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栏目>>《闻一多研究》>>正文内容
《闻一多研究》 【字体:

《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二二期(2016年8月)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 更新时间:2016年09月06日

  (闻一多殉难七十周年纪念专辑)

    

  主办:中国现代文化学会闻一多研究会                  北京•20168

    

  ▲要闻

    

  【民盟中央举办李公朴闻一多殉难7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 据中国民主同盟网站201676日报道:201675日至6日,民盟中央和民盟云南省委联合举办的李公朴、闻一多殉难7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在昆明隆重举行。

    

    

    

  75日上午830分,纪念李公朴、闻一多殉难70周年大会在云南大学至公堂召开。全国人大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张平,中共云南省委常委、省委高校工委书记李培出席大会并讲话,全国政协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民盟云南省委主委倪慧芳出席大会并致辞,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秘书长高拴平主持大会。中共云南省委统战部副部长蔡勇,云南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饶卫,民盟中央宣传部部长曲伟等出席。

    

  张平讲话中说,今年是中国现代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坚定的民主战士、民盟早期领导人李公朴、闻一多先生殉难70周年。他们为救国救民不断上下求索,为中华文化教育事业进步无私奉献;坚定地与中国共产党站在一起,为和平民主的新中国成立壮烈献身。他们是中华民族的杰出代表,是知识分子的楷模、民盟的骄傲。重温历史,才能更好前行;铭记精神,方能薪火相传。我们要铭记他们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主义精神,向往真理、追求进步的进取精神,投身社会、无私奉献的红烛精神,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进一步深入开展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习实践活动,继承发扬民盟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肝胆相照的优良传统,创新工作思路方法,赋予李闻精神新的时代内涵,赋予民盟传统教育勃然生机,使广大盟员特别是新盟员和年轻盟员,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深怀爱国之心,砥砺强国之志,力践报国之行,把个人梦想融入实现中国梦的践行之中。

    

  李培代表中共云南省委讲话。他说,我们缅怀李公朴、闻一多先生,就是要学习他们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自觉地把人生追求同祖国和民族的命运结合起来,同国家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结合起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共中央坚强领导下,在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的伟大事业中实现爱国理想,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促进“十三五”规划各项目标的实现做出积极贡献。

    

  倪慧芳代表民盟云南省委致辞。她说,回顾历史、缅怀先烈,我们要坚守民盟前辈的政治理想和政治承诺,继承多党合作的优良传统,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以更加坚定的信念,更加奋发有为的精神,更加开阔的视野,为民盟事业的薪火相传,为云南与全国同步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而努力。

    

  云南大学校长林文勋,李公朴女儿张国男,闻一多孙子闻黎明,盟员代表倪建春等先后在大会上发言。林文勋称赞李闻精神在云南大学校园铸就了永久的精神丰碑,张国男回忆了当年李公朴闻一多先生遇难前后的经过,闻黎明追溯了两位先生光辉的一生。倪建春表示,作为民盟盟员要铭记先辈伟业,继承与中共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的优良传统,毕生致力于实现中华复兴之梦。

    

  纪念大会结束后,全体与会人员来到云南师范大学“一二•一”运动纪念馆前广场,庄重举行李公朴、闻一多殉难70周年祭奠仪式。倪慧芳主持祭奠仪式。在高唱庄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之后,大家向烈士默哀,敬献花篮,行三鞠躬礼并瞻仰烈士墓。

    

    

    

  下午,纪念李公朴、闻一多殉难70周年座谈会在连云宾馆报告厅召开。民盟中央副主席、云南省委主委倪慧芳,民盟中央秘书长高拴平出席,民盟中央宣传部部长曲伟出席并讲话,民盟云南省委专职副主委徐宁主持座谈会。会上,李公朴女儿张国男系统阐述了李公朴先生的教育思想和实践。民盟湖北省委专职副主委王耀辉、民盟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王海波、民盟重庆市委宣传部部长李朝林、民盟中央机关青年读书会代表王玮、云南省红河州蒙自一中特级教师李猛、云南大学高教所所长张建新先后发言,大家结合民盟历史和盟务工作,就如何学习李公朴、闻一多生平事迹和爱国民主精神畅谈体会,纷纷表示要继承和发扬民盟前辈同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真诚合作、不断进步的优良传统,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坚定信仰者和忠实践行者。

    

    

    

  曲伟总结说,这次纪念活动是一次对民盟学习实践活动,以及传统教育活动形式内容的创新。我们让民盟各省级组织的同志都来参加活动,就是要让大家都成为民盟光荣传统和李闻精神的弘扬者和传播者,更好地传承民盟先辈的精神,让民盟事业薪火相传。她介绍了下半年将要开展的重点工作,并希望民盟各级宣传部门抓好民盟传统教育和盟史研究工作。

    

  活动期间,与会人员还参观了“一二•一”运动纪念馆和国立西南联大旧址,到闻一多殉难处、李公朴殉难处敬献了鲜花。大家表示,回到历史现场深受触动,增进了他们对民盟事业的了解和热爱,使命感和责任感。

    

    

  闻黎明(右2)闻丹青(左1)与李公朴亲属合影

    

  参加此次纪念活动的有民盟各省级组织专职副主委和宣传部门负责人,李公朴、闻一多亲属及其家乡民盟组织代表,民盟云南省委各副主委、市、州组织及省直基层组织主委、特邀盟员代表及民盟云南省委机关干部等150余人。据悉,将全国民盟各省委专职负责人集中起来开展纪念活动,这在民盟历史上还是首次。

    

  【湖北民盟在浠水举行纪念座谈会】 综合黄冈州、浠水县各媒体报道:715日,中国民主同盟湖北省委员会在闻一多的家乡浠水县隆重举行闻一多殉难7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参加活动的有全国人大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张平,民盟中央宣传部部长曲伟、民盟湖北省委专职副主委王耀辉,省委统战部副部长冯艳飞,黄冈市委常委陈继平,黄冈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民盟黄冈市委主委陈少敏,中共浠水县委书记吴烨,浠水县人民政府县长黄文虎,民盟武汉大学委员会主委段常辉、副主委叶春松,民盟常州市委专职副主委黄勇,闻一多基金会副理事长黄蔚堂,及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统战部,中共黄冈市委,市委宣传部、统战部,市文化局、教育局,民盟湖北省各市州委员会、省直各基层组织代表、民盟常州市委李公朴支部代表,浠水县委县人大县政协县政府领导、民盟浠水工委等领导,家乡代表与来宾200余人。闻一多的侄媳赵慧、侄子闻立圣参加了纪念活动。

    

  840分,全体与会人员来到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闻一多纪念馆,庄重举行凭吊仪式。奏唱国歌后,向烈士默哀,敬献花篮,行三鞠躬礼。接着,参观闻一多生平事迹展。

    

    

    

  930分,纪念座谈会在威尼斯大酒店会议室召开。会前,播放了民盟云南省委拍摄的微电影《最后一次演讲》,微电影再现了闻一多横眉怒对反动派的手枪,拍案而起,在李公朴殉难经过报告会上发表千古绝唱演讲的动人场景。

    

  座谈会上,张平指出,对闻一多先生最好的纪念,就是要学习传承他将个人的奋斗与祖国命运联系在一起的爱国精神,向往真理追求进步的进取精神,投身社会无私奉献的“红烛精神”,为民盟发展和社会进步鞠躬尽瘁的奉献精神,和修身明德笃学践行的高尚品格,将个人梦想融入实现中国梦的壮阔奋斗之中,

    

  陈继平表示,我们学习弘扬闻一多“红烛”精神,就是要坚定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想信念,提高政治把握能力。当前全市人民正处在防汛抗灾的关键时刻,民盟更应该明确目标,把握航向,和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共渡难关,让红烛精神永放光芒! 

    

  陈少敏追思了闻一多加入民盟进行民主斗争的历程。她要求,广大盟员要认识历史,记住历史,以闻一多先生为榜样,学习他热爱民盟、为民盟事业呕心沥血的高尚情操,学习他强烈、执着、澎湃的爱国主义热情,学习他无私无畏,视死如归,为国家、民族、民主献身的精神。

    

    

    

  吴烨表示,早在10多天前,闻一多先生家乡巴河遭遇历史罕见暴雨袭击,3800余名官兵、党员干部、群众无私奉献,全力奋战抗洪抢险一线,保卫望天湖。全县上下将继承先生遗志,发扬先生爱国精神,全力建设秀美浠水。

    

  座谈会后,张平为民盟闻一多支部和盟员之家授牌,曲伟向闻一多纪念馆赠送闻黎明新著《闻一多传》,民盟闻一多支部现场与民盟李公朴支部签订缔结友好支部协议。

    

  下午,全体与会人员来到闻一多中学,参观纪念闻一多书画展、观看聆听了声情并茂的《红烛颂》闻一多诗歌朗诵会。

    

    

    

  同日,浠水县还正式启动了以“难以忘却的乡愁”为主题的首届“闻一多杯”华人怀乡征文大赛。

    

  此前612日,民盟黄冈市委还举办了纪念闻一多先生殉难70周年征文活动,征文内容包括纪念、缅怀闻一多、与闻一多有关的历史回顾,对闻一多人文思想的研究发掘、爱国精神的评说赞颂等,也可将纪念英烈与学习实践活动相结合,谈经历与感受。征文文体不限,字数在1500字左右。

    

  【北京民盟在清华大学举行纪念座谈会】 715日,民盟北京市委员会在清华大学举行闻一多殉难70周年纪念活动。民盟北京市委专职副主委宋慰祖、副主委何福胜、秘书长赵雅君,民盟北京市委常委、民盟清华大学委员会主委史琳、盟市委机关部分盟员、中青年机关干部及清华大学委员会盟员代表20余人,参加了纪念活动。

    

  纪念活动在庄严肃穆的祭奠仪式中拉开帷幕,祭奠仪式由盟市委组织部部长严为主持,全体人员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向闻一多雕像敬献花篮,行三鞠躬礼并瞻仰雕像。

    

  祭奠结束后,接着在甲一会议室召开了纪念闻一多先生殉难70周年座谈会。座谈会由赵雅君主持。宋慰祖在主题发言中介绍了闻一多光辉伟大的一生,重点讲述了闻一多殉难事件经过、李闻惨案发生的历史背景、闻一多从国家主义者走向民主主义者的思想转变过程,介绍了闻一多与清华大学的历史渊源,以及此次纪念活动的特殊意义。何福胜在发言中表示,作为一名清华盟员,为民盟发展历史与清华大学的深厚渊源而自豪,并向与会成员介绍了闻一多在清华大学突出的历史地位。

    

    

    

  赵雅君在总结讲话中强调,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中国民主同盟成立75周年暨北京市民盟组织成立70周年之际,开展这样的纪念活动意义深远。她指出,闻一多先生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民主斗士,他的一生是追求进步、追求真理的一生。作为民盟盟员和专职盟务工作者,我们应铭记历史、牢记使命,认真履行参政党职能,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接着,与会人员进行了自由发言,畅谈了参加此次纪念活动的感想与体会,表示要向民盟前辈学习,继承和发扬民盟的优良传统,努力为国家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民盟北京市委供稿)

    

  【上海民盟举行纪念活动】 714日,民盟上海市委员会机关干部和部分盟员,在专职副主委沈志刚带领下前往龙华烈士陵园,以祭奠李公朴烈士的形式,纪念李公朴、闻一多殉难70周年。

    

  70年前,李公朴、闻一多在国民党悍然撕毁政协决定、发动全面内战的危机关头挺身而出,为和平民主大声呐喊,壮烈献身,他们是民盟的骄傲、知识分子的楷模。大家一致认为,今天纪念李公朴、闻一多,就是要铭记他们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主义精神,向往真理、追求进步的进取精神,投身社会、无私奉献的红烛精神,坚定不移的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让民盟事业薪火相传。(王斯博供稿)

    

    

    

  【红河民盟在蒙自举行纪念座谈会】 据民盟红河州委武文高报道:715日,民盟红河州委在红河会堂召开纪念李公朴、闻一多殉难70周年座谈会。座谈会由民盟红河州委副主委李任之主持,副主委李俊代表民盟州委发言,中共红河州委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杨杰应邀出席座谈会并讲话。参加座谈会的还有民盟州委委员,市委领导班子成员,民盟州、市委部分老领导,盟员代表和机关专干共28人。

    

  座谈会体现了缅怀民盟先烈功绩、激励盟员肩负使命的精神。大家一致认为:李公朴、闻一多作为中国优秀的知识分子,为救国救民不断上下求索,为中华文化教育事业进步无私奉献;坚定地与中国共产党站在一起,为和平民主的新中国成立壮烈献身。他们是良知的代表,社会的脊梁;是中华民族的杰出代表,是知识分子的楷模、民盟的骄傲。他们身上凸显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主义精神,向往真理、追求进步的进取精神,投身社会、无私奉献的“红烛精神”,今天仍然有时代的现实意义。杨杰副部长在讲话中表示,通过纪念座谈,回顾历史、弘扬精神,坚定信念,鼓励大家要不忘初心,用先辈的精神激发工作热情,把民盟的工作做得更好。

    

    

    

  通过座谈,大家进一步了解了民盟的历史和精神,决心以民盟前辈的高风亮节为榜样,继承和发扬民盟前辈同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真诚合作、不断进步的优良传统,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以更加坚定的信念,更加奋发的精神,同心协力,扎实工作,助推红河新发展,再谱民盟新篇章。

    

  【浙江各市民盟专职副主委考察蒙自闻一多故居】 78日,民盟浙江省委员会组织各市专职干部专程前往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学习考察,民盟云南省委专职副主委徐宁行全程陪同。在蒙自,一行人受到民盟红河州主委许敏、专职副主委李任之等人的热情接待。

    

    

    

  在蒙自,一行人参观了南湖闻一多纪念亭、纪念碑和雕像,以及西南联大蒙自分校纪念馆和闻一多故居。通过学习考察,大家对曾在西南联大生活工作的民盟先贤们有了更深的认识,对著名爱国诗人、学者、民主斗士闻一多的生平有了更全面的了解,更理解了李闻惨案为什么对当时的国共政治局势、对民盟发展有着深刻而广泛的影响,为什么闻一多的遇害使国统区的广大知识分子对国民党彻底失望。闻一多先生一生求索真理和献身真理的崇高精神,永远值得我们敬佩、颂扬和学习。

    

  参加这次考察的均是浙江各市的民盟专职干部,他们是浙江省委秘书长汪传凯、宁波市委专职副主委潘一红、温州市委副主委兼秘书长何民、嘉兴市委专职副主委兼秘书长孙卫斌、湖州市委专职副主委李雪华、绍兴市委专职副主委兼秘书长陈国芬、金华市委会专职副主委程颖、舟山市委专职副主委兼秘书长任珊红、台州市委专职副主委郑菊青、浙江省委办公室胡津峰等。大家认为,这次考察对民盟专职干部具有重要意义。民盟专职干部应该是盟员当中最了解民盟历史,承担着宣传民盟历史和先贤、传承民盟精神的责任,这样的实地考察学习,能更加深对民盟历史的了解。

    

  ▲快 讯

    

  【云南大学邀请余丹讲述闻一多做最后一次演讲的细节】 715日下午,为纪念闻一多殉难70周年,云南大学在闻一多发表《最后一次的演讲》的至公堂,请《最后一次的演讲》记录者余丹女士介绍当年的过程与细节。采访在校党委副书记张昌山主持下进行,全程录像,出镜者有闻黎明、云南大学档案馆刘兴育,校党委宣传部部长马志宇、校档案馆程俊睿等负责拍照和录像。

    

  余丹当年17岁,是云南大学外文系一年级学生,早在云大附中学读书时就是民主运动的活跃分子。余丹说,那天的李公朴殉难经过报告会是地下党指示学生联合会组织的,为了防止特务捣乱,学联派出同学紧盯场内举止可疑的分子,两个同学夹着一个可疑分子,让他不敢乱说乱动。所以那天会场没有出现起哄、跺脚、吹口哨等,从始至终都非常严肃安静。

    

  事前,学联已得知民盟领导人不参加这次报告会,所以一位学联负责人走进学联办公室见到闻一多一个人坐在那里时,十分吃惊,并劝他不要进入会场。但是,闻一多坚决不肯,最后只是答应不发言。开会时,闻一多在同学陪伴下从至公堂北门进入会场。讲台在礼堂西边,台子不高,但比较宽。记不清台上有一个还是两个长条凳子,闻一多和李公朴妻子张曼筠就坐在条凳上,除了他们,台上没有其他人。

    

  主持那天报告会的是学联负责人蒋永尊,开会后,他只说了几句,就请张曼筠讲述李公朴被刺经过。张曼筠感情很激动,说了不一会儿就讲不下去,同学搀着哽咽的张曼筠坐了下来。这时,闻一多忽地一下站了起来,走到讲桌前,即席发表了震撼人心的最后一次演讲。

    

  那天会场摆的是靠背椅子,每个椅子可坐三四个人。椅子有四排,中间是过道。余丹坐在第一排中间过道右侧最靠边的椅子上,第一排椅子前有桌子,她就是在这张桌子上做的记录。余丹平时就注意做笔记,而且记录速度很快,闻一多一边讲,她一边记,并把演讲时群众的情绪也记在括号里。闻一多讲了了,她也记完了,立刻交给身边负责会场秩序的文庄(舒守训)。文庄看了一遍,改了几句话,就交给编辑《学生报》的同学段家陵(段必贵)送去排版。余丹记录的稿子没有标题,文庄看后加了“可耻啊,可耻!”等字作临时标题,《最后一次的演讲》是闻先生殉难后,《学生报》发表这篇演讲记录稿时才加上去的。

    

  “当年的记录稿还保存着吗?”主持这次采访的云南大学党委副书记张昌山问。“没有了。那时,谁也没意识到这是闻先生最后一次演讲,也没想到排版后把记录稿要回来。”

    

  【昆明西仓坡建立“闻一多先生红烛文学艺术走廊”】 今年715日,是闻一多先生在昆明壮烈牺牲70周年纪念日。昆明市、五华区党史部门经过积极努力,多方协调,对原闻一多先生殉难处革命遗址进行修缮,并设计制作了闻一多先生红烛文学艺术走廊,共制作大小展板70余块,在市中心长达220米的繁华地段固定展出,从书法、诗歌、绘画、篆刻、书籍装帧设计等方面,展示闻一多先生的博学多才,以及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

    

  “闻一多先生殉难处”革命遗址位于昆明市五华区华山街道办事处钱局街西仓坡6号。保护范围为以闻一多先生殉难处为中心,东至15米,西至21米处,南至省物资局围墙,北至云师大幼儿园大门。该处革命遗址于19837月被五华区政府公布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198712月被昆明市政府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86715日,李闻惨案40周年之际,中国民主同盟云南省委员会在闻一多先生牺牲的西仓坡宿舍前,建立了闻一多先生殉难处纪念碑。此次闻一多先生殉难处革命遗址修缮前,纪念碑碑身有自然风化现象,碑体及碑文有所损坏,纪念亭相依的墙体开裂,有倾倒的危险。虽然昆明市主要城区之一的五华区通过普查,全区共有革命遗址10处,但充分考虑遗址产权、地点等综合因素,原闻一多先生殉难处革命遗址是最利于前后直线延伸扩展、进一步提升改造。五华区党史研究室统筹制定《西仓坡闻一多先生红烛文学艺术走廊项目实施方案》,并精心设计,同时通过多种渠道搜集闻一多先生资料,如《闻一多全集》《闻一多画册》等,认真筛选出闻一多先生具有代表性的绘画作品34幅、书画装帧31幅、篆刻43幅、诗词9首、七子之歌7首、书法9件,进行布置陈列,长期固定展出。并请书法家乔明书写闻一多先生《最后一次演讲》全文,放置于闻一多先生殉难处纪念碑旁的墙面上。

    

    

    

  “闻一多先生文学艺术走廊”项目位于昆明翠湖岸边,地处闹市,以西仓坡为基础,西连钱局街,东连翠湖北路,属于市中心繁华地段,周边高校环绕、多所重点中小学、幼儿园集中,寸土寸金,人流量大,特别是红嘴鸥来昆明集结于翠湖的季节,更是非常热闹。因此,这个项目对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具有很好的传播、宣传效应。同时,它充分挖掘了昆明市历史文化遗产中的革命精神,丰富充实了翠湖周边的历史文化内容。(中共昆明市委党史研究室董杨撰稿,原载《云南日报》2016717日)

    

  【《长江日报》编发纪念闻一多长篇采访】 712日,《长江日报》刊登纪念闻一多殉难70周年专版。专版围绕闻黎明最近出版的《闻一多传》增订本,刊有宋磊、郭娜撰写的电话采访《历史学者闻黎明谈祖父闻一多:无时无刻不被他的爱国主义激情感染》、访谈《了解闻一多的思想转变,才能知道他的闪光之处》、手记《不做研究,只送炮弹》。同时,还发表了刘敏的评论《立传之难》。

    

  【《黄冈日报》开设纪念闻一多专版】 715日,《黄冈日报》第4版为纪念著名的诗人、学者、民盟早期领导人闻一多先生殉难70周年专版,刊登了民盟中央副主席张平的《在纪念闻一多烈士殉难7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民盟湖北省委《怀念英烈继承传统》、中共湖北省委统战部副部长冯艳飞的《铭记历史共筑梦想》、中共黄冈市委常委陈继平的《让红烛精神永放光芒》、黄冈市副市长陈少敏的《民盟先贤战斗先驱--追思闻一多加入民盟进行民主斗争在历程》、浠水县副县长胡晓燕的《历史永远铭记党的挚友》、民盟武汉大学委员会副主委叶春松的《传承红烛的心发扬爱国的情》、浠水闻一多纪念馆馆长王锦华的《闻一多爱国主义思想的根源》,及在黄冈民盟纪念闻一多先生殉难70周年征文活动中获奖作品华小章的《西岸有红烛》、彭俊平的《惊雷与闪电》、谢寒的《敬颂闻一多先生》。

    

  【《钱江晚报》以四个版面纪念闻一多殉难70周年】 724日,《钱江晚报》全民阅读周刊特设纪念闻一多殉难70周年专版。专版由四个版面组成:第1版为该报记者孙雯撰写的《红烛闻一多》;第2版刊登了该报记者方时列撰写的《我的祖父,他就是一个诗人》,为电话采访闻黎明的记录;第3版是该报首席记者王湛撰写的《父亲的一生,是红烛的一生》,为采访闻立鹏记录;第4版刊登的是孙雯的《传记、论文、影像之中--闻一多,他是一本厚重的书》。

    

  【《团结报》连续刊登纪念文章】 为纪念闻一多殉难70周年,《团结报》文史周刊”714日特刊登杜恩义的《李闻惨案后国共两党的舆论战》。21日,又刊登了闻黎明的《抗战时期闻一多的家庭生活》,内容是从《闻一多传》中摘录的三个片断,分别为全家开民主会决定搬家孩子的家庭教育闻一多的丰富情趣

    

  【昆明“闻一多公园”初具规模】 昆明市盘龙区龙泉古镇的“闻一多公园”,经过一年建设,现已初具规模。76日,闻黎明、闻丹青在盘龙区文化局副局长刘祺姝、文管所所长田凡陪同下,参观了已呈花木扶疏的闻一多公园。公园内的两座亭子均已完工,其中一座亭子中间已竖立起石碑,待公园全部落成后再撰文刻字。设计中的闻一多纪念馆建筑用地也已完成清理,只是为了争取提高艺术规格,目前尚未动工。

    

  【闻黎明出版闻一多研究论文选编】 闻黎明著《西南联大•闻一多:走向现代化的中国知识分子》,于6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收入作者西南联合大学研究和闻一多研究两个领域的若干论文,其中闻一多编收入论文和文章8篇,选录原则一是史实上具有填补和充实价值者,一是观点上有所突破和创新意义者。由于作者因身份缘故回避对闻一多进行评论,故所收者以应国外海外高校之邀所作的报告为主,内容既有宏观介绍,也有个案考察。

    

  【《郭沫若学刊》编发“闻一多遇害70周年纪念特辑】 《郭沫若学刊》2016年第2期编发了闻一多遇害70周年纪念特辑。特辑刊登有毛泽东手迹我们应当写闻一多颂闻一多诸辈,以身殉志,不亦伟乎!”,重发了郭沫若《悼闻一多》、《关于整理出版闻一多著作的通知》、陈凝《闻一多传后记》。论文收入两篇,为曾绍义《别样的新解”——谈郭沫若、闻一多先生对几首国风诗的不同理解》、李斌《郭沫若、闻一多〈诗经〉研究互证》。同时,还刊登了庆云编辑的《从献身中得到永生——郭沫若悼念闻一多诗文编目》、《闻一多年谱长编》中收录的《“蒋介石日记”手稿选录》。

    

  《从献身中得到永生——郭沫若悼念闻一多诗文编目》编辑了郭沫若悼念闻一多的文章目录:《悼闻一多》(1946720日《民主周刊》第40期)、《等于打死了林肯和罗斯福》(1946721日《群众》周刊第11卷第12期)、《同声一哭》(1946728日《新华日报》)、《人民英烈李公朴闻一多先生遇刺纪实序》(1946813日)、《人民英烈李公朴遇刺纪实》题写书名、《祭李闻》(1946105日《文汇报》)、《李闻二先生悼辞》(19461012日《时代》周刊第40期)、《闻一多万岁》(1947628日《人世间》复刊号第5期)《论闻一多做学问的态度》(1947820日《大学月刊》第4卷第34期)、《南无邹李闻陶》(1948716日《光明报》)、《闻一多的治学精神》(19488月《骆驼文丛》新第1卷第1期)、《自由我在——为纪念〈周刊〉休刊而作》(1948815日《周报》第4950期合刊)。

    

  ▲亲属回忆

    

  【闻名心中血泪交融的西仓坡】 19867月,闻一多的长女闻名回到昆明出席纪念父亲殉难40周年纪念活动。在昆明时期,春城八年的生活时时浮现在她的眼前,历史与现实的交错中,她的感情受到强烈冲击,而令她最难忘的便是血泪交融的西仓坡。这里刊登的是闻名回忆父母亲一书中的摘录,征得作者同意,本刊提前发表于下。

    

  [七月十三日]一清早,心就激动地跳个不停,似乎它想一下子冲出胸膛,跃到那连着心房和血液的地方去。

    

  飞机渐渐降低了高度,地上的景物也逐渐清晰了。苍翠的树木、错落的房舍和它们下面红色的土壤。啊,红土!多么熟悉的红土啊,我没有认错吧?不,是它,是昆明!到昆明的郊区了!我们当年是在哪一片地方住呢?陈家营、司家营在哪里?晋宁、大普吉又在哪里?那片树林、林间的小道,是不是爸每周进城上课走过的路呢?啊,亲爱的爸爸,我看见他了,他正穿着灰布长衫和妈做的圆口布鞋,拄着白藤手杖大步赶路呢。他要去教课,要去开会讲演,要去为民主大声疾呼。爸,您听到了我的呼唤吗?

    

  终于抵达了终点!我沉浸在当年的记忆中走下飞机。啊,昆明!这就是日夜想望的昆明啊!还是那样美丽、温暖,还是那样清远、湿润;高原的气候令人有些发闷,但心胸是多么开朗啊,我喉咙里哽塞着眼泪,尽情地呼吸着昆明特有的、如此亲切而熟悉的气息。

    

  远远看见出口处几个青年举着一块白牌,上面写着“云南民盟省委”,这是来接我们的。我的眼睛湿润了。四十年前,我们离开昆明,也是乘的飞机,但是运输机。那个难忘的深夜,到的就是这个机场吧?四周是那么黑暗、沉寂。妈还十分虚弱,大哥拄着双拐。我们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不可能有谁来送行,只有一位同路到北平并帮助沿途照料的青年学生周景淮在为这一家老弱病残张忙……。我们本来准备赶往上海去参加父亲的追悼大会,但等到冲破重重刁难登上那架老旧然而十分高傲的运输机时,追悼会早已开过了……。

    

  快到出口了,迎接的人们笑容已能看清,我不禁好几次回过头去看那架刚才乘坐的737客机。飞机像一只雄健美丽的苍鹰停在那里。漂亮的737,老旧的运输机;出口处举着白牌的人们,黑夜中孤独悲愤的一家老弱病残闪电般在脑海里,在眼前,交替地、重叠地出现。过来迎接的吕秘书长大声地说着什么,半天半天我才听清,原来是让我准备明天和后天的讲话。

    

  进城的路上,我不住地寻找着当年的昆明,可最初见到的全是新建的楼房,宽敞的柏油马路,和北京没什么两样。

    

  终于,前面的道路和房屋越来越熟悉了。盟省委机关的小杨说,这里是旧的市区了。我的心跳得越来越快,这些道路上印有多少爸的足迹啊!那时,他教课、开会、为呼吁民主拿着文件找人签名……全靠的两条腿。那是数不清的足迹,有他独自一人的,也有他与学生们、同事们一起的,还有那震撼全国的“一二•一”烈士抬棺游行中数万人的。在那个队伍的前头,爸拄着他的白藤手杖,踏着悲愤、沉痛的步伐,而我,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也走在队伍中间,想到队伍前头爸那有力的身影,虽然感到紧张,勇气却是足足的。

    

  翠湖!前面就是翠湖了。顿时,路旁的一切全都退远了,我只抓住了翠湖。尽管它现在已修建成一座带有人工美的花园,但我在它那熟悉的园廓中看到的却是当年那未加修饰的、朴实自然的湖景以及湖旁那条林荫土路。那条路,爸带着我们不知走过了多少回。

    

  沿这条路拐上去,就是被血、泪、仇浇筑进心头的西仓坡,永远、永远难忘的西仓坡!可惜,汽车拐弯了,拐向了我们下榻的圆通饭店。但一种无形的力量,已把我的心紧紧系在了西仓坡上!

    

  晚饭后,杨明(闻一多在中法大学兼课时的学生,时任云南省人大副委员长、省民盟副主席)和省委领导同志来看望,小坐了一会。我很不习惯于应酬,一心只想着去西仓坡,按照日程安排,明天下午要在西仓坡举行闻一多殉难处纪念碑落成典礼,我的心早已飞去了。

    

  [七月十四日]从早上起就下起了阵阵小雨,苍天有情,也在悼念他赤诚的儿子吧。

    

  到西仓坡不算远,我多想一路走着去,好仔细看看这些扎根在心中的地方啊,可出于礼貌,只得坐进了盟省委的小汽车,把快要迸发出的感情按捺在胸膛里……。

    

  终于,西仓坡到了!啊,血、泪交融的地方,几十年来梦回的地方!它大变样了!北面筑起了高墙,米仓变成了大楼,当年联大教职员宿舍的门前已是一片水泥地面。但那面坡,那一头通往翠湖、一头通往钱局街的坡道;那宿舍的大门,仍似当年模样。1946715日下午,这个坡上,这扇门前,那个血染的时刻啊!…… 

    

  纪念碑就建在爸当年殉难的地方——离宿舍只有十几步。典礼开始了,少先队员的鼓乐队奏起了乐,代表们接着讲话。讲的什么,我在听着,又没有听到,人们似乎离我很远、很远。在我眼前的,是倒在血泊中的爸爸和大哥,他们就倒在这里!爸全身浸着血水,一只手抱着头。伤痛欲绝的妈妈紧紧抱着他,我眼见爸的嘴唇微微张了两下,渐渐变了颜色,我和小妹拼命喊着:“爸啊,爸啊!”但他已听不到了……。横在爸身旁一两步远的地方,是倒在血泊中的大哥,他瞪着两只仇恨的大眼睛……西仓坡上空无一人,只有我们一家老小和庄任秋。我们要抬爸,抬不起来,拖大哥,又拖不动!不知什么时候,四周渐渐围拢了一些人,但没有人敢伸一把手!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该我讲话了,好不容易才从巨大的悲痛中挣脱出来。这时,我才看到周围竟有这么多的人——这不是那些被白色恐怖窒息着的面孔了,他们正肃穆地面对爸的纪念碑,脸上充满的是热情和敬仰。这已是父亲用鲜血换来的今天了!啊,我讲什么呢?那翻滚在心间的万千思潮,那和着热泪堵在胸口的如麻心绪,哪里是能讲得出来的呢?……

    

  揭幕仪式结束后,人们纷纷围拢来,一双双热情的手,一句句关切的问话,我在重重人群中,只不断听到当年那痛彻无助的哭嚎。……

    

  联大教职员宿舍现在已是昆明师院的宿舍。

    

  迈进大门的一刹那,我的心不禁又一阵剧烈痉挛,热泪一下涌满了眼眶。这木质大门似乎当年的那一扇!经过几十年风雨侵蚀,它已显得苍老了,但仍然那么坚实!大门啊!当年惨案的见证人,如今你还那么沉稳地坐落着,是为了向人们提示过去吗?在那血雨腥风的日子里,爸曾多少次迈过你,昂首阔步面对敌人的威胁恐吓,他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大无畏精神,准备着“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四十年前那个难忘的下午,他最后一次跨过你,再也没有跨回来!几十年来,多少自由了的人从这里迈出迈进,有谁注意到你这扇苍老的、已经脱色的大门吗?有谁想过你深寓着的是什么吗?又有谁从你身上感受到了什么吗?我沉重地跨进这扇门,情不自禁地又回过头去看了看门扇的后面,什么也没有了!是啊,什么也不可能有了!听妈说,那天,当我们终于求到两位挑夫和一辆洋车,把爸和大哥送往医院时,十岁的小妹,从血泊中捡起了爸掉下的眼镜、手杖和脱落的一只布鞋,放在了大门后边,可是后来去找时,却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

    

  宿舍院内面目已大变,那坡上坡下的两排住也不完全是原貌了,但那黄色的墙壁是多么熟悉亲切啊,我急切地朝坡上寻去,房舍都已改建过,但仍能辨认出当年模样。啊,中间的那两间。是它!我们的家,当年的20号!

    

  刹那间,多少往事随着它推挤冲撞而来,我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人们,越过了四十年的时空,回到了那难忘的年代!我一脚迈进“家”门,没有注意现在房主人的室内陈设,也没有去细看那改建过的格局,我回到的是当年那温暖而简朴的家!

    

  在这里,贫穷曾带来多少焦虑和压力,但从没有过愁苦的叹息;在这里,紧张劳碌占去了生活的日夜,却听不到丝毫烦躁的宣泄;在这里,敌人的威胁迫害是多么张狂,却从没有过畏惧和退让!这里有的是乐观和坚强,无畏和坦荡,这里充满的是意兴和情趣,温暖、慈爱和力量!

    

  “我们能住在闻先生以前住的房间里,感到很荣幸,闻先生的精神时刻在鼓舞着我们。”现在的住户,师范学院教授朱先生对我说,他眼里充满了对爸的敬仰与热爱。

    

  从故居出来,我又恋恋不舍地回转头去,雨渐渐停了,整个宿舍是那样清新而凝重,仿佛在显示着历史的厚重。我们的“家”,西仓坡西南联大教职员宿舍20号,它正在雨后的阳光中静静地、沉稳地坐落着,我含着热泪望着它,觉得它似乎变成了一种和谐、美好,崇高又悲壮的融合体,正在清澄的天空底下放射着耀眼的光芒,在这光芒中,挺立着的是爸那高大的形象!

    

  大门外,参加仪式的人们已散去。西仓坡恢复了它的平静。我站在那里,低下头又看到自己正和小妹跪在泥土地面上,含着热泪一把把捧起渗透亲人鲜血的土……。

    

  一直陪在身旁的杨明指着这里和宿舍区域告诉我:“这一片地方省里准备作为文物保护区,把它圈起来。”

    

  我心里说:“我一定要再回来的。”

    

  我从昆明回来的第二年听说西仓坡联大教职员宿舍已被拆掉了,盖起了一所幼儿园。但愿人们不要忘记讲给在里面快活嬉戏的孩子们,这里曾经住过一位著名诗人和学术大师,还有他那些同样是大师的同事们。讲给他们这位诗人、学者为了他们今天的幸福生活,牺牲了自己的幸福,而且就在离大门十几步远的地方献出了自己仅仅47年的宝贵生命!也告诉他们,不忘过去,才能珍惜现在;记住历史,才能有美好未来!

    

  ▲特载

    

  【余丹回忆当年记录闻一多最后一次演讲的全过程】 717日,《云南日报》刊登余丹的《闻一多最后一次演讲的唯一全文记录》。这是关于闻一多这次著名演讲的最权威记述,对于了解这一历史过程具有极重要的价值,特全文转载如下。

    

  今年715日,是中国现代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坚定的民主战士竖立,中国民主同盟早期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的挚友,新月派代表诗人和著名学者闻一多先生殉难70周年纪念日。1946715日,闻一多先生在云南大学至公堂作了他著名的最后一次演讲后,即被国民党特务当街枪杀。当时我是云南大学外语系学生,名叫何丽芳,是中共地下党员,现场聆听了闻先生的这次演讲,并记录了演讲全文。如今70年过去,我已从一个17岁的少女成为一个87岁的老人,人生中有许多往事逐渐淡忘,但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却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永远不会忘却。作为往昔战斗岁月的亲历者、见证者,我有义务有责任把自己经历的一些事情写出来,以纪念李公朴、闻一多二位先生殉难70周年,使李、闻二位先生的精神永续传扬,世代铭记。

    

  一、不畏血雨腥风,慷慨视死如归

    

  1946711日和15日,是继国民党反动派残酷镇压爱国学生运动的一二惨案后两个血写的日子,李公朴、闻一多两位先生相隔数日,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317日,昆明的爱国学生刚刚为一二运动中牺牲的四烈士出殡公葬,还不到4个月,反动派又趁西南联大复员北上,昆明各学校放假之机,于711日暗杀了著名的爱国人士、社会教育家李公朴先生。李公朴先生遇难,闻一多先生当即通电全国,控诉反动派的罪行,并为《学生报》纪念李公朴先生遇难特刊题词:反动派!你看见一个倒下了,可也看得见千百个继起来的!”15日,在李公朴先生遇难经过报告会上,闻一多先生作了怒斥反动派暗杀行径的即席演讲,仅4个小时后,闻先生在回家的路上,光天化日之下又惨遭国民党特务杀害。所以这次演讲,就成为闻一多先生的最后一次演讲。

    

  715日,因为李公朴先生的遗体第二天就要火化,必须让群众知道,他是怎样遇害的,并驳斥反动派的造谣诬蔑。于是,中共云南省工委决定,由昆明学生联合会以李公朴先生治丧委员会的名义,具体由云南大学学生自治会组织并准备会场,邀请李公朴先生的夫人张曼筠,到云南大学至公堂会场讲述李先生遇难经过。会前,至公堂内座无虚席,连走道上和会场四周也站满了人。在会场的人绝大多数是学生和市民,也混进了一些形迹可疑的人。因此,学联挑选了数名身强力壮的同学组成纠察队,以防特务捣乱。

    

  当时的昆明,遍地血雨腥风,白色恐怖笼罩。出于安全考虑,这个会没有邀请任何民主人士、教授、学者参加。但闻一多先生不知怎样得到要开这个会的消息,只身前来。会前,分工负责会场纠察的学联负责人之一,云大同学文庄(舒守训),到学生自治会办公室通报会场情况,突然看到闻一多先生坐在那里,大为吃惊,考虑可能出现危险,就与学联其他负责人再三劝说闻一多先生不要参加开会,闻先生执意参加,只好请求闻先生在会上不要讲话,他答应了。随即,由学联代表、云大学生蒋永尊陪李夫人和闻先生进入会场,登上主席台。

    

  蒋永尊宣布开会后,即请李夫人讲述李公朴先生的遇难经过。李夫人强忍着悲痛,控诉反动派的罪行。她说:“想不到李先生头一次还站在这里和诸位讲话的,现在却永别了!”李夫人回忆,李公朴先生生前常说:“要参加民主斗争,就不怕死!……像马寅初这样的老先生,都在重庆准备好了一口棺材,随时准备死,我们还怕什么呢!”她说,李公朴先生对血雨腥风的危险,是早有思想准备,对牺牲也似有预感,他在遇难当天出门前还说:“我今天跨出这道门,不知道还能否跨进来!”

    

  当李公朴夫人讲到“他虽死,但他的精神没有死!他虽没有了生命,但刽子手却没有了人性”时,悲痛欲绝,泣不成声,难以站稳,蒋永尊急忙过去搀扶。这时,闻一多先生怒不可遏,顾不上先前不发言的承诺,猛然站起来,挺身走到主席台前,开始演讲。

    

  会场内刚才还可听到低声哭泣,顿时万分安静。

    

  二、一个倒下,千百个继起

    

  当时,我坐在第一排,离讲台很近。看到闻一多先生走到台前,我立刻意识到将会有异常重要的演讲。平时就有记录习惯的我,立刻拿出纸笔,快速记录。

    

  闻一多先生厉声说:“这几天,大家晓得,在昆明出现了历史上最卑劣、最无耻的事情,李先生究竟犯了什么罪,竟遭此毒手!他只不过用笔,用嘴,写出了、说出了一个没有失掉良心的中国人的话!大家都有笔有嘴,有理由拿出来讲啊!有事实拿出来说啊!为什么要打要杀,而且又不敢光明正大的来打来杀,而是偷偷摸摸的来暗杀!这成什么话!”

    

  闻一多先生越讲越愤怒,明知会场上肯定会混进特务,而且第二枪对准的可能就是他,依然毫不畏惧大义凛然地说:“今天这里有没有特务?你站出来!是好汉的站出来!你出来讲!凭什么杀死李先生?杀死了人,还要诬蔑人,说什么‘桃色案件’,说什么‘共产党杀共产党’,无耻啊!无耻啊!这是反动集团的无耻,恰是李先生的光荣!李先生在昆明被暗杀,是李先生的光荣,也是昆明人民的光荣!”

    

  闻一多先生继续讲:“我心里想,这些无耻的东西,不知他们是怎么想法?他们的心理是什么状态?他们的心是怎样长的?其实也很简单,他们这样疯狂的来制造恐怖,正是他们自己在慌啊!在恐慌啊!”

    

  闻一多先生坚定地说:“我们有这个信心:人民的力量是要胜利的,真理是永远是要胜利的,真理是永远存在的。历史上没有一个反人民的势力不被人民毁灭的!”

    

  闻一多先生最后说:“历史赋予昆明的任务是争取民主和平,我们昆明的青年必须完成这任务!”

    

  闻一多先生在演讲中,场内一次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这时更是响起长时间的雷鸣般的掌声。

    

  闻一多先生演讲完了,我的记录也完成了。我把记录稿交给身旁的文庄,他快速看了一遍,从中抽出“无耻啊,无耻啊!他们在慌啊,在恐慌啊!”作为标题。最后加了一段:“我们要准备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这是李先生遇难后,闻一多先生在另一个场合讲过的话。

    

  这时,《学生报》编辑、云大同学段家陵(段必贵)来到,他是刚从地下党印刷所校对、催印《学生报》刊发的“纪念李公朴先生遇难特刊”,准备送来会上发行的。文庄就要他立即把这篇记录稿送到印刷所去赶着捡字发排。这篇迅速刊登闻一多先生的演讲,整个记录没有作任何文字上的加工修饰。

    

  大会结束了,特务们没有敢蠢动,但现场情形依然十分紧张。文庄、李艺群(李继昌)、李德明(张继骞)、蒋永彬(蒋永尊的堂弟)等成百同学,自发护送闻一多先生回到西仓坡的家中后,才放心离开。此时,已是中午12时左右。

    

  下午,闻一多先生由长子闻立鹤陪同,前往离家只有几百米的府甬道《民主周刊》社,于两点钟举行记者招待会,进一步揭露暗杀李公朴事件的真相。

    

  记者招待会结束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一同参加开会的李艺群等四个同学,提出护送闻一多先生回家,他同意了。刚走出《民主周刊》社,就碰到闻立鹤来接父亲,闻一多先生就叫同学们不用送了,他答应写的纪念李公朴先生的文章,让李艺群晚上七八点钟去拿。就在闻一多先生父子二人走到西仓坡转角处,遭到一伙武装特务的狙击。闻一多先生身中数弹,当即气绝。闻立鹤为掩护父亲,也身负重伤。

    

  这时,距李公朴先生遇难才仅仅四天,又一无耻行径在昆明街头上演!这已经不只是暗杀,而是公开行凶!

    

  这时的闻一多先生47岁,正值人生大好年华,年富力强,正是大有作为之时!

    

  闻一多先生殉难后,遗体抬放在云大医院(当时在北门街)后门城墙边一间小屋的木板床上。我赶去看闻先生时,见他稍向右侧卧着,左手捂着中弹的头部,鲜血还在顺着手指滴落。受重任的立鹤悲痛欲绝,闻夫人心脏病猝发,送到云大医院抢救。

    

  闻一多生前给《学生报》写的《学生报纪念李公朴先生遇难特刊》和题词:“斗士的血是不会白流的。反动派!你看见一个倒下了,可也看得见千百个继起来的!”已刊登在715日当天出版的特刊第一、三版上。没想到,就在这一天,闻一多先生竟也遇难!

    

  我记录的闻一多先生最后一次演讲的稿件,由段家陵同学经办,发表在1946721出版的《学生报》第二十五期悼念闻一多先生特刊第三版。这是昆明最早发表的,也是唯一的一份闻一多先生最后的演讲记录全文。后来,这份记录经过删节压缩(主要是删节了演讲国内外形势的部分,从现在有人要打内战……”这说明人民的忍耐有限度,国际的忍耐也有限度),整理后编入中学语文课本,传诵至今,极大地教育和鼓舞了一代又一代青年。70年来,闻一多先生气壮山河的声音一直在我的耳畔震响!在当时没有录音设备的条件下,靠一支笔记录下这篇著名演讲的全文,我不仅感到欣慰,自己也深受教育。闻一多先生的语言和行动,深刻地影响了我的一生!

    

  ▲海外传鸿

    

  【日本闻一多学会第20次学术大会纪念闻一多殉难70周年】 730日,日本闻一多学会第20次学术大会在二松学舍大学召开,日本大学、东洋大学、东京外国语大学、专修大学、创价大学、二松学舍大学、鹿儿岛大学、关东学院大学、樱美林大学、日本香港协会、古典研究会等高校和科研单位的20多位学者出席了大会。

    

  会上,4位学者分别报告研究成果,其中日本大学益西拉姆的《唐代诗人刘方平〈月夜〉诗的解释》、关东学院大学邓捷的《样式与意境”――关于绝句律诗现代诗的思考》,对闻一多在这些问题上的研究进行了介绍和评论。二松学舍大学牧角悦子的《闻一多的诗与学术》、专修大学松原朗的《〈杜甫全诗译注〉的刊行――兼及闻一多〈少陵先生年谱会笺〉》,则是闻一多研究的专题论文。 

    

  这次大会在纪念闻一多70周年之际举行,会议讨论充满了学术气氛。与会者们说:闻一多的学术成果是中国和世界文化的组成部分,其生命力是超越国界的、永久的。深入研究闻一多的学术创新,触摸闻一多的文化探索,总结闻一多对文化遗产的贡献,是对闻一多的最好纪念。

    

  本刊地址: 100006 北京市王府井大街东厂胡同1号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电  话: (86-10)6527.7905       传真: 6513.3283 

    

  电子信箱: wenlm1950@163.com 



上一篇:《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二三期(2016年10月) 下一篇:《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二一期(2016年6月)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