦对党员致词,题为《我们同志应有的决心和努力》,其中强调日军“以中国的钱养中国的兵来杀中国的人,还不够毒,以中国的钱养中国的士大夫来治中国的人,才算得毒到尽头处。照敌人近来篡改教科书的情形,说不定将来还会把进士举人秀才那一套拿出来。”果然,在此前后在伪政权任职的人员大多是在国民政府治下不得志的失意政客。

 

这一天国民政府亦宣布机构、人事调整的结果,蒋介石辞去行政院长一职,由孔祥熙接任;王世杰辞去教育部长一职,由陈立夫继任;俞飞鹏辞去交通部长一职,由张嘉璈接任;铁道部、全国经济委员会之公路部分并入交通部;实业部改为经济部;建设委员会与全国经济委员会的水利部分、军事委员会之第三部、第四部并入经济部,以翁文灏为部长;海军部裁撤,相关事务归并海军总司令部;卫生署改隶内政部,全国经济委员会的卫生部分并入卫生署。[3]

 

调整结果出来前,《大公报》发布短评,题为《新年新政》,评价称“寇深矣!政治效率,当然要更求进步。就是要更简单化,实用化。”结果出来后,国民政府内部的人士则指出:“经此变动,似较前为简单合理矣。军委会各部之成立于今数月,才见成立,便告结束,人才金钱之耗费,不知多少。一事未做,反增许多无谓之纷扰,此亦抗战中一可慨之现象也。”

 

对于人事调整,则称“老孔(孔祥熙)今日可谓志愿达到矣。”然而,“现时骂孔者多矣”,孔祥熙常在会议中叹息“如此中国安得不亡”,此举更被评价为“自己所做不满人意之事多矣,不知亦念及此言否。” [4]

 

《湖南国民日报》是湖南省政府的机关报,同时接受国民党湖南省党部的指导。[5]湖南《大公报》相对国民党政权,则拥有一定独立的地位,并且与《大公报》没有关系。[6]

 

 

 

湖南《大公报》的社论名为《岁首献词》,同样也指出“今天是二十七年的元旦日,照理应该要说些吉利话,但是国难当头,爱吉利是没有用的,所以只能从极苦的心里说出一些苦口的话。”全文概括并分析了党务、政治、军事、民众这四方面的落后之处。

 

 

 

同时,湖南举行“湖南各界元旦日抗敌宣传大会”,大会主席团由陈果夫、张治中、赖琏、张伯苓、蒋梦麟、梅贻琦、邓文仪等人组成。(西南联大的前身,长沙临时大学此时已成立)大会主要包括阅兵典礼、表演游艺、组宣传队、广播讲演几项,核心精神即是对日抗战现在已不分前方后方,后方民众更应该组织起来,集合力量为抗战作贡献。

 

 

 

与湖北省政府不同,湖南省政府此前决定,元旦这一天各机关与湘雅医院等医院均放假一天,不举行仪式,各科室须留重要人员值日,值日人员则准于下星期一补假一天。

 

也是在这一天,蒋介石在日记中,于一开头,紧接着“雪耻”以后,便写下“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7]这一句话本出自袁黄的《了凡四训》[8],而后为曾国藩[9]、孙中山[10]、毛泽东[11]等人所不断征引,援为自身不断努力的思想资源。有意思的是,林语堂却在此前撰文对这句话予以嘲弄,称:

  

“新年佳节,照例是大家检讨及发愿时期。检讨大概是不甚满意,所以宏愿之第一,便是愿以前种种事,譬如昨日死,于是又发第二宏愿,愿以后种种事,譬如今日生。但是人生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于是到了明年元旦,譬如今日生之种种,又应当愿他譬如昨日死。年年诅咒,年年发愿,岁月蹉跎,瞑目长逝,如此便了一生。” [12]

 

林语堂所说未尝不是揭示了一种现实,世事复杂,有人则说“明天将使今天的计划成为泡影”,也正是在这一年年年底,汪精卫出走河内,发出艳电。但是,后来出现的变故,却无以否定抗战期间国共两党的努力,使得中华民族免于亡国灭种的命运,这一命运正是1938年元旦这一天为许多人所担忧的。

 

注释:

 

[1] 叶健青编:《事略稿本 41 民国二十七年一月至六月》,台北:国史馆2010年,第6-7页。

 

[2] 陈克文193811日日记,陈方正编:《陈克文日记(1937-1952)》(上册),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2012年,第163页。

 

[3] 叶健青编:《事略稿本 41 民国二十七年一月至六月》,第7-8页。

 

[4] 陈克文19371231日、193812日日记,陈方正编:《陈克文日记(1937-1952)》(上册),第160164页。

 

[5] 黄林:《近代湖南报刊史略》,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61页。

 

[6] 张平子:《我所知道的湖南<大公报>》,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中华文史资料文库文化教育编 第十六卷》,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1995年,第332-334页。

 

[7] 《蒋介石日记》(手稿)193811日,原件藏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档案馆,本文所引日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档案馆藏抄件。

 

[8] 袁了凡:《了凡四训》,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第24页。

 

[9] 曾国藩:《致沅弟》(二月二十九日),邓云生整理:《曾国藩全集·家书》(二),长沙:岳麓书社,1985,第1328页。

 

[10] 孙中山:《在广州中国国民党恳亲大会的演说》(一九二三年十月十五日),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中山大学历史系孙中山研究室合编:《孙中山全集》(第八卷),北京:中华书局,2006年,第283页。

 

[11] 毛泽东:《讲堂录》(一九一三年十月至十二月),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湖南省委《毛泽东早期文稿》编辑组编:《毛泽东早期文稿》,长沙:湖南出版社,1990年,第601页。

 

[12] 语:《十大宏愿》,《论语》第8期,1933年,第247页。

 



上一篇:【平台文献解读】抗战期间国军如何捕获、利用与对待俘虏? 下一篇:【平台文献解读】浙西国军游击作战,成效如何?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