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天是: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栏目>>《闻一多研究》>>正文内容
《闻一多研究》 【字体:

《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二六期(2017年4月)

作者: 文章来源:闻一多研究会 更新时间:2017年04月17日

▲要 闻

 

【首届“闻一多杯”全球华人怀乡征文大赛颁奖仪式举行】 319日,首届“闻一多杯”全球华人怀乡征文大赛颁奖仪式在湖北省浠水县闻一多纪念馆举行,与会者吟诵着闻一多的诗歌《故乡》,向这位著名诗人、学者、爱国主义者表达敬仰和缅怀之情。这次征文大赛,由湖北楚天都市报、《帅作文》周报、中共浠水县委、县政府联合主办,大赛以“难以忘却的乡愁”为主题,共收到来自全国20多个省、市及海外地区读者的稿件400余篇。初评消息20169月在《帅作文》上刊登,官方微信累计投票23万人次,访问量达103万人次。

 

经过评选,新加坡华侨刘可的作品《儿时的小巷》荣获一等奖;张海珍的《回首在故乡巴河的前尘往事》、陈佳勇的《乡愁》获得二等奖。;舒明雄的《你好,这中国的乡愁》、慕杨的《故乡在松滋》、冯善富的《哭嫁》、秦思缘的《此心安处》、王金玉的《草树知春不久归》、谢新政的《诗写望天湖》、江长源的《愈老愈浓的思乡情》、张悦的《尖上的乡愁》、宋国昌的《思念水下家园》、夏艳平的《薅秧》,获得三等奖;金七言的《你不可能忘却的》、罗相和的《在竹园的怀抱中》、郑梦的《生于斯止于此》、辛铧的《魂牵梦绕花楼街》、吴学进的《生长荷的故乡》、胡泽光的《古镇团陂街》、徐琳的《冥冥花正开》、张春友的《老屋情愫》、邓春云的《山野里的那簇映山红》、古月的《回乡偶书》获得优秀奖。湖北楚天都市报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任浩、武汉闻一多基金会办公室主任宋靖、闻一多亲属闻心培、楚天都市报编委曾振求、帅作文周报执行主编黄宏、中共浠水县委书记黄强胤、县委常委宣传部长黎爱华、县委常委统战部长程兵、副县长汪秀芬等分别给获奖者颁奖。会议期间,获奖代表们参观了闻一多纪念馆,并在浠水进行了采风活动。

 

 

这次征文参赛者中,既有八旬老人,也有七岁孩童,既有对家园山水的赞美,也有对故乡风情的怀念。这些作品凝结的乡情、亲情、故园情,既是闻一多终生难忘的精神之母。也是游子永不磨灭的文化之根,体现了中华儿女生生不息的情感支撑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动力。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本次大赛不是纯粹文学意义上的征文比赛,而是怀乡游子心灵的叩问,家国情怀精神的回望,也是浠水对外交流、展示乡风民情的一扇窗口。(据楚天都市报、黄冈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等报道综述)

 

【浠水县将修建闻一多文化小镇】 41日,浠水县委书记黄强胤率领党政代表团赴湖南长沙,与中国五矿二十三冶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巴河望天湖生态文化小镇等战略合作协议。签约后,为了更好打造巴河闻一多文化小镇,黄强胤带领考察团参观学习了长沙县开慧文化小镇的成功运作模式。开慧小镇是深挖红色文化、按照新农村建设样板镇和城乡一体化试点乡镇要求建成的国家级生态乡镇,浠水县决心运用开慧小镇经验,抓住“闻一多”核心,挖掘深厚历史底蕴和水、区位资源,恢复白天千人撒网,夜有万盏明灯盛景,建设全省乃至全国有名的生态文化小镇。据悉,巴河闻一多文化小镇项目占地24平方公里,计划投资10亿元,包括闻一多故居、闻一多纪念馆与书画馆,以及姚明恭纪念馆、陈沆纪念馆、明清仿古一条街等。(据“秀美浠水”网站消息)

 

【青年雕塑家谭建明创作《烛之魂-—闻一多》塑像】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青年雕塑家谭建明精心创作的《烛之魂-—闻一多》,是闻一多形像的又一生动再现。

 

谭建明生于198512月,湖南安仁人。2005年考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专业,获本科、硕士学位。2013年任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师。2015年复考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在曾成钢教授指导下攻读博士学位。谭建明是雕塑界的后起之秀,求学期间曾获北京市及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作品相继获得中国雕塑大奖、刘开渠国际雕塑展金奖、中国公共艺术学术奖、造型艺术新人展新人佳作奖、曾竹韶雕塑艺术奖学金等奖项。长期学习生活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谭建明对闻一多有深厚感情和深刻认识,雕塑《诗人--闻一多》参加了2012年在大同、北京举办的“师道——中国国家画院雕塑院研究员师生联袂展”。

 

《烛之魂-—闻一多》创作于2012年,树脂材料,200cm×130cm×130cm2013年入选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优秀美术作品展,2014年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作者介绍这座雕像创作感想时说:“当时,我已经看过多位雕塑家创作的闻一多像,在清华大学生活的7年里,我常在钱绍武先生创作的闻一多像前驻足,印象非常深刻。另有王克庆先生为闻一多先生所作立像,我也非常熟悉。我对闻一多先生的生平做过一定的了解,对他西南联大时期的照片资料感触最深,他的人文气质深深吸引我,他散发出来那种磊落深深感染了我!构思许久,我选取了闻一多先生席地而坐的姿态进行创作,席地而坐更能表达我在闻一多先生的资料和画像中感受到的他那种坦坦荡荡的精神风貌,我想以一种极为粗犷自由的雕塑语言对闻一多先生的人物性格作精致的表达!”

 

 

▲论文摘要

 

【张伯伟认为闻一多是利用域外汉籍整理《全唐诗》第一人】 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张伯伟在《域外汉籍与唐诗学研究》(《学术月刊》2016年第10期)中指出:“陈伯海先生在《唐诗学史稿》的余论‘走向更新之路’中,特别举出了20世纪前半叶两位学者的功绩,即陈寅恪与闻一多,认为他们代表了两种‘较为成熟的学术范型’,前者称之为‘诗史互证’,后者则取名为‘诗思融会’。这无疑是一个精准的概括。然而对于一位成就突出的学者来说,任何概括都可能会有所遗漏。以闻一多而言,尽管他给学术界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其论文中诗情与哲思的高度融合,然而成就其这一高度的基础,却是他在文献上的坚实功夫。12卷本《闻一多全集》(湖北人民出版社,1993)中有《唐诗编》3卷,涉及唐诗文献的辑佚、辨伪、去重、校勘、注释等一系列工作,而在辑佚和校勘部分,他使用的材料就包括域外汉籍,主要出自日本,有回流的汉籍如《翰林学士集》《庐山记》,也有日本人的著述106域外汉籍与唐诗学研究如《文镜秘府论》《千载佳句》等,还有英藏、法藏的敦煌资料。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这些都是当时的新材料。我们几乎可以把闻一多看成是用现代学术手段整理《全唐诗》的第一人,而从他开始, 就已经注意到了域外汉籍。”

 

【潘吉英博士论文《闻一多〈唐诗杂论〉研究》介绍】 2016年福建师范大学中国现代代文学专业博士研究生潘吉英,以论文《“灵魂的探险”:闻一多〈唐诗杂论〉研究》获得博士学位,指导教师为郑家建教授。

 

该论文摘要指出:闻一多《唐诗杂论》不仅是“诗思融会”的现代学术范型,更是“灵魂的探险”式的现代学人范型。这不仅是民国现代唐诗学中无法逾越的一座高峰,也是中国现代学术史上鲜明独特的一面旗帜。闻一多在唐诗中发掘出“人生的半面”的贾岛诗评、宫体诗的“自赎”说、“四杰”两派论、闻孟同体的孟浩然论、“类书式的诗”的初唐诗论等别开生面的“诗唐”之论。其内蕴的诗情,不仅是作为作者的诗人闻一多的自我情感投入,更是作为读者的学者闻一多与研究对象——唐诗人之间,相似情感的共鸣与自我矛盾人格的真实映射;其内蕴的哲思,不仅是他在《唐诗杂论》这一作品世界中对唐诗诗心悟入的哲理升华,更是他在自身现实生活这一作者世界中对唐诗特质的诗情体悟;其“诗思融会”,不仅独创诗心交流的对话、个体生命的融入、格律修辞的诗美、诗人气质的想象、凝练升华的哲理等现代学术范型,更在“灵魂的探险”式的精神对话中,构筑自我与唐诗在作者、作品、读者、世界不同维度间无限牵连、主客融合、丰富立体的“诗唐”视界。诗人兼学者的矛盾人格,促使闻一多在民国历史必然性与偶然性的二律背反、诗人的自我诗情体悟与学者的历史理性哲思、中西异质文化传统的融通中摸索、内化、凝炼其“灵魂的探险”的诗性特质。自我生命存在与唐诗人生命存在的双重“灵魂的探险”是《唐诗杂论》的独创,也是其“诗思融会”的现代学术范型的内在驱动力,更是他从文学体裁之“诗”的外在生命形象,直抵人类历史本体之“诗”的内在灵魂深度的内在驱动力。

 

▲日本学者目加田诚《闻一多评传》(连载之二)

 

(三)

 

但闻一多到底是闻一多,从这一时期起他开始写白话体文章,诗也改变了以往的旧体,民国九年7月发表了新诗《西岸》。10月,发表《时间底教训》、《黄昏》、《印象》,翌年又陆续发表了《美和爱》、《爱底风波》等诗。以后就再无作五七言的旧体诗了。同时从这一时期起他已经开始注意新诗的音节问题,这最终成为他的诗的特征、他的文学主张。

 

民国十一年(192224岁)他发表了不少新诗,比如:

 

             死

 

啊,我的灵魂底灵魂!

 

我的生命底生命,

 

我一生底失败,一生底亏欠,

 

如今都要在你身上补足追偿,

 

但是我有什么

 

可以求于你呢?

 

 

 

让我淹死在你眼睛底汪波里!

 

让我烧死在你心房底熔炉里!

 

让我醉死在你音乐底琼醪里!

 

 

 

不然,就让你的尊严羞死我!

 

让你的冷酷冻死我!

 

让你那无情的牙齿咬死我!

 

让那寡恩的毒剑螫死我!

 

 

 

你若赏给我快乐,

 

我就快乐死了;

 

你若赐给我痛苦,

 

我也痛苦死了;

 

死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

 

死是我对你无上的贡献。

 

(十一年四月)

 

5月,结束了长达九年的清华学生生活,为准备海外留学,一旦返归故里,在老家创作了《红荷之魂》,同时作《义山诗目题要》,通读陆放翁。

 

716日出航赴美。船上的生活并没有他想像的乐趣,好像更是一种痛苦。途中经由了日本。

 

有趣的是他这次停泊日本的经历。船先到神户,后经清水,来到横滨后,他登岸去了东京。时值大正十一年。在他眼里,日本的自然非常美丽,但无论什么都显得很小。当时东京正召开和平博览会,有他喜欢的美术展览,第一天看了不够第二天又来到东京。可惜日本人向导偏要带他去有名的三越吴服店,看完三越后就没有时间了。真是愚蠢得可惜。此外,前一天在一家菜馆里结识了一位东大英文系的青年学生,第二天那位学生赶到横滨的船上一直等到闻一多回来。他要看闻一多的诗,却又不懂中文。他说喜欢Yeats,背起Yeats的诗来,背完了,又背Christina Rossetti的作品,闭着眼摇头晃脑,无精打采却滔滔不息地背,背到船快开了才握手告别。闻一多在给梁实秋的信中说,并没请他背,而且他背得也不够达意,但“他似乎着了魔,非背不可的。我想他定有点神经病。”这真是非常滑稽的事,但又多少可以理解。

 

闻一多8月抵达芝加哥,参观了美术馆和电影院,才一星期,他就厌恶了这个城市的生活。但是长达三年(民国十一年七月-十四年七月)的美国留学生活就此开始。他在美国的工作,一是学习绘画,二是诗歌创作,三是戏剧演出。

 

闻一多最开始就读于芝加哥美术学院,第二年秋转到科罗拉多大学美术系学习油画。当时他留着长发,打着黑领结,穿一件画室披衣,身上染满颜料,一副似模似样的年轻画家的形象。他参加纽约的画展,为此一个多月废寝忘食,着了魔一样地创作。打翻煮咖啡的火酒炉,烧焦了头发和眉毛的事就发生在这一时期。但他在学习绘画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写诗。应该说来美国之后,他的诗歌创作热情越发强烈,最终结集为《红烛》(十二年九月刊行)。这一时期他喜爱的诗人除了李白、杜甫、陆放翁等中国诗人外,还有拜伦、济慈、丁尼生、雪莱。在科罗拉多,他和晚来一年留学的梁实秋一起选修现代英美诗的课,还有“丁尼生和勃朗宁”的课。他说吉柏林的节奏、哈代、惠特曼的情趣都给他不少影响。读《红烛》的诗篇,可以明确地感受到他当时的文学思想。关于这一点李广田说道:

 

闻先生的道路是从诗开始的,而且又是一个极端的唯美主义者。他出生在半封建半殖民的社会里的世家望族、书香门第,又接受了十年美国化的清华学校的教育,到美国后又学美术绘画。这就是让他成为一个唯美主义者的社会根底。在家里,虽然科举废除了,但诗词歌赋仍然是必修的学问。在清华学习西方文学艺术,又让他染上了浪漫主义的色彩。在美国,就有更多的条件让他成为了一个浪漫主义的诗人。

 

他歌唱济慈为艺术的忠臣,赞美艺术的殉死者。爱读《鲁拜集》也是这一时期很自然的事。他宣扬为艺术而艺术,创作了很多唯美的、浪漫的、色彩绚烂的诗篇。

 

然而在《红烛》里,我们同时也不难发现那更激烈的东西,也即他对故国的思慕的感情。

 

太阳啊,这不像我的山川,太阳!

 

这里的风云另带一般颜色,

 

这里鸟儿唱的调子格外凄凉。

 

     (《太阳吟》的一节)

 

他写下这首诗和另一篇题为《晴朝》的诗,给吴景超写信说:

 

让你先看完最近的两首拙作,好知道我最近的心境。‘不出国不知道想家的滋味’――这是我前日写给某君的;你明年此日便知道这句话的真理。我想你读完这两首诗,当不致误会以为我想的是狭义的‘家’。不是!我所想的是中国的山川,中国的草木,中国的鸟兽,中国的屋宇――中国的人。

 

又在给家乡父母的信中说:

 

……且美利加非我能久留之地也。一个有思想之中国青年留居美国之滋味,非笔墨所能形容。俟后年底我归家度岁时当与家人围炉絮谈,痛哭流涕,以泄余之积愤。我乃有国之民,我有五千年之历史与文化,我有何不若美人者?将谓吾国人不能制杀人之枪炮遂不若彼之光明磊落乎?总之,彼之贱视吾国人者一言难尽……

 

《洗衣歌》不知创作于何时(收入《死水》),但倾诉的一定是这一时期的情感。序言里说:

 

洗衣是美国华侨最普遍的职业,因此留学生常常被人问道“你的爸爸是洗衣裳的吗?

 

 

 

(一件,两件,三件,)

 

 洗衣要洗干净!

 

(四件,五件,六件;)

 

 熨衣要熨得平!

 

 

 

我洗得净悲哀的湿手帕,

 

我洗得白罪恶的黑汗衣,

 

贪心的油腻和欲火的灰,……

 

你们家里一切的脏东西,

 

 交给我洗,交给我洗。

 

 

 

铜是那样臭,血是那样腥,

 

脏了的东西你不能不洗,

 

洗过了的东西还是得脏,

 

你忍耐的人们理它不理?

 

 替他们洗!替他们洗!

 

 

 

你说洗衣的买卖太下贱,

 

肯下贱的只有唐人不成?

 

你们的牧师他告诉我说:

 

耶稣的爸爸做木匠出身,

 

 你信不信?你信不信?

 

 

 

胰子白水耍不出花头来,

 

洗衣裳原比不上造兵舰。

 

我也说这有什么大出息——

 

流一身血汗洗别人的汗?

 

 你们肯干?你们肯干?

 

 

 

年去年来一滴思乡的泪,

 

半夜三更一盏洗衣的灯……

 

下贱不下贱你们不要管,

 

看那里不干净那里不平,

 

 问支那人,问支那人。

 

 

 

我洗得净悲哀的湿手帕,

 

我洗得白罪恶的黑汗衣,

 

贪心的油腻和欲火的灰,

 

你们家里一切的脏东西,

 

 交给我洗,交给我洗,

 

 

 

(一件,两件,三件,)

 

 洗衣要洗干净!

 

(四件,五件,六件,)

 

 熨衣要熨得平!

 

此诗的原形是首章和尾章各为四行的反复,中间各章一章四行,一行十字。后来中间各章末尾加上了一行四·四句。可见如此讲究形式是闻诗的一大特色。(待续)

 

本刊地址: 100006 北京市王府井大街东厂胡同1号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电  话: (86-10)6527.7905       传真: 6513.3283

 

电子信箱: wenlm1950@163.com



下一篇:《闻一多研究动态》第一二五期(2017年2月)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55195号