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栏目>>《闻一多研究》>>正文内容
《闻一多研究》 【字体:

《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二四期(2016年12月)

作者: 文章来源:本站 更新时间:2016年12月05日

  “2016闻一多国际学术研讨会专辑

    

  主办:中国现代文化学会闻一多研究会                  北京·201612

    

  ▲ “2016闻一多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武汉大学召开

    

  今年是中国现代著名诗人、学者、民主斗士闻一多殉难70周年。102223日,由武汉大学文学院、闻一多基金会、中国闻一多研究会、《文学评论》编辑部、中国现代史学会联合主办,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湖北大学文学院、中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西南大学新诗研究所和江汉大学人文学院协办的“2016闻一多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武汉大学召开。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内各高校、研究机构和日本的70余名学者,出席了这次会议。

    

  开幕式上,武汉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夏堃义,《文学评论》编辑部副主编高建平,中国现代史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共中央党校副教育长柳建辉,日本闻一多学会会长、二松学舍大学教授牧角悦子,武汉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方长安先后致辞。闻一多基金会秘书长宋靖代为宣读了闻一多基金会理事长赵宝江的贺信。贺信在回顾闻一多与武汉大学的深厚渊源、祝贺研讨会顺利举办的同时,强调今天我们缅怀闻一多,研究他,主要是继承他的精神遗产,包括他的爱国主义,他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坚持正义、追求自由和民主的精神,他学术研究中的刻苦钻研、孜孜不倦和精益求精的精神。

    

    

  (“2016闻一多国际学术研讨会开幕式)

    

  在随后一天半的分组讨论中,专家们围绕闻一多研究的现状、取得成绩和存在的问题展开了多层次的深入交流,并提出不少创见。

    

  首先,通过对史料的发掘、考辩和整理,学者们将闻一多研究重新纳入“历史化”的考察视野,不仅在论述中力求还原历史现场的细节,也用新发现的材料纠正了目前学界对闻一多诗歌内涵的误读。

    

  其次,研究者不再局限于单纯的文学理论,而广泛采用社会学、文化学、政治学甚至心理学理论,重新激活闻一多的新诗创作研究,使论述呈现出与以往不同的实证化、数据化特征,令人耳目一新。

    

  再次,新世纪以来,对闻一多学术研究的关注日益增长。这次研讨会上,专家的交流内容涉及到古代文学、古典文献、神话学、国学、近代史学等多个领域。而在清理闻一多学术经历和研究成果,惊叹于闻一多思想的前沿性和创新性的同时,如何从中获取有益的思想资源、重新阐释其价值内涵,进而为当下研究的深化和拓展服务,则尤其受到学人的关注。

    

  最后,从道德品格、精英意识、宗教观念、中西文化交往等多个角度,探究闻一多思想人格的复杂性和多面性,尽可能还原了一个立体的闻一多形象。值得注意的是,参会专家不仅在学术层面上关注闻一多的精神内涵,更在现实的社会实践语境中思考其当下意义,从一个侧面证明了闻一多研究在今天仍具有重要价值。

    

  (“2016闻一多国际学术研讨会全体代表合影)

    

  23日下午,中国闻一多研究会会长、武汉大学教授陈国恩主持了闭幕式,并在会是进行了学术总结,指出今后的闻一多研究将会加强跨学科的、综合性的研究,沿着这个方向深入,将取得新的研究成果。最后,武汉大学孙党伯教授致闭幕词,再次强调了闻一多先生鲜明的人格魅力,令人敬佩的学术修养,以身殉志的精神气节,对今天每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榜样意义。(据武汉大会文学院网消息改写)。

    

  【陈国恩会长在研讨会上的学术总结】 “2016闻一多国际学术研讨会,经过两天的热烈发言,将要圆满结束了。感谢大家在百忙中拨冗与会,给了研讨会有力的支持。

    

  闻一多研究是一个富有历史感和现实意义的重要课题。它一方面联系着历史,而历史不是教课书式的定论,而是在一个重大的历史转折时期联系着各种政治力量的场域,对已然的事件的解释本身就充满着挑战;就现实意义的一面而言,闻一多的意义,相当程度上取决于历史的合乎理性发展的内存规定性,反映了当下民族和国家想象的格局,取决于研究者自己的价值观念和正义立场。从这样的意义上,我觉得闻一多研究是一常说常新的话题。这一次国际学术研讨会,我的体会就是没有重复既有的话语模式,而是有所开拓创新的。一个突出的特点是,我们没有更多地停留在闻一多诗歌创作和诗学探讨的领域,而是提出了新的研究思路和新的研究重点。

    

    

  (闻一多研究会会长陈国恩、副会长商金林在会上发言)

    

  一是文学与史学的综合,研究模式的创新。文学研究本身是有史学研究品格的,仅仅是它更侧重于从想象来透视心灵史、精神史,而它相当程度上最终又是有助于生动地把握现代思想史和政治史的,尤其是关于闻一多的研究。比如闻一多的《最后一次的讲堂》的一些问题的考证,诗与神话的亲和性问题,显然是从文本延伸到了历史的现场,延伸到了思想史的领域。再比如,闻一多与大学的关系,从闻一多与武汉大学,与西南联大,看闻一多的思想转型和发展,是现代思想史的主题。这样的研究,既是深化的对闻一多的认识,也有助于廓清一些带有普遍性的思想史的问题。这主要是因为闻一多的现代知识分子中很有个性的类型,他的直面现实,独立思考,坚定不移,有中国传统士大夫的富贵涌淫、威武不能屈的优秀品质,又具有现代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因而他在一个重大的历史关头经过自己的思考所作出的选择,充分体现了中国现代政治的复杂性,也体现了这一类知识分子敢于为国赴死的悲壮情怀。研究闻一多,从某种程度说,正是当下中国面临又一个重大发展关头知识分子应该如何承担自己的责任和使命的一种严肃的思考。这是在研究历史,但又是在思考当下,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二是古今与中西的打通,研究方向的凝练。这不仅仅是我们这次研讨会有古代文学的论题,如闻一多的国学研究,闻一多对古典文学包括乐府的研究,于闻一多与宗教问题的研究,涉及到闻一多与西方、与传统的关系,是对于原来作为诗人闻一多研究的一个突破,而更重要的是这类研究中的研究方法的创新。这要求我们把闻一多看作是联系古今中外的一个节点,而不仅仅是一个新诗人、新诗批评家或者古代文学的研究者。从诗人、诗评家、学者的不同身份的综合中,来探索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内存品质,把这问题引向宗教、人格、思想发展等更为内在的论题上去,并提出了一些富有新意的解释。这是多学科研究闻一多所取得的一个重要成果。

    

  古今中外打通的另一个成果,就是把闻一多作为一个现代经典,从经典的综合性属性出发,提炼出新的研究课题,如从女性描写的角度来看从鲁迅到闻一多的意识形态问题,来深究闻一多的诗学问题。闻一多与老舍问题,影像世界中的诗人闻一多的问题,闻一多论学文体的问题。这些都是视野拓展后所取得的新的研究成果,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三是旧的问题新的思考,研究力度的提升。比如闻一多的诗学贡献,是一个老的话题,但一些学者从闻一多诗学思想的前后联系中来考察他诗学思想的更为深层次的意义。又比如把闻一多与象征主义联系起来,强调闻一多的审丑,代表着新诗从牧歌式的自然审美向象征化的都市审丑转换,从中透视现代新诗发展的一个潮流。再比如,强调闻一多新诗格律的理论是在交往的过程中形成的,不仅仅是闻一多孤立探索的结果,既尽量回到了历史现场,又把问题置于相互的关系中,这些都是有些新意的。

    

  四是多视角交叉,研究领域的拓展。比如运用心理学的理论对闻一多人格结构的研究,运用传统的实证研究方法,对海外闻一多研究的个案研究和综合梳理,对闻一多与校园文化关系的研究。这些文章,给人以某种启示,或者提供了真切的历史现场感。

    

    

  (日本学者小林基起、牧角悦子在会上发言)

    

  闻一多研究,范围是比较窄的,但又是十分宽广的,关键看我们如何做。如果仅仅把闻一多当成一个诗人、学者、战士,孤立地研究,我们会感觉思维受到限制,话题总有说尽的一天。但如果我们转变观念,基于闻一多与中国现代史、现代新诗史、现代思想史的深刻联系,把历史问题当作历史问题研究的同时,又注重发掘它的现实意义,老的话题一定会常说常新,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把闻一多视为一个具有深刻历史内涵和文学史意义的经典来研究,超越既有的思路,从更深层的综合性角度,提炼出新的课题,比如基于闻一多与古今中外的广泛联系,通过闻一多的研究,来推动神话研究、古典文学研究,中国诗学发展史的研究,甚至把研究进一步延伸到中国现代思想史、现代政治史、中共党史,肯定会取得新的研究成果。这个问题,我们这次研究会已经有一止一个学者提出了。而这既是闻一多研究所面临的挑战,同时也是闻一多研究的新的出路。之所以这样,我想根本点就在于两个方面,一是闻一多是现代作家中通过他的创作和研究得以连接古今中外文化中的最有代表性的人物中的一个,二是闻一多是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中的一个独特的类型,涉及当今不可回避的知识分子怎样爱国、如何正义、怎么承担历史的使命的丰富复杂的话题。有了这两点,我想闻一多研究既是历史的,又是当代的。正因为这是一个具有当代性的话题,所以它又是属于未来的。

    

  【会议综述:承前启后、开拓创新】 这次会议共收到论文53篇,研讨会围绕三个主题进行分组讨论。

    

  1.诗歌论与戏剧论

    

  对闻一多作品的研究是一个重点。李海燕、陈国恩(广东海洋大学/武汉大学)着眼于闻一多的创作由前期纯诗到后期诗歌为人生目的的转变,认为其创作始终是立足于个体生命经验的,只是其后期将前期的内容给放大了,正是此二者构筑了闻一多后期现实主义诗论的核心。罗义华(中南民族大学)剖析的是闻一多纯诗时期(1912-1926年期间,或称为新月派时期)细微的创作转折及其成因,他以翔实的资料展示了这段时期内闻一多所参与的社团与所接触的人群,并将其诗歌的创作特色植入到了他与不同人等的争鸣与互动中讨论其形成的缘由。李光荣(西南民族大学)致力于对闻一多后期的朗诵诗理论进行探索,他认为朗诵诗就是闻一多所追求“全新的诗”的答案,其目的不在于弃雅变俗而是创造一种雅俗共赏的诗歌风格。湖南师范大学的周仁政以对闻一多《死水》与波德莱尔的《恶之花》的比较着手分析,认为“难懂”并不是象征主义诗歌的特色,但它们当中却体现出了诗歌从抒情式地自然审美向思想性地都市审丑的转变进程。

    

  邹小娟(武汉大学)致力于从闻一多美国之行的阅读活动(如英国诗人弗雷德·丁尼生等人)和交往活动(如美国诗人尤西斯·娣简丝等人)中审视闻一多所受象征主义诗歌影响的意义。杨四平(安徽师范大学)则从闻一多诗歌的文化特征去解读其创作超越了美国象征主义诗歌的部分,由此来重新审视闻一多诗学观念之于现代中国的文化意义。翟业军(浙江大学)、任毅(闽南师范大学/武汉大学)与李笑频(昆明学院)应对的都是宗教问题。其中翟业军基于闻一多的诗作《也许》中包含的不同于以悲痛为主的传统悼亡诗的宁静感,认为这是源自于闻一多在美国留学时受到的基督教影响,但他又不是一名真正的基督徒,因此其诗歌里留下了张力。任毅对闻一多诗歌中的基督教思想及意象做了一番梳理,认为这种思想是由闻一多在现实中的忧患意识所激发的,它建立在他对民族苦难无限悲悯的基础上。在李笑频的文章中,宗教的含义更广,它涵盖了中西两个层面。在此基础上,李笑频不仅分析了闻一多对不同宗教的理解,还表达了自己对闻一多宗教观的批评,指出其缺陷源自于其内心诗人的激情影响了其作为学者的严谨。

    

  论及闻一多诗歌对后世的影响的有三位学者,她们分别是王艳文(湖北科技学院)、陈澜(江汉大学)与余蔷薇(武汉大学)。王艳文研究的是闻一多所创作的旧体诗在后世的传播与影响,她从这些诗歌的创作与收录概况、思想情怀特征和审美个性三个层面展开论述。陈澜是对《死水》与《红烛》两本诗集在后世复杂的接受史进行梳理,认为它们经历了备受冷落、同盟热捧、褒贬共存、被意识形态化、学理化解读这五个阶段,这些与近代以来中国文化的发展息息相关。余蔷薇的研究则放眼于整个闻一多诗歌的接受史,她以徐志摩为参照系,从二者在文学史评价不同的兴衰命运中去思考政治对文学接受的影响。

    

  叶林(《戏剧之家》编辑部)对闻一多戏剧思想转变的探索,是当下闻一多研究中鲜有人涉及的话题,他从对闻一多戏剧观的分析入手,认为其后期有一个“为人民”的转变,这种转变又源自于闻一多对新民主主义的认同。

    

  2.学术论与人格论

    

  关于闻一多的学术思想,是一个新兴的热门话题。牧角悦子(日本二松学舍大学)看重的是闻一多的神话研究与诗歌创作之间的互惠关系,她认为二者皆源自于闻一多新文学观念的建立,这让他与鲁迅得以并列为中国现代文学的先驱。小林基起(日本鹿児岛大学)为我们呈现出的是闻一多研究在日本的发展进程,他将目加田诚看做是日本的闻一多研究界的拓荒性学者。郑月超(日本早稻田大学)是古典文学研究出身,她的着眼点在于闻一多对乐府研究的贡献,并指出了闻一多对古典研究中校勘法的继承与贡献。除他们外,国内的四名学者也参与了此话题的讨论:刘芝庆(湖北经济学院)从闻一多19396月在《中央日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歌与诗》出发,认为闻一多在里面提到的诗言志包含了记忆、记载和怀抱三个层面的内容,而这些都源自于他对古典诗言志观念中所蕴含现实精神的继承。潘吉英(福建师范大学)选择的论点是闻一多在《唐诗杂论》中对贾岛诗人生的半面的评价,她指出闻一多对贾岛的接受有一个过程,这与他在抗日时期的文化选择紧密契合。刘殿祥(大同大学)和吕若涵(福建师范大学)都从中国学术史的视角来审视闻一多的学术贡献,其中刘殿祥论证的是闻一多的学术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汉学而更像是现代意义上的“国学”:它侧重于批判古典学术中陈腐的部分,并最终致力于建立一种独立的学术人格。吕若涵的做法更加感性,她更侧重谈的是现代学者当中文学创作与学术探索之间的互促关系,闻一多对她而言只是一个切入点。

    

  关于闻一多人格的讨论,共有13篇论文。其中李乐平(广东海洋大学)、商金林(北京大学)与施军(淮阴师范学院),都是立足于探索闻一多牺牲的意义,将他视为具有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形象。逄增玉(中国传媒大学)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认为闻一多的人格意义更在于其所坚持的文化选择:他在认同欧美美学现代性的同时却对他们的社会现代性多有批判,在儒学复兴的思潮下坚持着对古典的反思,其精神所体现的才是现代中国文化新的方向。吴艳(江汉大学)谈的是闻一多对现代大学精神的贡献,这包括了教学、治学与对师生平等关系的塑造三个层面。李俊国(华中科技大学)与吴宝璋(云南师范大学)将视野放到了更宏大的历史语境之中,认为闻一多人格的形成贴合了现代中国文化发展的最新方向:其中李俊国认为这个方向在于由古到今“从士到人”的思潮转变之中,吴宝璋则认为它是在现代文化中弘扬五四精神、争取民主反对独裁的思潮中产生意义的。

    

  王桂妹(吉林大学)将老舍作为参照系放在了对闻一多人格探讨的话题当中;日本学者邓捷(关东学院大学)用女性主义的研究方法去重新审视闻一多与部分中国现代留日作家的思想特征;沈楠、尹可丽(云南师范大学),则为闻一多的人格特征做了心理学的阐释与论证,她们的工作也在另一角度上支持了与会学者对闻一多人格特征的探讨。如果说前四位的做法标志着方法创新的话,梁笑梅(西南大学)与戴美政(云南师范大学)的发言则是开拓了题材创新的新局面。梁笑梅讨论的是在以影视为主的视觉文化中对闻一多形象的构建问题,认为这才是新时期以来距离大众更近的传播形式。也正是源自这个原因,她认为,影视当中的闻一多人格形象才更容易被意识形态所征用。戴美政所讨论的是闻一多的传记对其人格与形象的构建作用,他以史学研究对丰富性的要求为标准,高度赞扬了闻黎明的《闻一多传》的学术贡献。

    

  3.考据论与实践论

    

  在闻一多的生平考据话题中,涉及到了清华大学、武汉大学和西南联大。金富军(清华大学)阐述了闻一多在清华求学期间所培养起的思想意识和行为习惯,认为这些都对他后来的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陈卫(福建师范大学)探讨闻一多来武汉大学任职前后的生活种种,她认为闻一多是在经历了担任文学院院长的淬炼后,才形成了其后来的文学教授之梦,并最终成为了一个标新立异的新派学者。周建华(赣南师范大学)将闻一多在西南联大的生活作为线索,认为他后期思想的转变来自于危局之中共产党的适时出现与引导。但闻一多认同共产主义也是带有复杂性的,因为他首先是知识分子的闻一多。孙晓萍(中国传媒大学)留意到的是闻一多在回国后与朱湘、饶孟侃、杨世恩、刘梦苇的“四子社”所组成的文学沙龙事件,她认为这个沙龙的成立为后来新月社的聚合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

    

  闻黎明(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先生围绕着“最后一次演讲”的事件,考证了闻一多在演讲前后的是是非非以及这个演讲在后世的流传脉络。陈建军(武汉大学)考证出了载于1925年第338期《清华周刊》的新闻稿《一九二一级纽约重聚会》系闻一多作品、新诗《我要回来》乃是闻一多悼念亡女闻立瑛之作、闻一多的《致容庚手札》写于19361937年间、闻一多的作品《〈高禖郊社祖庙通考〉跋》未及收录进全集、以及闻一多曾在192596号《晨报》副刊的《星期画报》中为徐志摩画过一幅肖像速写。此篇与闻黎明先生的作品,堪称本次会议史料考据的重要收获。

    

  研讨会还涉及闻一多精神的社会实践方面的话题。彭磊(民盟昆明市委闻一多支部)就如何把闻一多的最后演讲与爱国主义更好地结合起来提出了很好的意见。戚慧(武汉大学)就中学教材如何把闻一多的诗作与德育教育结合起来发表了值得重视的看法。王锦华(浠水县闻一多纪念馆)主张要将闻一多的人格资源纳入中国当下的廉政建设工程。汪德富(浠水县闻一多红烛书画院)汇报了浠水县闻一多故居的重建多想,认为此项工程会对未来的闻一多研究产生深远的影响。(武汉大学文学院王健撰稿)

    

  ~~~~~~~~~~~~~~~~~~~~~~~~~~~~~~~~~~~~~~~~~~~~~~~~~~~~~~ 

    

  ▲ 探寻前辈的足迹

    

  【闻黎明高晓红闻丹青回乡寻根】 1024日至27日,闻一多的长孙闻黎明(闻立雕之子)、长孙女高晓红(闻立鹤之女)、次孙闻丹青(闻立鹏之子)在出席2016闻一多国际学术研讨会后,应闻一多纪念馆邀请,回故乡浠水县寻根考察。同行的还有闻一多的侄孙女闻心慧(闻立志之女)、中国闻一多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中文系商金林教授、参与日本闻一多学会发起的海外日本语教育学会副会长小林基起教授。考察期间,他们受到闻一多纪念馆和浠水县委、县政府,巴河镇委、镇政府,民盟浠水县工委、闻一多中学、浠水县博物馆的热情接待。

    

  24日,一行人到达浠水的当天下午,便参观了展陈提升后的闻一多纪念馆,随后与副县长宋扬、县文化局长郭永红、民盟县工委主委张小军、闻一多纪念馆支部书记陈秋华、原馆长龚书俊等十余人举行了座谈。座谈中,宋杨代表县委、县政府欢迎考察团的到来,希望专家教授们多提宝贵意见。闻黎明表示,现在的闻一多纪念馆变化非常明显,希望浠水县继续加大宣传力度,宣传闻一多生平事迹、宣扬闻一多精神,努力打造闻一多纪念馆,让它成为全国闻一多的宣传中心、资料中心、研究中心、交流中心。宋杨表示,浠水县将不辱使命,加大对闻一多的宣传力度,打造好闻一多品牌。

    

    

  (闻丹青、闻黎明、高晓红、闻心慧在闻一多塑像前)

    

  25日上午,一行人在闻一多纪念馆馆长王锦华、支部书记陈秋华、闻一多红烛书画院院长汪德富等人陪同下,来到闻一多出生的巴河镇闻家铺子村闻家新屋遗址。这里的建筑虽已经荡然无存,但地形地貌依旧,可以从遗址处眺望浩渺望天湖,体会着闻一多在《二月庐》中描写的诗句:面对一幅淡山明水的画屏,在一块棋盘似的稻田边上,蹲着一座看棋的瓦屋——╱紧紧地被捏在小山的拳心里。 

    

    

  (高晓红、闻心慧、闻黎明、闻丹青在闻家铺子村闻家新屋遗址)

    

  接着,大家来到巴河港码头。闻一多少年与青年时代,就是从这里乘船东下,赴武汉、北京求学。抗战爆发后,也是从这里前往长沙临时大学,从此永远离开家乡。望着宽阔的江面,大家驻足良久,浮想联翩。

    

  下午,一行人应闻一多中学邀请,向近千名高中同学介绍了闻一多对自己的影响和作为闻一多后代的感想。

    

  26日,一行人参观了浠水县博物馆。浠水县博物馆是湖北省建馆最早、以收藏文物数量多、级别高而著称的全国重点博物馆。馆内收藏的大量纸质文物在全省屈指可数,据说有些就来自于巴河闻氏家族,闻一多的早期文化修养,即受益于这些古代典籍的熏陶。在博物馆,闻黎明、高晓红、闻丹青、闻心慧查阅了丰富的馆藏历史图书文献目录,并与岑东明馆长交换了开展浠水传统文化对闻一多影响的研究设想。

    

    

    

  (闻黎明、高晓红、闻丹青、闻心慧在巴河港码头、闻一多中学)

    

  【闻黎明一行寻访浠水故里】 浠水县闻一多纪念馆蔡金海报道:1024日至26日,闻一多的长孙、闻立雕的儿子、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闻黎明等一行6人,来到闻一多故乡浠水县,寻访先生遗迹,缅怀革命先辈,弘扬闻一多爱国精神。他们是在前两天参加武汉大学“2016闻一多国际学术研讨会结束之后相聚浠水的。此次同行的有闻一多的孙女、闻立鹤的女儿、原铁道部第三勘测设计院高级工程师高晓红,闻一多的孙子、闻立鹏的儿子、《中国摄影》杂志主编闻丹青,闻一多侄子黎智﹙原名闻立志,武汉市原市委书记﹚的女儿闻心慧,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闻一多研究会副会长商金林,日本鹿儿岛大学教授、日本闻一多学会发起人小林基起。

    

  24日下午,在闻一多纪念馆,闻黎明一行参观了《闻一多生平事迹展》。临了,大家一起在闻一多铜像前合影留念。在纪念馆会议室举行的座谈会上,浠水县政府宋扬副县长代表闻一多家乡人民,欢迎来浠水寻访考察的专家学者和闻一多后人,并真诚希望他们为弘扬闻一多精神、建设浠水发展浠水献计献策。专家们对浠水宣传闻一多、推升闻一多纪念馆展览水平所作出的努力给予了高度评价。同时,他们也提出了中肯意见,希望把全国目前唯一的闻一多纪念馆办成宣传的中心、资料的中心、研究的中心。县文化局局长郭永红表示,一定继续勤奋工作,不辱使命,不负厚望。    

    

  25日,闻一多后人和专家驱车26公里,前往闻一多故居所在地巴河镇闻家铺村,现场察看闻一多故居遗迹,寻访当地干部群众,进行密切交流。其旧址遗迹地势地貌,正如闻一多诗句所描绘的那样,故乡有一个可爱的湖,常年总有半边青天浸在湖水里,故居像仰起的手掌紧紧攥在拳心里。接着,他们来到闻一多当年乘船到武昌求学的长江码头,探求回顾闻一多追求真理的曲折人生道路。下午,闻黎明为闻一多中学高中学生作了《人民,闻一多思想的至高点》的演讲,会场时时响起师生们热烈的掌声。第三天,专家一行参观了古书收藏数量居全省县级博物馆首位的浠水县博物馆。

    

  此次寻访活动,是进一步促进闻一多故乡浠水县与闻一多学术界、闻一多亲属建立更加密切联系的良好开端。闻黎明一行专家对浠水人民的盛情款待很满意。他们表示,要学习闻一多先生,继承他的宝贵遗产,包括他的爱国主义精神,他对国家民族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坚持正义、追求自由和民主的精神,他在学术研究中的孜孜不倦、精益求精的精神。摄影家闻丹青自踏上故土,难以抑制亢奋情绪,一直用相机抢拍家乡巨变带来的新景象。日本学者小林基起说,他多次到中国进行闻一多学术交流,希望将了解到的闻一多舍身追求民主与和平的精神、刻苦钻研的治学精神传递给更多的日本民众,直到影响整个日本社会。

    

  浠水县文化局工会主席王锦华、闻一多纪念馆支部书记陈秋华参加了全程接待和协调工作。

    

  本刊地址: 100006 北京市王府井大街东厂胡同1号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电  话: (86-10)6527.7905       传真: 6513.3283 

    

  电子信箱: wenlm1950@163.com 



下一篇:《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二三期(2016年10月)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