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栏目>>《闻一多研究》>>正文内容
《闻一多研究》 【字体:

《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二○期(2016年4月)

作者: 文章来源:闻一多研究会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05日

快 讯

 

【闻一多文化交流团首次赴日访问】 由武汉市委统战部副部长马哲智率队的闻一多文化交流团,于201622327日赴日进行文化交流。在日期间,交流团专程拜访了日本闻一多学会,除就宣传中国传统文化、加强闻一多国际学术交流活动进行了深入探讨外,还与日本闻一多学会交流了中日民间公益组织良性运行的实践与经验。交流团传递了今年10月武汉大学将举办闻一多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信息,欢迎日本及旅日学者踊跃参加,与各方专家欢聚一堂,共同推进闻一多研究与宣传。

 

日本闻一多学会热情接待了文化交流团,会长二松大学教授牧角悦子女士,向交流团介绍了日本闻一多学会的发展历史和取得的成绩。海外日本语教育学会创办人、鹿儿岛大学小林基起教授、关东学院大学邓婕副教授等,分别介绍了日本学界对以闻一多为代表的中国诗人、学者的研究情况。

 

参加交流座谈的,有正在日本访问的中国闻一多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商金林,武汉市委统战部办公室主任姜萍、武昌区人大内务司法工委主任熊美喜、闻一多基金会公益部部长郭铁军、基金部副部长袁晴川等文化交流团成员。(袁晴川供稿)

 

史料再现

 

【闻一多对爱国责任与文艺形式问题的认识】 194479日晚,西南联大学生团体新诗社举办诗歌朗诵会,参加朗诵会的20多人轮流朗诵诗歌作品中,每朗诵一首诗就展开讨论。会上,闻一多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当时由王志华记录了下来,并在《一个诗歌朗诵晚会》中披露出来。这篇刊登在当年719日出版的昆明《扫荡报》扫荡副刊143号上的文章,没有收入《闻一多全集》,但它反映了闻一多对于爱国责任和文艺形式问题的若干意见,故特录原文如下。

 

由一首怀恋母亲和家乡面对都市有点反感的诗展开了辩论。一方面说这样的情调是不谐协,对于母亲的爱和对社会的爱是两回事,科学的分析它,这两样情感不应表现在一首诗里。另一方面都以为由于中国的落后,中国青年对母亲对家庭的怀念常常很重,这种情感也不能厚非,是不必一定和国家民族的爱冲突的。导师说:人生本来有两段,一段是爱母亲,一段是自己独立,去爱自己的家庭和社会,脱离母亲是一个年青人很痛苦然而是必须的过程。中国社会太多苦难了,这是中年人老年人的责任。成年人应该把这社会弄得很好,不用青年人来关心。然而今天成年人没有尽了这责任,却要青年——虽然是在大学生,照常理还应该是爱母亲的——过早地脱离了母亲的怀抱去操心国家的事,这是很残酷的。但是不能责怪青年,这是成年人不好。由一首写明为朗诵而作的诗,因而提出了一个问题:诗是否可分为朗诵诗和非朗诵诗的两种?一部分人说根据语言和文字应是一致的这一原则,所有的诗应该都可以朗诵,目前还有一些人写诗很难懂,但是假如写甚么诗的时候都准备被朗诵的,那么渐渐便要把难懂的字都去掉了,因此提倡朗诵诗还可以改进文字。另一部分人则以为诗除了音之美外,还应有图画之美,有些诗却不必一定都能被朗诵的,而且诗如果只有音乐之美那就编乐谱好了,何必要诗,而且文字无疑的是比语言更持久些更典型些,就是因为能使人更深远地欣赏了解,不是一下子就过去了,诗就是这样。由于这争辩还牵涉到诗的内容和形式,诗的对象,诗和歌的起源和它们的关系,最后还是由我们的导师结论。他说:朗诵诗的对象,是大家,是许多人在一起,这样就能互相认识和团结,单是这一点已经应提倡朗诵诗了,而且朗诵诗尤其应该朗诵给人民大众听,应该是他们的,今天,尤其要强调这一点,所以更该强调朗诵诗。但是渡过了这个难关以后,今天需要热情呼喊需要简单有力的诗句的人民,到了那个时候,他们的水准将被提高了,他们的生活将较有好些了优裕些,应该为今日所唾弃的图画美的诗,那时将会兴盛起来。而且为了争取今天那些知识分子(因为他们总是偏执着诗应该是玄妙的,他们看轻朗诵诗),所以为了改变他们,就应该采用他们的方式去说服。故此一直在今天图画美的也不可完全丢掉!

 

【吴思珩记述中的闻一多与第五军座谈会】 1944818日下午闻一多在第五军军长邱清泉召集的座谈会上的发言,已在开明版《闻一多全集》所收季镇淮《闻一多年谱》中有所记载,王康在《闻一多传》中也有进一步的回忆。这里披露的是时任第五军政治部副主任吴思珩的回忆,其涉及这次座谈会的召集原因与经过时说早:在1944年闻一多、潘光旦等教授就对青年学生的言论颇为偏激,经常诋毁中央,破坏政府威信,邱清泉感到省政府、省党部、军队特别党部及三民主义青年团等不敢斗争,只有附和,遂让他与查良钊接头,想办法了解闻一多等的思想言论到底激烈到什么程度。研究的结果,是由邱清泉出面邀请数位西南联大教授座谈,以达到了解他们政治态度的目的。吴思珩的回忆不完全符合史实,却是第五军当事者对闻一多与这次谈话会的唯一记载,故予以转载。文中说:

 

座谈会在卅三年十[八]月间于北较场举行,军方除邱军长、我,还有罗友伦、宋长治(当时为军法处长)共四人,教授有闻一多、冯友兰、杨西孟、潘光旦。座谈会以邱清泉为主席,讨论题目为反攻问题,当时日军正在攻打衡阳。座谈会中主席简单报告后,杨西孟以经济学专家立场发表很多对当前的财经问题看法。闻一多却不发一言,主席则无论如何要他发言,因为此会主要的目的就要了解他的思想态度。几经敦促后,他终于说道:“今天谈军事反攻问题,政治、经济各方面当然有关,但应以军事为首要,而在座则以主席为军事权威,在我发表意见之前,容我请教主席几个军事问题。”他随即问了四个很厉害的问题:“第一,衡阳是不是能守得住?第二,如果守不住,日军是不是继续前进?第三,如果继续前进则往哪一方向,是广西还是贵州?第四,如果往这个方向,则可能打到哪里?”对于这种问题,邱军长首先声明:“如果以我本身职务的立场,我是一个军长,为了军事的机密性,即使知道了,我也无法答复你,但好在今天是一个学术性的座谈会,我姑且以研究问题的性质来谈谈。”他随即坦率地答复:“第一,衡阳守不住!”当时衡阳是二○七师(方先觉)防守,邱军长以日我双方装备实力等着眼,说明我方守不住的理由。“第二,日人当然继续前进;第三,根据军事地理分析,继续前进以贵州之可能多于广西;第四,可能打到独山。”这是军长以军事眼光所作极为确切的结论。闻一多听完站起来,终于说:“今天我们各方面的专家都有,而军事方面只有主席是唯一的权威,现在听了主席的结论之后,我们谈反攻问题还谈什么呢?老实说,今天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都已经没有希望,都得重新改革,换句话说,就是要造反!我们唯一还存有一点点希望的只剩下军事,而今连军事都已没有希望,日本人一打,我们就没办法守,那我们还谈什么呢!那么,现在我们只有一条路,就是全面的造反,全面的革命!”在一个革命的营地里,他叫着要革命、要造反,其思想言论之偏激已可想而知。在座其它人都以惊奇恐慌的神色看他,既然要“全面造反”了,座谈会也开不下去了。吃中饭的时间,年轻的罗友伦(时为上校团长)拿着一杯酒敬他:“闻先生,我敬你一杯酒,你刚才说得很对,今天我们青年必须走一条路,你是知名的学者,应该指导我们青年人,究竟我们应该走哪条路,请你告诉我们!”罗逼问他,闻一多一时张口结舌面红耳赤不知如何作答。他的目的当然不是走三民主义的路,最后不欢而散。我补述这一段的目的,乃是要使后人了解西南联大当时师生的思想状况。当时西南联大的民主大同盟受了共党的渗透而成为其外围,从这个座谈会中他所发表的言论里,可以了解其激烈的程度,此后我们对西南联大闻一多这批人特别注意。(《吴思珩先生访问纪录·昆明学潮》,《口述历史》第8期,台湾中央研究院”1996年出版)

 

论文简介

 

【赵映蕊论闻一多与中国现代学术】 西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赵映蕊在《诗人情怀,学者本色--略论闻一多与中国现代学术之演进》(《重庆电子工程职业学院学报》2015年第6期)中认为:闻一多是中国现代著名诗人与民主斗士,更是一位著述甚丰而对中国现代学术之演进产生了广泛而深远影响的著名学者。他在古代神话、《周易》、《诗经》、《楚辞》、《庄子》、唐诗等领域均有深刻精到而沾溉后学的论述,在中国现代学术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其斗士气质的批判精神、开风气之先的研究方法、功力深厚的文献考据、灵心善感的诗意眼光与古今中西融通的学术趋向对中国现代学术之间演进影响深远。

 

【卢惠余分析闻一多接受与实践诗歌意象主义的内外因素】 盐城师范学院文学院卢惠余在《“五四”时期诗人接受意象主义不同影响的原因探析--以胡适和闻一多所受影响为例》(《盐城师范学院学报》2016年第1期)中认为:20 世纪初期的英美意象主义诗潮对中国五四时期的胡适、闻一多、刘延陵等许多新诗人都产生过较大影响。同是置身于美国新诗运动现场并受到意象主义直接影响的诗人,胡适和闻一多他们在诗歌语言观、诗歌意象观、诗歌传统观等方面所受影响都有着显著的个性特点。其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意象主义的丰富内涵是客观前提,为不同影响的产生提供了潜在的或然因素;诗人主体的期待视野是主观基础,为不同影响的产生积蓄了内在的强烈愿望;而国内诗坛的变革现状是现实诉求,为不同影响的产生增添了外在的巨大动力。作者在介绍分析了闻一多接受与阐释意象主义的内外因素后,指出:在中国“五四”时期诗人与意象主义接触的过程中,这三个方面的因素紧密联系,相互契合,共同作用于诗人对意象主义的选择,决定着他们取舍的对象、吸收的重点以及融化与创新的趋势。同时这三者又是相互生发的。即他者对象内涵的丰富性可以刺激并充实完善甚至调整更新接受主体的期待视野;接受主体的期待视野也可以对他者对象的丰富内涵有所取舍、有所创新;而现实诉求与前两者的契合又会产生交流互动,使之变得更有价值意义。由此可见,这三种因素相互关联、相互契合、相互作用、相互生发,其中隐含着中西诗学影响的规律,对当下诗坛的中西对话交流与融合创新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罗晓静评闻一多诗歌的情感性与个人性】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罗晓静在《论闻一多诗歌的情感性与个人性》(《孝感学院学报》2010年第2期)中指出:闻一多诗歌除了爱国这一基本精神或特征之外,还具有很强的情感性和个人性特征。就情感性特征而言,闻一多诗歌在形态各异的情感表达背后,隐伏着两大情感之源--孤独和失落。现实生活和情感体验的孤独感、失落感,凝结成了闻一多源源不断的艺术创作。至于闻一多诗歌的个人性特征,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闻一多诗歌可以看作他同时期个人生活和情绪的忠实纪录;闻一多总以个人的情绪体验和存在状态来看取现实世界并构筑起诗歌中的精神世界;闻一多诗歌十分突出强调抒情主体--“我”并注重营造极富个人性、主观性的意象。闻一多诗歌中这两大特征的形成,主要决定于闻一多自身的个性、自我意识,闻一多对诗歌主体性的认知和对诗歌本质的理解。

 

本刊地址: 100006 北京市王府井大街东厂胡同1号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电  话: (86-10)6527.7905       传真: 6513.3283

 

电子信箱: wenlm1950@163.com



下一篇:《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一九期(2016年2月)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