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栏目>>《闻一多研究》>>正文内容
《闻一多研究》 【字体:

《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一五期(2015年6月)

作者:闻一多研究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5年06月17日

主办:中国现代文化学会闻一多研究会                   北京·2015年6月

 

====================================================

 

沉痛悼念闻一多长孙媳侯菊坤

 

闻一多的长孙媳、《闻一多年谱长编》编纂者之一、为弘扬闻一多精神做出重要努力的侯菊坤,2015年5月13日21时因病不幸在北京清华长庚医院逝世,享年64岁。

 

 

侯菊坤1951年6月18日出生在辽宁省海城县,1968年毕业于北京市第九中学,1969年分配到北京市建材局灰砂石总厂下属之大灰厂,1972年调灰沙石总厂任团委书记。1974年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中国史专业学习,在校期间始终担任历史系团委副书记。1977年毕业后,回北京市建材局,任水泥矿业公司宣传科副科长。1981年调国家文物局,历任研究室副主任、科技教育处处长、博物馆司副司长、人事司司长等职。2006年至2007年,在中共中央党校第22期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侯菊坤信仰坚定、光明磊落,为人正派、胸怀坦荡,善以待人、坚持原则,严于律己、两袖清风,在全国文物系统有着极佳口碑。国家文物局在《侯菊坤同志生平》中评价她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我国文物、博物馆事业的优秀干部”,称赞她“为我国文物、博物馆事业的发展,特别是机关建设、文博干部教育培养和选拔成长等做出了突出贡献”,指出她的逝世“使我党失去了一位好党员、好干部、好同志,是我国文物、博物馆事业的重大损失”。

 

作为闻一多的长孙媳,侯菊坤为宣传与弘扬闻一多的爱国主义精神付出许多努力。首部系统展示闻一多历史的编年体资料集《闻一多年谱长编》,便是她与丈夫闻黎明共同编纂。1990年9月问世的《闻一多印选》是闻一多治印成就的首次结集,其选题也是侯菊坤向文物出版社推荐立项。闻一多在民主运动中参与起草的文件大多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这些不对外开放的藏品,是侯菊坤通过工作渠道全部复印,方使研究者能够利用这批珍贵资料。侯菊坤非常关心闻一多故乡的精神文明建设,多次为闻一多纪念馆、浠水县文化馆的展品陈列、文物征集、藏品保管、馆舍修葺、资金申请出谋划策。

 

侯菊坤病重期间,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党组书记、局长励小捷,文化部党组成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原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副局长、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国家文物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董保华,党组成员、副局长顾玉才、宋新潮,国家文物局顾问、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原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彭卿云、马自树、张柏等,与京内外文物系统同仁多人,前往医院探视慰问。依照侯菊坤生前口述之不做无谓抢救、不举行告别仪式、不设灵堂、不保留骨灰、不给组织添麻烦越简单越好的愿望,侯菊坤家属于5月15日晨7时在清华长庚医院往生室举行了简朴的送别式。送别式上,国家文物局励小捷、单霁翔、郑欣淼、董保华、顾玉才、宋新潮、谢辰生、彭卿云、马自树、张柏等同志,世界大学校长联合会会长、日本樱美林学园理事长佐藤东洋士教授,国家文物局办公室、政策法规司、督察司、文物保护与考古司、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机关党委、人事司、机关服务中心同仁,北京大学历史系中国史专业1974级全体同学、北京大学历史系世界史专业1974级全体同学,和中国文物学会、湖北省浠水县闻一多纪念馆、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北京鲁迅博物馆、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文物出版社、文物出版社印刷厂、中国文物报社、中国文物交流中心、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等单位,敬献了花圈和挽联。

 

【国家文物局高度评价侯菊坤】 侯菊坤逝世当天,国家文物局发布由人事司起草,经局党组审定,并征求了文化部党组成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前国家文物局党组书记、局长单霁翔意见的《侯菊坤同志生平》。《生平》给予侯菊坤高度评价,全文如下: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我国文物、博物馆事业的优秀干部,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原国家文物局人事司司长侯菊坤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 年5月13日在北京逝世,享年64岁。

 

侯菊坤同志,1951年6月出生于辽宁省海城县,1969年3月参加工作,197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7年8月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中国史专业,1981年8月调入国家文物局工作,历任国家文物局研究室副主任,科技教育处处长,博物馆司副司长,人事司司长、直属机关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文物出版社党委书记等职。2012年退休。

 

侯菊坤同志是我国文物、博物馆事业的优秀工作者。她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在党的培养和教育下,侯菊坤同志由一名普通工人逐步成长为一名领导干部,为我国文物、博物馆事业的发展,特别是机关建设、文博干部教育培养和选拔成长等做出了突出贡献。

 

侯菊坤同志始终坚持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党的十八大精神。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她坚决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在思想上、政治上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对党忠心耿耿,光明磊落,顾全大局。在工作生活中,她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勤奋敬业,忍辱负重,任劳任怨。对待工作,坚持原则、实事求是、认真负责、公道正派,始终保持着端正的工作态度和高昂的工作热情。对待同志,她真诚友善、爱护包容、宽厚为怀、细致入微,敢于批评,善于团结,始终保持着与人为善、待人如己的亲和力,真正做到了使组织人事部门成为干部的家,组织人事工作者是干部的亲人。对待自己,她艰苦朴素、严于律己、廉洁奉公,始终保持着优秀的个人品德和良好的个人形象。

 

侯菊坤同志的逝世使我党失去了一位好党员、好干部、好同志,是我国文物、博物馆事业的重大损失。

 

侯菊坤同志和我们永别了。我们要学习她刻苦钻研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认真践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深刻领会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坚持理论联系实际的优良学风;学习她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面对艰苦环境和病痛折磨,始终保持乐观主义精神和顽强意志;学习她光明磊落、顾全大局、维护团结的党性修养和坚持原则、遵守纪律、联系群众的工作作风;学习她克己奉公、清正廉洁、艰苦朴素、不计名利的崇高品质;学习她率先垂范、鞠躬尽瘁、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革命精神。

 

侯菊坤同志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要 闻

 

【澳门举办闻一多生平事迹图片展】 据《鄂东晚报》记者李彩明、通讯员吴龙辉报道:在澳门回归祖国15周年、闻一多诞辰115周年之际,闻一多先生生平事迹图片展在澳门渔人码头一号多功展厅隆重展出。此次展出,由澳门闻一多文化促进会主办,武汉市政协办公厅、武汉市委统战部、闻一多基金会、闻一多纪念馆等6家单位协办。2014年11月26日,展出开幕当天,各界嘉宾与澳门中小学部分学生共600余人参观了由“清华学子”、“七子之歌”、“潜心治学”、“追寻至美”、“以身殉志”五部分组成的展览。展览采用图片与文字相结合的展示形式,着重展现了闻一多先生的爱国主义思想,及其诗人、学者、民主斗士及艺术家的形象。设立展板76块,使用图片100余幅,说明文字约4000字。旨在更进一步推动闻一多研究,宣传和弘扬闻一多的爱国主义精神,促进国内外及澳门与内地闻一多研究者开展学术交流。

 

【云南民盟调研闻一多公园建设项目】 据《云南政协报》消息:4月3日,民盟中央副主席、省政协副主席、民盟云南省委主委倪慧芳带调研组到盘龙区专题调研闻一多公园建设推进情况。省政协副秘书长、民盟云南省委副主委徐宁、昆明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民盟昆明市委主委夏静等陪同调研。调研组实地查看了项目的推进状况,听取了民盟盘龙区主委、文体旅游局局长彭磊对建设闻一多公园的汇报,并就闻一多公园在规划和建设中如何充分运用抗战文化、名人名居等历史文化元素,恢复和提升该项目的文化内涵和文化影响辐射力等问题,与中共盘龙区委书记吴涛、副书记兼统战部长梁崑及相关人员进行了座谈交流。

 

座谈中,倪慧芳说,昆明是历史文化名城,是抗战的大后方,昆明盘龙区龙泉街道办事处在抗战期间聚集了闻一多、朱自清、梁思成等大批盟员知识分子,文化名人,有许多名人名居,历史文化资源丰富,民盟传统资源丰富,建设闻一多公园,充分挖掘盘龙区抗战文化、民盟传统资源,对于打造昆明历史文化名城,带动盘龙区旅游文化开发,提升整个地区文化内涵和历史品位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民盟云南省委会利用好建设闻一多公园这一契机,全力配合盘龙区,把闻一多公园里面的云南民盟历史陈列馆打造好,让闻一多公园成为昆明的历史文化名片,让闻一多公园成为全国示范的民盟传统教育基地。座谈中,调研组还就闻一多公园建设、规划与盘龙区相关部门进行了意见交流,并提出了很多富有卓见的意见、建议。对此,中共盘龙区委书记吴涛表示,盘龙区一定会认真吸取民盟省委、民盟昆明市委等的意见、建议,全力支持闻一多公园建设,充分挖掘盘龙区龙泉历史文化资源,共同推进闻一多公园建设,把闻一多公园,盘龙区龙泉古镇建设成为昆明城市靓丽名片。

 

据闻,闻一多公园立项时原名“中央公园”,后经多方努力协调,争取到民盟中央、中共云南省委统战部及中共盘龙区委、区政府等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方更名为“闻一多公园”,并计划在闻一多公园建设云南民盟历史陈列馆,规划名人文化长廊、抗战史等内容。项目将建于昆明盘龙区龙泉古镇项目内。目前,闻一多公园建设项目是民盟中央、民盟云南省委、民盟昆明市委等多方共同致力打造的全国示范的民盟传统教育基地,计划于今年8月动工。(记者吕金平、通讯员尹忠槐报导)

 

~~~~~~~~~~~~~~~~~~~~~~~~~~~~~~~~~~~~~~~~~~~~~~~~~~~~~~

 

海外信息

 

【日本闻一多学会会刊第13号出版】 日本闻一多学会会刊《神话与诗》第13号于3月印行。本号“论考”栏中刊登有牧角悦子的论文《闻一多的中国文学史构想――〈四千年文学大势鸟瞰〉》、闻黎明的综述《十年来中国闻一多研究专书管窥》。“报告”栏中,刊登了横打理奈的《关于日本闻一多研究的动向》、闻黎明的《十年来的中国闻一多研究――在第十八届日本闻一多学会年会上的发言》。

 

论文介绍

 

【孙立涛评闻一多《伏羲考》中的神话学研究】 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孙立涛在《解剖〈伏羲考〉: 论闻一多对中国神话学的研究》(《青海社会科学》2014 年第2期)中指出:《伏羲考》是闻一多在中国神话学方面的力作,其写作目的是探求中国文化源头,恢复中国古代神话系统,为神话学理论建设做出典范。闻一多具有现代化的学术观念和开阔的文化视野,文章中既运用传统的音韵学、考据学方法,又借鉴民族考古知识、学习国外人类学理论,并把系统联想与严实的考证结合起来。以此证明了伏羲和女娲不仅是中国少数民族的祖先,更是整个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的先祖。作者认为闻一多的这篇文章在考证中引用了历史文献资料、民俗调查材料、考古资料、外文资料,立论严谨、考证翔实,行文语言平实严谨中透露着些许幽默。该论文由《伏羲考》写作的学术背景、《伏羲考》的精义所在与学术贡献、《伏羲考》中所用的研究方法和理论、闻一多神话学研究的学术理念和学术思想特点、《伏羲考》引用的材料及其出处、《伏羲考》的写作特点和语言风格、《伏羲考》的些许不足七节组成。其中第七节指出该文在材料运用、行文结构等方面存在的缺陷。

 

“《伏羲考》的些许不足”认为:由于作者和时代的局限,文中也不免存在一些缺陷。如作者虽征引了各类不同的材料,但限于当时田野调查的区域,对西北和其他地区有关伏羲、女娲的资料则没有涉及。其实,在西北地区,史载的伏羲另一诞生地成纪( 即今甘肃天水) 及其附近地区,也存有众多关于伏羲的遗迹和传说,这是闻一多未涉及到的。该节还认为闻一多对材料的使用有时过于主观,主要是材料的滞后性。如《伏羲考》在“二龙传说”中所引用的材料:《郑语》载史伯引《训语》说的是夏后时代的事迹;《风俗通·声音篇》引的是黄帝的事迹;《汉书·高帝纪》说的是汉高祖刘邦的事迹。也就是说,这些材料所载都是伏羲以后的事情,能否证明闻一多所说的“在半人半兽型的人首蛇身以前,必有一个全兽型的蛇神阶段”这个推想,还有待于商榷。

 

作者认为闻一多的这种主观化倾向与他的诗人特质分不开。系统联想的方法,使闻一多在研究中取得很大的成就,但由于用得过于频繁,缺乏论证基础,难免出现不当,表现在论证时出现前后矛盾的现象。如闻一多考证“延维”或“委蛇”者即是伏羲、女娲,又由《庄子》中委蛇“闻雷车之声,则捧其首而立”,并联系洪水故事中兄妹父亲得罪雷公而遭雷公伤害,来证明伏羲是怕雷的。在“战争与洪水”一节,他又证明雷神就是共工。在“汉苗的种族关系”一节中,从其引用的有关“共工”的材料可知,共工与高辛、帝喾、颛顼、尧、舜、禹这些伏羲之后的帝王都发生过战争,并遭到这些帝王的诛杀或流放,可见他们是不怕共工的。而闻一多曾说“相传伏羲是‘为百王先首’的帝王”,他却怕雷神( 即共工) ,这就出现了矛盾,于理讲不通。

 

作者还认为:《伏羲考》是后人整理闻一多的研究成果时凑合成的一篇文章,且以“伏羲考”作为文章标题。既然是出于后人整理之手,各部分之间难免会出现不连贯、不协调的现象。另外,以“伏羲考”作为篇题,似与所述内容有些不符,如对二龙传说的叙述,对龙图腾及其相关团族的叙述,对战争与洪水及共工事迹的叙述等,都离题过于遥远。“伏羲考”的题目过大,而所述伏羲的内容相对较少,文中尤其未对“伏羲”这一名号做出解释,只把其看成一代帝王。其实“伏羲”名号在上古的存在状况颇为复杂,经研究认为,其或为一代帝王、或为部落称号、或为代代沿用的部族称谓。

 

本刊地址: 100006 北京市王府井大街东厂胡同1号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电  话: (86-10)6527.7905       传真: 6513.3283

 

电子信箱: wenlm1950@163.com



上一篇:《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一六期(2015年8月) 下一篇:《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一四期(2015年4月)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