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栏目>>抗战文献数据平台>>正文内容
抗战文献数据平台 【字体:

【平台文献解读】日军战报有无虚报?——以几份日军官兵日记为中心的考察

作者:盛差偲 文章来源:抗战文献数据平台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03日

我们此前介绍了一本第九战区出版的史料(参见《抗战期间国军的交通破坏战》),本文我们将继续介绍一份有关第九战区的史料——《四月攻势敌情汇编》。

 

《四月攻势敌情汇编》由第九战区前敌总司令部参谋处编译、出版于19397月。四月攻势系指1939327日南昌沦陷后,蒋介石下令各战区反攻这一军事行动,其中又以反攻南昌为主,不过经过为时一月的反攻后,最终仍未能克复南昌。[1]

 

 

 

罗卓英、刘膺古题词

 

本书的序言指出:“我们的战略,是消耗战,能够在每一次战役里,都给它以重大的打击,那么拿破仑莫斯科的惨败,眼看敌人会在我们国境里第二次遭受到。”刘膺古为该书的题词亦是“敌军进入愈深则我胜利越近”。尽管这两句话未必没有“持久战”的思想,不过此语多少还是为克复南昌未成功圆场。

 

 

 

全书主要由反攻南昌概要、缴获日军各部队、陆军省的命令、会报、编制表、阵中日记、教材、地图等文件,日军士兵的日记、书信、口供与缴获日军文件中反映出的国军此次反攻的战绩组成。

 

在书前的《编纂大意》中,作者王逸曙指出本书“均为直译,不加饰词”,此外尚有一部分缴获文书已先行呈缴,故未列入此书。在编后记中,该书译者则指出本书“深望阅者们慎重保管,尤须注意勿流入敌人或汉奸之手,致将来增加侦查敌情之困难”,可见该书的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本书译者之一王逸曙本名金弘壹,朝鲜人,此时在罗卓英部工作,工作内容包括审问日军俘虏、翻译缴获文书,1945年任韩国光复军参谋长,回韩国后任陆军士官学校校长、陆军综合大学校长等职,军衔中将。[2](有关在华朝鲜人的抗日事迹,可参见前面的《中朝命运共同体为独立解放并肩抗日》一文)

 

 

 

本书篇幅较长,包含大量的缴获文书,本文将仅介绍其中的日军士兵日记部分,以窥其时的日军士兵心态、日军的有关状况。尽管其时日军内部对于思想与言论有着较高程度的管制,一般士兵的真实情绪未必能形诸书信与公开场合,但是此时对个人思想的管控尚未如在其他地方所见的那样,及于个人日记,这一点从我们接下来引录的日军士兵日记即可看出。因此观察日军士兵的日记,将十分有助于我们把握他们的真实心态与所见所闻。

 

 

 

高田正明,东京人,隶属第106师团第147联队第1小队第1分队。他于193933日在日记中写道:下次战斗,会暴尸异国,也未可知。想起自身的命运,悲痛欲绝。第二天,中队长传达师团长进攻南昌的指令,他便写道:现在及将来之我,确如风前之烛,夫复何想?”37日,他又在日记中写道:以绝望二字来形容此时的心情,我以为是最好的形容词。

 

由此可见,高田正明的日记里反映出强烈的悲观色彩,尽管这未必上升到对整个国家与民族的前途的悲观,也不一定和反战或是反省相联系。321日,进攻发起后,他看到友军横在地上的一百多具尸体,顿有兔死狐悲之感——“国内人士,不知战地情况,依旧祈祷武运长久吧!” 413日,高田正明在日记中写道:每个士兵都怀抱着满肚皮的反抗,但未看见发表出来。这两条日记均反映出当时日军士兵的内心世界未必与我们透过当时日军的一些公开出版物、公文所看到的相一致。

 

 

 

平台上汪伪报纸《中华日报》有关陆军纪念日的报道

 

310日,亦即日军当时的陸軍記念日(纪念1905310日日军在日俄战争中攻下奉天)[3],高田正明则报怨部队在这一天里没有发下香烟——“所谓的陆军纪念日,什么也不给,待遇有稍为改善的必要。不发香烟与甜的食品我们是最愤慨的。第二天,他又说:没有香烟抽,真是残酷的待遇,这是战斗前的待遇吗?这种待遇,不止现在吧!其他的东西,什么都领不到,这样的生活,继续到何时呢?

 

香烟尽管非生活必需品,但是在高度紧张、艰苦与危险的战斗环境中,其对于维持士气,稳定军心而言,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以解放军为例,1947年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尽管条件艰苦,但是部队仍努力有计划地解决部队吃烟的问题”[4]。但是,面对环境的恶化,这一点自然不容易保持,同样是在1947年,中共中央华东局即决议全军所有干部、战士一律取消发给纸烟。[5]

 

 

 

高田正明的日记里,对日军后勤的反映,自然不独香烟。47日,他看到墙壁上写满、画满宣传日本军到处鸡犬不留日本兵用刀刺鸡用手牵狗的抗战标语、宣传画时,他苦笑不止,并说:粮秣没有来,每日皆反覆征发中国米,不好吃,若无调味,真不堪设想。故连日各队皆出发征发蒜与其他野菜。”49日,继而写道:日军稍停之处,田园为荒,鸡豚绝迹。此外,有关强征妇女、放火烧屋、四处搜刮等日军暴行在他的日记中均有记录。

 

子安喜重,辎重兵,隶属于第101师团第157联队第3大队。193936日,他看到一群补充兵在练习拼刺刀,于是在日记中写道:虽然对此无恐怖之必要,现在是正练习着肉体的冲锋,但是仔细思量,不觉泪涌下来。同时,此时上级要求储备粮食,一次不要下太多米,他又写道:无论如何空着肚是不能打仗的。联队长的训示增进健康不过是空文而已。由此可见,他的日记与高田正明的日记相似,都反映了日军士兵对个人命运的悲观与对补给不足的不满。

 

不过,他的不满也许未必停留在口头,193914日,部队里举行天皇敕谕捧读式,第二天队长并要来巡视宿舍,他于是在日记中写道:真讨厌!一到警备的时候,马上就有什么巡视、检查,刚在火线上侥幸保存了一条生命就拿出什么军纪、风纪来,在四十岁的男子面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真是讨厌!

 

由这一条日记可见,子安喜重其人应该就是四十多岁了,对于这种情况,后来冈村宁次曾总结道:如果结婚多年或者深受世俗生活影响的中年士兵占多数的话,随着纯洁性与遵守军纪的精神的消失,军纪、风纪就会容易紊乱。[6]

 

 

 

他对上级的不满未必全是来自对上级管束的不满,1939319日,子安喜重写道:官长命令做集积弹药的壕,藏人的壕却不要做,他们(指官长)的壕连掩盖也要做上!……军队里面阶级是要讲的,上官可以任意处置一切,口里说是敬爱团结!心里完全两样,不把我们的生命当作生命!可见,日军内部这一种官僚作风多少加剧了军纪的恶化。

 

不可否认的是,日军并非没有自觉地维护军纪与维护日军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形象,但是这一行为与其侵略行径是必然产生矛盾的,最终只会由此产生许多纠葛。193943日,子安喜重准备进南昌城征发马粮,结果为步哨所阻拦,步哨说:奉命非有中队长以上之证明不得入城,事实上就是不允许他们进城征发,他于是愤而在日记中写道:补给品什么都不发给,征发又不许可的话,除了饿死之外,尚有何法?打起仗来任意杀人,这时候甚至征发也不许可;这不过是宣抚班所赐,如果这样是对的话,还不如由中国撤兵回去,还来得痛快!

 

 

 

值得一提的是,1938814日(日期可能有误),子安喜重目睹日军步兵第三联队被中国军队袭击,碰着痛苦的事情,形容憔悴,于是便在日记中写道:东京的军队都是不能打仗的。(步兵第三联队编成地为东京[7])此外,他的日记亦记录了日军施放毒气、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殴打民夫等暴行。而从他的日记来看,他对这些罪行,并非没有感觉到羞耻可耻,但是在那样的环境下,他不惟自己也参与其中,同时也未在日记中有更多的反省。

 

 

 

157联队第12大队死伤表

 

秋间修一郎,隶属于第101师团第103联队第2大队第5中队,东京人。1939323日,他在日记中记下,第157联队的重伤者有145名。此时第157联队亦正在参与进攻南昌的作战,日军称之为修水渡河戰及南昌攻略戰。根据第157联队下辖三个大队后来的战斗详报,第157联队21日至45日大约死伤153[8](死54名,伤99名,不过其中的第三大队笔者仅见323日以前的死伤数字,可能是该部在后来的南昌攻略戰中没有伤亡)。此外,在第157联队编纂的《我聯隊之戰史》中,修水渡河戰1939319日至323日,事实上,21日至此该部的主要作战经历也就是这一次作战),第157联队战死59人,战伤将校5人,战伤准士官以下竟付诸阙如。[9]若此日记中记载的数字完全准确,则不难推知日方战报中的数字当有一定程度上的缩水。

 

 

 

《二十八年二月修河对阵间敌对我阵地侦察图》

 

此外,秋间修一郎的日记中亦记录了前述日军暴行,他对于这类暴行尽管积极参加,但也不免流露出暧昧的态度:“虽说是以年轻的女人该为军人安慰,但是惨酷啊!”

 

川喜一郎,隶属于第101师团第103联队第5中队。他的日记与其他人日记相较没有太多新鲜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前述子安喜重193943日曾准备进南昌城征发为步哨所阻,第二天,川喜一郎即在日记中记下,日军即将在南昌城内征发糖与罐头,可见在补给困难这一现实面前,日军想要维持军纪终究是缘木求鱼。

 

宫川军曹,隶属于第101师团第103联队第2大队第5中队。上一期我们介绍了国军交通破坏战的情况,从宫川的日记中可见,抗战初期的淞沪战场,国军的交通破坏作战做得较为彻底,亦收到了一定的成效。19371120日,他在日记中写道:因道过坏,大家都要哭。”1222日,他又在日记中写道:敌桥皆毁,工兵甚忙

 

以上便是这本书中有一定价值的日记片段,当然,其他这里没有摘录的日记中,有价值的还有不少,特别是尚有不少日记记录了日军每天动向、死伤人数与国军反击、敌后游击的情况,限于篇幅,这里就不一一列举出来了。

 

 

 

事实上,四月攻势缴获的诸多文书中,国军自身也十分重视其中日军士兵的个人日记。1939518日,白崇禧致电蒋介石,转报陈诚514日发来的电文,呈报此次战役缴获的日记情况,并称其后续部队多已疲乏不堪,落伍者每中队平均十分之四、五。敌因粮食缺乏,随地掠夺,用农民谷物、牲畜为食,并利用耕牛为运输工具。同时谈到有兽兵十八名强奸一十八岁女子,该敌亦自承惨酷”[10],由此可见日军日记的价值。平台上类似的经过国军译介的日军日记还有不少,如果善加利用相信会得出更多新的认识。(我们曾在《厌战、没衣穿、怕游击队——国军情报史料中的日军》一文中介绍的《对倭作战资料》这套史料中即录有日军士兵日记)

 

注释:

 

[1] 《蒋介石日记》(手稿)1939327日、329日、331日日记,原件藏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档案馆,本文所引日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档案馆藏抄件;何应钦编著:《三年来之抗战经过》,金华:国民出版社,1940年,第38-39页;《军令部关于第五战区随枣会战经过的总结报告》(1939年),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史档案资料汇编 第五辑第二编 军事》(三),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年,第226页。

 

[2] 《蒋中正电刘驭万代转达对韩国之独立统一自强而努力闻讯欣慰至于中韩传统友谊今后自必日趋密切》,19481218日,台北国史馆藏,蒋中正总统文物·特交文电·革命外交,002-090103-00009-045;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编:《外国将帅名录》(第二卷),北京: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第311页;罗平野:《一零二师抗战经过概述》,贵州省人民政府参事室编:《黔参文史选编》(第一集),贵阳:贵州省人民政府参事室,1992年,第21页。

 

[3] 真田鶴松『国旗及祭日祝日の由来』、郁芳社、一九三五年、一〇二頁。

 

[4] 高治国1947829日日记,高整军整理:《治国日记》,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161页。

 

[5] 石澜:《我与舒同四十年》,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7年,第213页。

 

[6] 稻葉正夫 編『岡村寧次大将資料(上卷) 戦場回想篇』、原書房、一九七〇年、三〇四頁。

 

[7] 岩田信作 編『歩兵第三聯隊歴史』、玄文社、一九一五年、一頁。

 

[8] 《步兵第百五十七聯隊第一大隊死傷表》(自昭和十四年二月一日至昭和十四年四月五日)、《步兵第百五十七聯隊第二大隊死傷表》(自昭和十四年二月一日至昭和十四年四月五日)、《第百一師團步兵第百五十七聯隊第三大隊戰闘詳報》(自昭和十四年二月一日至昭和十四年四月五日),亚洲历史资料中心(JACAR),Ref.C11112206400C11111835800C11111842600

 

[9] 《我聯隊之戰史》,亚洲历史资料中心(JACAR),Ref. C11111830100

 

[10] 《白崇禧电蒋中正据陈诚我军于高邮市战役获敌日记得知敌情三月二十日渡修河攻击部署及敌因粮食缺乏随地掠夺谷物牲畜为食并以耕牛为运输工具等》,1939518日,台北国史馆藏,蒋中正总统文物·特交文电·日寇侵略,002-090200-00031-057



上一篇:【平台文献解读】“无论任何兵团,皆毫不足惧”——日军对国军的战术观察 下一篇:【平台文献解读】抗战期间国军的交通破坏战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